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元龙 > 第十七章 家主的愤怒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消息不能确认,但是的确是有很大的可能。

    宝庆馀堂肯定不会承认的,这样做绝对会引起王胜强烈的反弹,得不偿失。他们要的是让王胜在各方压力之下妥协,而不是要直接给王胜树敌。虽然他们那么样做的效果其实就是这样。

    对此行的目的宝庆馀堂并没有隐瞒,对外宣称只是给王胜送了一个宝庆馀堂贵客玉牌而已,并不是多么大的事情。只是出于对贵客的尊重,才带了一半上林城的雪糖霜作为礼物,仅此而已。

    这话鬼才会信。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蛮子,满打满算也不过进了宝庆馀堂三次而已,就成了宝庆馀堂的贵宾?这里面要是没有其他的内幕,那才是有鬼了。

    按照雪糖霜出现的时间,有心人很容易就能推测出来王胜到底和宝庆馀堂做了什么生意,一时之间,上林城的目光几乎全部都集中在了王胜身上。

    上林宋家的家主自然也得到了消息,雪糖霜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不能掉以轻心,马上派人调查起来。不到五天的时间,除了宝庆馀堂和王胜的交易内容,其他的一丝都没漏过家主的调查。

    给王胜安排住所的管家,蒙学一开始拒绝了王胜的那个教习,宋天泽父子,甚至还有那天早上想要偷袭王胜的三个年轻后生全都被带到了家主面前。哪怕只是一个宋家旁支的家主,在上林城依旧还是有呼风唤雨的强势,想知道的事情,还没有能逃过他眼睛的。

    这几个跪着的人,没有一个还能保持着一开始遇到王胜时的那种盛气凌人的模样,一个个全部都在瑟瑟发抖着。家主几乎已经调查清楚了一切,由不得他们在家主面前耍什么花枪。

    “老林啊,你也是家里的老人了,怎么还会做这种事情?那个蛮子是小烟的未婚夫,不管真假,你既然已经应承了人家住下来,人家也给了你好处,你怎么还能贪墨掉人家的份例?”

    在那个管家面前,年纪相仿的家主一脸的和蔼,说话的语气也只是如同聊闲话一般,可话里的内容却让那个管家如堕冰窖。

    “从他住下来到现在,两个月的份例,一点没给,怪不得人家要拿出自己的本事去宝庆馀堂卖了。不卖不行啊,活不下去啊!”家主说话越温和,管家哆嗦的越厉害,一句话都不敢说,只知道磕头。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也就算了。一个外人而已,不给份例就不给。”家主还是笑眯眯的,只是话里的意思却好像有些改变:“但小烟总是宋家人吧?虽然只是远亲,可也不是假的,毕竟是宋家人。为什么小烟的份例,也都进了你的私囊?害的小烟还得每天都要猎杀妖兽来赚钱,这又是图了个什么?”

    管家什么话都没敢说,更没敢否认。由不得他否认,他贪墨的东西,已经被家主派人搜了出来,这时候除了求饶,再没别的话可说。

    “念你为我宋家辛苦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今日特例,留你一命。”家主说话仿佛一点都不威严,轻松的做出了惩罚:“留下九成的家产,带上你的家小走吧,别让我再看到你!”

    绝望中的管家如蒙大赦,眼中顿时间有了亮光,冲着家主连着磕了数个响头,这才乖乖的趴着退出了大厅,赶回家赶紧收拾东西。家主这次真的是放他一马,再不赶紧走就不用走了,没人比他这个跟了家主几十年的人更清楚家主的脾性。

    处置过了管家,家主又走到了那个蒙学教习面前。蒙学教习同样也是抖的如同筛糠一般,一点声音都不敢出,只等家主处置。

    “你呢?他第一次找你的时候,你不是把他骂出去了吗?怎么人家第二次去找你,你就前倨后恭,还亲自把人送出来,这是为什么?”家主虽然知道了教习也是和王胜接触过并得罪过的人,但并不知道第二次王胜做了什么让教习改了作风,所以要先问清楚。

    “回禀家主。”毕竟是教习,有些小心机,他自己猜度,自己得罪王胜那点事和管家不能比,况且第二次也算是弥补了自己的错误,所以说话还算是顺溜:“他的元魂只是一个不入流的残魂,小人第一次看轻了他,所以骂了他。但他第二次,直接拿出了七个无忧城的杀手牌,问取小人的性命要什么代价,小人被吓住了,所以……”

