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万域之王 > 第十章 退烧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昏迷不醒的聂天,浸泡在木桶内,裸露在外的皮肤,红的发紫。

    “汩汩!”

    一个个气泡,浮上了水面,又迅速爆开,蒸腾出淡绿色的水雾。

    整个房间,渐渐散发出浓郁的药材香气,木桶内沸腾的水波,在摇曳的烛火下,也释放出绿幽幽的奇异光泽。

    “唔……”

    聂天发出无意识的痛呼声,在滚烫的沸水中,他全身毛孔似乎被强行胀大了开来,正贪婪地吸吮着水中的药汁。

    他本就比普通孩童强壮的身子,犹如充了气一般,竟再次缓缓膨胀。

    “噼啪!”

    声声异响,从其骨骼和脏腑内传来,他浑身的血肉仿佛在欢呼狂叫。

    一层肉眼可见的淡淡光幕,以医师华暮为中心散发开来,将聂天和木桶都笼罩在内。

    “嗷!”

    聂天骤然发出忍受不住的惨叫,可其高昂的叫声,却似乎无法穿透那层淡淡的光幕。

    光幕泛起了流水般的细微波纹,好似将所有的声音都给阻隔,令屋外近在咫尺的聂东海和聂茜等人毫无所觉。

    华暮的眼瞳之中,似有两团绿油鬼火被点燃,他专注无比地看着聂天,激动的神色中夹着着几丝敬畏。

    “哧啦!”

    一丝丝五彩火光,在聂天皮肤下的毛孔内进进出出,随着聂天的声声惨叫,木桶内原本浑浊的药水,逐渐变得清澈。

    仿佛,那些被华暮注入其中的珍贵药汁,都通过聂天的毛孔,一点点融入了他的血肉。

    而聂天的高烧,也随着药水的清澈,在缓缓地退去。

    许久后,剧痛感渐渐消失的聂天,没有继续哀呼痛叫,那一层来自于华暮身体的淡淡光晕,则是化为一缕缕流光,消失于华暮的体内。

    滚烫的沸水,早已冷却平静,昏迷了三天的聂天,也在高烧退下以后,睁开了眼睛。

    也在此时,华暮眼中的异芒,瞬间消失不见。

    他佝偻着身子,神态自若道:“老朽华暮,在你外公的邀请之下,特来助你退却高烧。”

    还没有回过神来的聂天,浑浑噩噩,茫然道:“我高烧了几天?”

    “三天。”华暮语气沉静。

    “三天啦!”聂天大惊失色,两手按着木桶,就要一跃而出。

    “喀嚓!”

    坚硬的大木桶,在他两手的按扶之下,似承受不住巨力,竟猛然碎裂。

    “哗哗!”

    桶水流溢时,聂天神情异样,呆呆看着那碎裂后的一块块木板。

    华暮神情不变,似知道本该如此,淡然说道:“你这种怪病,还没有彻底根除。你还需要在我的手中,继续浸泡药汁六天。”

    聂天抬起手,随意地活动着臂膀,本能地感觉到这具身体能带给他的力量,要比以前强大许多。

    “我感觉很好,应该不会继续发烧了。”聂天不在意地说道。

    “我是医师,你的怪病,别人都没有办法,是我医治好的。所以,你要相信我,按我所言继续医治!”华暮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哦,好吧。”聂天挠了挠头。

    “华先生,我,我可以进了了吗?”屋外,焦急如焚的聂东海,听到了木桶碎裂,还有华暮和聂天的谈话声,早已按捺不住。

    “进来吧。”华暮淡淡道。

    “嘭!”

    聂东海猛地推开门,和同样着急的聂茜,一头闯了进来。

    一进来,他便第一时间来到聂天身旁,探手按向了聂天的手腕,当他发现聂天高烧已退,体温恢复了正常以后,脸色立即欣喜如狂。

    不等华暮多言,他就扬声道:“韩月,将酬劳交给华先生!”

