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两球成名 > 第二十八章 酒后真言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尤墨过来的时候,李娟正在生闷气,趴在桌子上,撅撅着嘴,出神的看着窗外。头发也没打理,橡筋松松的挽了个马尾。

    尤墨随手把东西放下,过去拍姑娘肩膀:“装哲学家呢?大小姐?”

    李娟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你喊我什么?”

    “大小姐啊,你不觉得么?”尤墨拽了把椅子过来,坐姑娘旁边。

    李娟看来懂的不少,在那自怨自艾:“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尤墨顿时刮目相看:“不错啊娟姐,有水平!”

    姑娘转过头去:“哼!尽小瞧我。”过没一会,又问:“买的什么呀?”

    尤墨很识趣的把东西拿过来打开:“昨天是白果炖的,今天是花生。”

    一股香味弥漫开来,姑娘情不自禁的伸了伸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圈,浅粉色肉肉的嘴唇就多了层光泽。

    尤墨对这天然却又充满诱*惑力的小动作实在缺乏抵抗力,很容易就联想到前几次的香*艳接触了,某个地方开始自作主张的不老实起来,赶紧说话转移注意力:“连着吃估计就吃够了,明天想吃什么?”

    李娟才不跟他客气,边吃边嘟囔:“最近吃的太清淡了,明天买点夫妻肺片吧。”

    尤墨对这姑娘自来熟的语气很是无奈,完全不带客气一下的,于是调*戏她:“我怎么感觉像在伺候自己的小媳妇?”

    李娟的脸上红晕顿起,皮肤不算白,小麦色很有光泽的那种,大眼睛作凶巴巴状瞪过来,语气也恶狠狠的:“要死啊你!”

    尤墨一脸愧疚:“说错话了,年龄比我大,个子比我高,体重比我重,应该是大媳妇才对!”

    姑娘毫不犹豫的伸手敲了敲尤墨脑袋,抬头往门外看了一眼,放下心来:“再胡说罚你晚上也过来陪我!”

    尤墨大惊失色:“睡觉?”

    姑娘好一阵咳嗽,脚抬了一半想踹他,“疼!”

    尤墨把姑娘的脚放在自己腿上,拖鞋去掉,袜子脱了,看着肿胀的地方还是比较明显,于是轻轻按摩起来。

    李娟很是惊讶:“呀,你真的学过,酸酸胀胀的,比张梅按的舒服多了!”

    尤墨手下不停,“运动损伤初期主要是消肿,尽快恢复关节活动,按摩就不能太用力了,后期或者老伤了才用些重手法刺激。”

    这姑娘好奇心就没那么重,惊讶了一下也不多问,边吃边享受服务,一脸的惬意。

    阳光透过窗户撒进来,让整个房间变得温馨通透,两个人都不说话了,默默的感受这相聚时美妙的一刻。

    ————

    卢伟随着郑睫往回走,一路沉思。小姑娘也不打扰他,蹦蹦跳跳的,时不时回头看看少年深邃的眉眼,偶尔目光对视上,也不躲开,脸上的笑容却忍不住。

    卢伟忍不住摸自己脸,“没洗干净?”

    小姑娘就停下来,等卢伟走近了才喊道:“站住别动!”

    卢伟吓了一跳,看着小姑娘笑嘻嘻的往前跑了,才反应过来,这儿正是两人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小跑着上去,双手把郑睫的两个手腕握住往身后轻轻的一拧,“谁家的小姑娘这么调皮,逮回去当丫鬟算了!”

    小姑娘才不怕,也不回头,扩肩挺胸,感觉被控制的手腕不难受了,就这么往前走:“我看看光天化日之下怎么欺负良家少女的!”

    “脸都不红一下,不良少女还差不多!”卢伟也不虚她,看谁脸皮厚。

    “不良少女?那你就是不良少年!”小姑娘奋起反击,看来岛国漫画看的也不少。

    小姑娘身材偏瘦,发育的也比同龄人慢些,但这么扩肩挺胸往前走,就很有些显摆的感觉了,又坚持了一会,就有点脸红,实在是胸前这俩小白兔没注意的时候已经小有规模了。旁边路人奇怪的目光一投过来,小姑娘就坚持不住了。

    “投降了!”郑睫的声音低低的,转过头去。

    卢伟松了手,正要说话,却发现两人的脸离的很近了,红红的脸蛋散发出青春的光泽,精致小巧的鼻子下面嘴巴微微张开,呼出的气流都能感觉到。

    强忍住亲一下的冲动,卢伟拿额头和小姑娘轻轻碰了一下,“离这么近,很容易犯罪哦!”

    郑睫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怦怦怦剧烈跳动起来,赶紧回头往前快步走,一言不发的直到家门口。还是含羞带怯的,“以后不许这样了。”说完又停顿了一下,有些犹犹豫豫的,凑近了小声说道:“等你长大一点的。”

    这么一颗少女的心哟,真是纠结的很!

    ————

    下午的训练出了点意外状况,两个队员,一个练一半的时候大腿拉伤,另一个快结束的时候脚扭着了。

    樊老头脸色铁青,看队医临时处理完了,招呼姚厦和李宇天下来注意照顾一下,拂袖而去。

    孙永康却没当回事情,反正领导也不在,怎么说还不是凭自己一张嘴。樊老头还是老思路,太死板,训练计划都写不明白,怎么斗的过自己?

    李宇天心里的不爽已经接近爆发了,但生活队长遇见这种事情又不可能不管,像模像样的背了个队员回来,往宿舍一扔,人就不见了。

    姚厦本来的请客计划只能一拖再拖了,请教了下队医后,悉心照顾起来,还好两人伤的都不重,恢复快一点的话还能赶上后面的比赛。

    队里的气氛在悄悄变化着,毕竟人在做大家在看,对李宇天很多人虽然表面不敢说什么,但心里已经颇有微辞了。

    这家伙以前还是多注意自己形象的,又舍得花钱,一贯的口碑还是不错。但自从队里多了那两个家伙之后,他的伪装开始暴露了,脾气也越来越大,随时都是急吼吼的样子,除了几个拢络的很紧的队员还跟着鞍前马后的“天哥”叫唤着,其它中立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