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元龙 > 第九章 无忧城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装备仓的自毁选项有两种。一种是毁尸灭迹比较透彻的腐蚀性自毁,一旦启动,内置的腐蚀液体会释放,将装备仓整个腐蚀的一干二净,不留一点痕迹。另一种,则是爆炸性自毁。

    爆炸性自毁还有几种区别。一种是定时爆炸自毁,顾名思义,时间到了就会爆炸。另一种是震动引信自毁,一旦启动,会自动的探查周围的震动,十米之内,如果感受到了超过五十公斤的人体行动造成的震动,就会爆炸。

    第三种则更简单,遥控自毁,遥控器就由单兵作战终端兼任。王胜选择的,就是第三种。

    此刻,在装备仓的所在地,已经闪出来不止一个人影。那个追的最快的以为他是唯一的一个能跟上王胜的,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自己找王胜的踪迹哪里比得上稳稳的跟着一个追踪经验丰富的家伙?尤其是这个家伙还自以为得计,根本没有注意身后动静的时候。

    装备仓实在是太特殊太显眼了,以至于所有人的注意力第一时间就集中在了装备仓上。

    别的不说,光是那个一闪一闪的红灯,就让人看着瞬间红了眼。什么样的宝石,才能发出这种闪烁的光芒?如果这个宝石带回去,那些名媛贵妇们还不一个个杀红眼的抢夺?

    一个红灯就让人疯狂,而这个红灯只不过是那么大一个箱子上的装饰品,可想而知这箱子里的东西有多珍贵。

    怪不得宋烟会对外宣称那个小子就是自己的未婚夫,有这样珍贵的东西,别说一个宋家偏房的表小姐宋烟,就是真正的宋家嫡女大小姐宋嫣,估计也得低头吧?

    现在谁还会在乎王胜到了什么地方?眼前的财富先拿到手再说,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啊!

    跟的最近的那个家伙,看到箱子之后就疯狂了,想都不想的一刀砍了上去。这么大箱子,先砍开看看有什么东西再说。

    动作太快,以至于后面的那些追踪他的高手们连阻止都来不及,只能一个个的眼睁睁看着大刀砍到了箱子上。

    众人心目中箱子被一把砍开财宝散落一地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叮一声,大刀高高的弹起,装备仓上只留下一个白点,却是连一丝缝隙都没有打开。

    一群人顿时间更加的疯狂了,刀砍不伤,原来这箱子都是个好东西啊!这时候自然不能再让那家伙砍第二刀了,纷纷现身出来,从各个方向上围住了装备仓和那个家伙。

    不用这些人阻止,看到自己一刀无效之后,那个出刀的家伙已经主动的停了手。这么好的东西,毁了岂不是可惜?况且,自己还未必就能毁掉。

    接下来大家各自守卫着一个方向,然后准备随时动手。好东西不能轻易放手,别说里面的宝藏,光是这个箱子,如果想办法找个大师用这箱子的材料给自己打造一件护甲,那也绝对是刀枪不入的大师级的护甲吧?

    没人能看到这样的好东西之后还无动于衷,能看到的已经全部都冲了出来。再不出来,可能分赃的时候自己连一个角都分不到,那怎么可以?

    就在众人互相防备着,还没想好是马上开打还是讨论一个合适的分赃方式的时候,王胜却已经不给他们机会。

    走出数百米之后,王胜绕了个圈子,再次回到了附近。在这暗淡的丛林中,带着红外功能的望远镜发挥了让人咋舌的功用。

    十几个红色的人影已经分散在装备仓周围,那个方向上,已经再没有人形的热血生物存在。

    王胜放好望远镜,转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打开单兵作战终端的屏幕,点下了屏幕上那个起爆的按钮。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群山之间,无数的回音开始回荡,轰轰轰轰,越来越弱,终于慢慢的消逝。

    哪怕是躲在一棵能把自己整个都遮在后面的大树后,爆炸的气浪依旧还是让王胜的耳朵不停的轰鸣。要不是王胜早有准备,及时张大了嘴巴做出几个吞咽的动作,光是这爆炸声,就足以让王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双耳失聪。

    拿着格洛克17,王胜从树后面转了出来,向着原先装备仓的位置慢慢的走去。自己不过才修行了几天时间就能让身体素质成倍的增加,那些修行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高手说不定就能挡住爆炸的威力。

