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元龙 > 第十二章 生财有道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胜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蒙学,走的时候还是笑眯眯的。

    让周围人很不明白的是,之前那个指着王胜鼻子让他滚的教习,陪着笑脸把王胜送了出来,两人相谈甚欢,一点没有之前的隔阂,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等王胜走了,有好奇的人去问教习到底是怎么回事。教习哪里敢说实话,只能恬着脸说自己被王胜的求学之心感化,特意指点了一番王胜元魂启蒙的知识而已。

    人们自然不信,可是从表面上看起来,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教习也没蠢到把王胜手上有七块无忧城杀手牌的事情说出来,王胜敢杀无忧城的杀手,难道还杀不得一个多嘴的教习?

    王胜总算是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单靠元魂自发的吸收灵气,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光靠着灵药也不是办法,打基础的时候,最好不要这样取巧,这是教习的经验之谈。

    那么多大家族,有钱的比比皆是,可在元魂启蒙阶段,也没见哪个用灵药培养自家子弟。王胜的元魂先天残缺,用培元丹倒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元魂补全之后,就不要用这种拔苗助长的手段了。

    修行修行,自然是要练功。练功就需要功法,这才是真正夯实基础的东西。大家族一般都有供族人修行的功法,本来宋家也有,可是,王胜不是宋家人,却没办法享受到宋家的福利。

    那个管家肯给王胜一个单门独院,已经是看在宋烟这个表小姐的面子和王胜的礼物的份上,至于当时答应的份例,王胜可从头到尾都没看到。至于说宋家的功法,更是想都不用想,王胜也没这个奢望。

    王胜缺功法,按照教习的指点,除了大家族之外,一些大商号也有相应的功法发卖,只不过这世上有几样东西是绝不会便宜的,灵丹是一种,功法同样也是一种,对普通人来说,那都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

    巧合的是,在这个小城中,宝庆馀堂就是数一数二的大商号,里面就有各种功法发卖。不过,教习表示,即便有功法,也只是简单的筑基功法,不可能有太高深的东西。高级的功法,要么在某些大家族大宗门,要么就只能到一些大城市的拍卖会上才能见到。

    高级功法对现在的王胜来说根本没有意义,王胜要的就是基础筑基的功法,宝庆馀堂要有的话很合适。唯一的问题就是,王胜现在没钱。

    前几天用无忧城的杀手牌讹诈到了二十颗培元丹,修补好了自己的残魂。可当时王胜就和掌柜的说了,这事就算两清了,自己拿到培元丹,从此不追究宝庆馀堂请杀手对付自己的事情。想要功法,就只能花钱买。

    自己身上的装备和那些武器当然不能用来换钱,那可是自己这段时间安身立命的本钱。不过,在这个很多东西都还处在古代的世界来说,王胜想要弄点钱,还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生活物资里面,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一样就是糖。不过,王胜从宝庆馀堂拿回的那一堆东西当中,糖有,却只是灰糖,最粗制滥造的糖,只是有甜味,但卖相却是实在难看。不光如此,里面还有不少的杂质。

    对一个经受过残酷的野外生存训练的高手来说,各种生活物资都需要能够就地取材来解决。王胜不光受过训练,还了解过很多的东西,所以,黄泥脱色法制造白糖对王胜来说几乎毫无难度。

    两天之后,王胜提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白布包,悠哉游哉的踱进了宝庆馀堂。城里的大商号其实不止宝庆馀堂一家,不过宝庆馀堂是规模最大的,而且之前王胜已经做过两次交易,做生不如做熟,王胜还是选择了宝庆馀堂。

    “伙计,叫掌柜的,有生意谈。”在宝庆馀堂,王胜是熟门熟路,进门就直接自己吆喝起来。

    伙计本来还待说两句,一看是王胜,二话不说,主动将王胜请到了后面客厅,上好香茶,然后自去寻找胖掌柜。

    不一会,胖掌柜就坐到了王胜对面,笑眯眯的冲王胜拱手打招呼。

    “卖点东西,掌柜的看看价值几何?”王胜也是笑眯眯的,活脱脱一个生意人,指了指自己边上放着的那个小布包,然后给胖掌柜推了过去。

    胖掌柜也没有上次面对王胜时那么紧张,大家做生意,自然是平等交流。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打开白布包,胖掌柜一看其中包着的物事,顿时间眼睛一亮:“这是什么?”