    “七个杀手牌?”不光是家主,连其他几个跪着的人也都吓了一跳。杀手牌落在别人手里意味着什么谁都知道,就算王胜自己也是无忧城的杀手,那至少也有六个杀手是死在他手中了。

    “是的,小人没看错,其中还有一个是银色的。”教习知道,自己能不能过关就靠自己交代的够不够详细了,所以飞快的说了出来。

    “如果你第二次还是把他骂出来,也许我还能高看你一眼。”家主低头看了看这个教习,忍不住给了他一脚,直接把他从大厅踢到了门外:“滚回去吧!日后眼睛放亮点,别得罪了人死到临头自己都不知道。”

    教习顿时间脸上露出了喜色,刚刚家主的一脚虽然重,可也不过就是稍微疼了点,但这一脚却表示自己已经被家主惩罚过了,不用再担心更多的罪名了。

    三个年轻后生此时还没弄清楚状况,虽然在家主面前很害怕,但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大罪过,不就是想教训王胜被王胜反过来教训了一遍吗?能有多大事?

    果然,家主在他们三个面前的时候并不是问罪。

    “三个人,拿着家伙,准备教训人之前,却被人无声无息的把三个人都放倒了。”家主还是微笑,但并没有之前的那种慑人气势,反倒是多了一种怒其不争的意思:“你们知道不知道,那个小伙子只是一个元魂不入流还是残魂的普通人?”

    “你们三个,最差的一个也是马上就要跨进一重境的小高手了,三个对一个,连人家的脸都没看到就被解决了。”家主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就算你们自己不觉得丢脸,我都觉得没面子啊!”

    听着家主这么说,三个小伙子全都是满脸羞愧。想分辨点什么却发现真没什么理由可讲,王胜的元魂是不入流的元魂这在上林城简直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三个修行的人其中一个还是一重境初期的小高手竟然打不过人家一个,的确是很丢脸。

    “你们三个,去寒潭呆上半年吧!”家主看三个人还算是知道羞耻,摇了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惩罚:“也许寒潭能让你们冷静冷静,也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修行。”

    三个小伙子听着却是脸色大变。寒潭是宋家的一处惩罚族内犯错弟子的所在,潭水寒冷如冰,平日里泡一会都会冰冷彻骨,这要是泡半年岂不冻成冰棍?可家主的命令就是命令,谁敢违抗?

    不过,寒潭虽然是惩罚,但也并不是没有好处。在寒潭中为了抵御寒冷必须时时刻刻的运功用灵气来御寒,如果真能坚持下来,修为必然大进。家主这是恼怒他们不争气,这才给他们这个惩罚加精进的机会。

    厅里跪着的只剩下宋天泽父子,此刻两父子却是一点都没有前面几个被轻轻放过的轻松,反倒是一脸的死灰,身子抖的越发的厉害。

    “你不是说让人家洗干净脖子等着吗?”家主慢慢的踱到了宋天泽的面前,平静的问道:“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脖子上被人放了东西是什么感觉?”

    “发觉自己可能讨不了好,所以马上去找了无忧城的杀手去干掉他。”家主似乎已经知道了一切:“我就想知道,按理说那个小子应该和你应该是无冤无仇吧?杀父之仇?你父亲还好好活着。夺妻之恨?天泽不是已经有了未婚妻吗?也没听说要退婚,那是为什么,让你起了杀心呢?”

    说到底是宋天泽见色起意,想要霸占宋嫣,但这个理由说不出口,宋嫣毕竟是宋家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对付自家人,那是大忌。别看宋家的几个长老互相之间也不对付,可还没把矛盾摆到明面上用杀戮来解决。

    “你儿子年少糊涂,你不应该糊涂吧?”家主慢慢的走到了宋天泽父亲面前:“天泽犯了错,你不好好教导,反倒是也找了一个无忧城杀手去杀人,好,好得很啊!换成我是那个小子,我宋家这么处心积虑的杀他,我手上有什么好东西,也不会想着宋家了。”

    “本来小烟未婚夫这个身份,他就是半个宋家人,他手上的东西,日后总是我宋家的。”家主坐回了座位上,低头看着两父子问道:“你们自己说,至少每年数十万金币的生意就被你们给逼着送了别人,我该怎么处置?”

    宋天泽父子在上林城也算是威风,可是面对每年数十万金币的收益,他们两个还真的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家主问的越是缓慢越是温和,他们就怕的越是厉害。

    作者的话:

    新书求收藏,求鲜花,求各种票票,谢谢大家!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