    丫鬟韩月,拿着一个装满金银细软,还有几块灵石和药材的布袋,恭恭敬敬地递向了华暮。

    华暮傲慢地接过,看了没看,随手就将那布袋塞入药箱,似乎压根不在意那些赏赐。

    “大恩不言谢,还请华先生在聂家多待几日,我一定好好招待。”聂东海诚恳道。

    “还没有彻底根治。”华暮摆摆手,拒绝了聂东海的好意,说道:“之后的六天,我每天的这个时辰,都会来一趟。你们事先准备好木桶和热水,我还要以同样的手法,将你外孙的怪病给医治好。”

    “还没完全好?”聂东海脸色一紧。

    “不用太过于担心,他没事。”华暮微微仰天,自信道:“我说过可以医治他,就一定可以。今天,我已经向你们证明了自己,你们应该相信我。”

    “当然!当然!”聂东海忙道,又作揖鞠身,“那后面的几天,就劳烦华先生了。华先生初临黑云城,应该还没有落脚之地吧?要不,就住在我们聂家如何?您放心,我一定安排最舒适的客房,绝不敢怠慢先生。”

    “不必了,我这人喜欢安静,只想一个人在城内走走。”华暮似乎没有兴趣和聂东海多谈,丢下这句话以后,就径直向外走去。

    “外公,这人是谁?还有,我怎么高烧三天了?”在华暮离开以后,聂天不明所以地问道。

    “你这个混小子!”聂茜眼角泪痕未褪,心痛地说道:“和聂弘一战后,当天夜里你就突发高烧,等我发现的时候,你都烧的昏迷不醒了。我们找遍了黑云城和附近的名医,也都没有医治好你,就准备把你送往凌云宗了,华先生忽然上门……”

    她将事情的经过,仔仔细细地解释了一番,然后问道:“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是不是身子很虚?”

    “没,没有很虚。”聂天摇头,脸上显现出古怪的神色,“相反,我感觉……还很好。不,是非常的好!”

    “什么意思?”聂东海讶然。

    “高烧退下后,我觉得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似乎要比以前更加强大了。”聂天斟酌着用词,“丹田内的灵力,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但全身的力量,肯定有了不小的提升,我能感觉的到。”

    “奇怪了。”聂东海深深看着他,脸上疑云密布。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聂茜不做多想,“你以后尽量少和聂弘去争斗,他境界比你高了三层,灵力都能外溢了,你偏偏要逞强。我猜你这次突然的高烧,就是因为和他战斗引起的。打不过,就不要打,你境界低很多,输了就输了,骨头别那么硬。”

    “我觉得,如果现在让我和聂弘再战,我可以很轻松的胜过他!”聂天咧开嘴,绽放出充满自信的灿烂笑容。

    “还要嘴硬!我可不想看到你,再一次高烧昏迷!这次辛亏华先生恰巧路过黑云城,不然……”话到这儿,聂茜又要低泣起来,“你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大姨也不想活了。你要有事,我以后都没有脸去见你泉下的母亲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以后不乱来就是了。”聂天头疼道。

    “这几天,你给我老实呆在家,哪儿都不能去!”聂东海严肃地叮嘱。

    “好吧。”聂天无奈点头。

    聂北川修炼的密室。

    “父亲,那个外来的医师,还真的将聂天的高烧退下了。”聂阚眼神阴郁地进来,以充满遗憾地口气说道。

    将一丝丝寒气,从背后黑玉柱子炼入丹田的聂北川,睁开眼,冷漠道:“聂天既然没事,那我就要和大哥谈谈了。按他所言,昨天,他就应该向各位族老说明清楚,然后主动退出家主之位了。”

    “早该如此了。他占着家主之位,我们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去做,以后……就好了。”聂阚振奋道。

    “虽然今天有点迟了,不过想来他应该还没睡。”聂北川起身,从密室内走出,去找聂东海谈话。

    ……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