    爆炸的威力很大,但是,不能不说,王胜的谨慎还是有道理的。即便在那样的爆炸之下,有两个高手还是活了下来。

    不过,活着是活着,可身体却只剩下了半边。距离那么近,爆炸的如此猝不及防,现代科技的威力还是发挥了强悍的效果。

    基本上活着的这两个已经没什么威胁了,王胜慢慢的走过来已经看好了一切。不管躺着呻吟的两个家伙,王胜先在装备仓周围搜寻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

    装备仓加上里面王胜一路上捡到的大小合适的小石块,简直就是一个最密集的破片高爆地雷。至少爆炸的效果王胜还是很满意的。

    几个人的兵器都变成了各种各样的破烂,没什么用处了。尸块上只摸出来一些不怎么容易损坏的东西。只是奇怪的是,七具尸体中,竟然有五个身上有一块很独特的黑色金属牌。

    金属牌并不大,和王胜脖子里的军牌差不多大小,但厚度却很厚,差不多有半指厚,整体的样子更像是一个现代的玉牌。正面有很复杂的花纹,中间有两个扭曲的字体,王胜看了几遍,也没认出这复杂扭曲的繁体字是什么字。

    反面同样刻着几个字,有两个字的有三个字的,每个金属牌上都不一样,这次王胜认出来其中的一个,很简单的两个字,丁一。其他的几个王胜没认出来。

    拿着五个黑色金属牌,王胜一边惦着,一边慢慢的走向了那个伤势最重的活口。另一个家伙断了小腿和一条胳膊,此刻还能靠在树上呻吟,不会马上死,而这个已经没了半边身子,不抓紧时间问问说不定马上就会挂。

    “说说吧,你们是什么人?”王胜蹲在了这个还剩一口气的家伙面前,慢条斯理的问道:“我相信你之前并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我们无冤无仇,你来追踪我一定是受人指使。当然,不说也没关系,你反正要死了,你的雇主一定给了你巨大的好处能让你在临死的时候都为他守口如瓶。”

    逼问口供也是一门学问,其中包括了各种各样的生理学和心理学,不是光靠着让人痛苦就能让对方就范的。对于有信仰有坚持的人来说,痛苦的用处并不大,反倒是心理上的痛苦更让人难以承受。

    王胜的话语正好击中对方的心理弱点。他不过是受雇于人,为了钱而已,又不是对雇主死心塌地,雇主对他也没什么救命之恩需要自己用性命去守护,所以他果断的出卖了雇主。凭什么他要死了,雇主却还能活的滋润?

    “想不到竟然有几个是同行。”惨笑了一声,半边身子的家伙示意王胜把他扶起来靠在树上,同时也示意王胜从自己的怀中拿出来一个和之前五个同样的金属牌:“大家都是无忧城的同行,想不到都折在这里。”

    这人一提无忧城,王胜顿时间认出了金属牌正面的两个字是什么。是“无忧”两个字。这个金属牌,应该就是每个人隶属于那个无忧城的标志,后面的字应该是他们的名字。

    无忧城是什么地方,做什么的,王胜一无所知。不过能猜出来,应该就是收钱替人办事的一个组织,八九不离十。不定这些家伙还杀人,只看这么多人被雇佣,说明这些人应该就是干脏活的。

    “我是宋家三长老雇佣的,来调查戴家欢少爷的死因。”半边身子的人看着王胜,忽的又惨笑了一声:“据说是你杀的,所以才会跟着你,不意外吧?”

    王胜点了点头,他还真是一点都不意外。这个三长老,应该就是从那个宋老鱼口中知道自己杀了戴欢,所以派人来调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隐秘的事情,竟然不用自己的心腹去办,竟然找了这么一个无忧城的人调查。

    不用问,死去的几个同属于无忧城的人一定也是接到了各方的委托来查他的。宋家会查他,戴家也一定会调查,甚至于这边宋天泽他们,包括宝庆馀堂都有可能派人调查他,一点都不奇怪。

    怪不得这些家伙们身上除了武器和一些食水之外就完全没有什么钱财什么的,专业替人干脏活的,不需要那么些累赘。

    没有牌子的两个,应该是这边的宋家某些不服气他的家伙,想在城外给自己一个教训甚至干掉自己,结果被装备仓直接爆掉。

    “宋家三长老,我记住了。”王胜点了点头。这人这么配合,很不错。王胜一刀抹了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痛快。

    站起身来,王胜转向了那个靠着树呻吟,伤势还不足以致命的家伙。

    当王胜刚靠近到距离那家伙五米的时候,突变陡生。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