    王胜拿来的肯定是好东西,但胖掌柜居然不认识,只是这白生生的卖相,却是着实讨人喜欢。

    “尝尝看!”王胜笑着指点道。心中不由的鄙视,连点白糖都没见过,可怜人。

    胖掌柜伸出自己的胖手指,很不雅观的在那一小包白糖中捏出来几颗,放到了口中。一股纯粹的甘甜在口腔中弥漫开来,甜丝丝中不夹杂一点别的味道,更没有一点别的渣滓,真的是能甜到心里。

    这个味道,胖掌柜敢发誓,这是自己一辈子尝过的最好的糖。这一刹那,胖掌柜就已经想到了如果这白生生的糖能出现在那些富贵人家的餐桌上,那是何等的让人垂涎。

    “开个价吧!”王胜也不多说什么,直接问价。

    “一斤灰糖二十个铜币,你这白……”胖掌柜忽然不知道改叫这白生生的糖叫什么了,迟疑了一下。

    “白糖,或者糖霜。”王胜补充了一句。

    “糖霜,好名字!”胖掌柜直接忽略掉了白糖这个太过于直白的名字,选择了糖霜。这选择,和古人简直一模一样。

    “至少一个银币一斤,如何?”胖掌柜看着王胜询问道。

    “随便你,你能卖出一个金币一斤,那是你的本事。”王胜才不会管一斤白糖卖多少钱。这么点白糖,卖出花来也不会有几个金币,王胜真正要卖的,是制糖的技术:“制作这糖霜的法子,独家发卖,你开个价吧!”

    “咝!”胖掌柜倒吸一口冷气。不卖糖霜,却卖制作糖霜的法子,果然是大生意。

    “贵客稍待,我做不了主,还要请教一下东主。”胖掌柜做了一辈子生意,怎么可能意识不到这恐怕是他一辈子遇上的最大的生意?当下也顾不得会不会暴露更多宝庆馀堂的机密,直接表示要请示。

    王胜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让胖掌柜自便。谈生意有时候不能自己开价,说不定就会吃亏,让对方开出价码,不满意自己再加才是稳妥的做法。

    胖掌柜离开并没有太长的时间,当然,离开的时候还带着那一包白糖。只是几分钟之后,胖掌柜就回到了客厅。不过,这次胖掌柜回来就不是主人,只是个仆人了,真正的主人出现,却是个蒙着面纱的女子。

    这应该就是宝庆馀堂的真正主人了。王胜不明白她怎么会在这个小地方出现,宝庆馀堂可是个连锁大商号,这女人神神秘秘出现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偏远地区,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当然,对方有什么目的和王胜无关,王胜只要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行,和谁做生意不是做生意?

    “制作糖霜的法子,独家发卖?”蒙面女子坐在王胜对面,开口就直接确认了一下王胜的买卖内容。

    王胜点了点头:“东主有兴趣的话,开个价吧!”见蒙面女子要说什么,王胜抢在他前面补充道:“我很多东西不懂,也不知道行情,东主你看着开价,合适了就成交。”

    蒙面女子本来还想着让王胜开价,这下王胜主动说自己不懂行情,却是让蒙面女子为难了。商人逐利是天性,开的高了,自己不舒服,开的低了,又怕王胜不满意,实在是有点难办。

    “在商言商,贵客如何保证这是独家发卖?”蒙面女子没有开价,而是先问了一个问题:“失礼之处还请贵客海涵。据我所知,贵客元魂不过是不入流的品级,便是元魂发誓对贵客也没有多大的约束力。贵客如何保证不会再将此法卖给别家?”

    元魂发誓是这世上对很多元魂高手的约束,以元魂发誓之后,如有违誓,元魂终生不得升级。这是一种心里约束,也是很多高手之间惯常用的法子。

    如果王胜也是一个元魂高手,元魂发誓当然可以约束。问题是,王胜的元魂本来就是不入流的品级,不能升级又如何?本来就不能升级,何谈约束力?

    王胜在教习的口中已经知道了关于元魂大誓的东西,自然知道这个蒙面女子说的是什么。蒙面女子的问题对她来说的确是问题,可对王胜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我说不卖便不会卖了。”王胜笑道:“类似的法子,我轻轻松松能拿一万种出来。雪白如玉的盐想不想要?我也知道法子。你有什么东西想改良,我都可以告诉你办法,只要你付的出代价。你觉得,我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制作糖霜的法子砸了自己的招牌?”

    这话一出,蒙面女子还看不出来如何,但胖掌柜却已经是连着抽了好几口冷气。整个人都好像一个只知道吸气不知道呼气的怪物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