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元龙 > 第七章 我洗好脖子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弄清楚了灰影小人的本事,王胜才继续查看自己服用培元丹的效果。培元丹已经连续的服下三颗,庞大的灵气甚至让王胜感觉到身体一阵不适。王胜明白,这应该就是一天之内能服用培元丹的最大数量了。

    说到底培元丹还是药物,是药三分毒,不能超过某个剂量,否则好事也会变成坏事。这事情王胜在地球上见多了,不是必要,王胜才不会把自己往死里吃。

    三颗培元丹弥补了王胜差不多五分之一左右的元魂缺陷,同时带来的还有一种让王胜感觉到精力旺盛的感觉,全身的肌肉仿佛都充满了力量,憋的难受,急需要发泄。

    二话不说,王胜起身开始做俯卧撑。标准俯卧撑连做了二百多个,王胜都没觉得疲惫。按照地球上的训练状况,这个时候差不多就应该出现极限了,这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直到王胜做到四百多个的时候,极限状况才出现。王胜保持着频率,结结实实的做了五百个才起身。胳膊胸脯发热,却没有疲惫的感觉。

    仰卧起坐,蹲起,王胜一连串的做了几种动作,数量全部都超出了在地球上的时候做的极限数量,结果却是感觉这个运动量刚刚好。

    至此,王胜相信,自己的身体素质好像在这一天之内成倍的提升。虽然还没有测试过速度的变化,但拔枪时的感觉也让他知道,肯定有了变化。这应该是服下培元丹的效果,或者说是灵气滋养身体的效果。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整个世界静悄悄的。王胜也不再运动,稍稍休息拉伸之后,继续在屋里那个相对来说最安全的角落坐下来,一只手摸着枪柄,保持着随时能跳起来的姿势,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说是休息,王胜依旧还保持着足够的警惕。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王胜可不敢让自己睡的死猪一般。正好今天才学了观想,王胜把自己的心神沉浸在元魂空间,以此来代替深层次的睡眠。

    没有了培元丹提供灵气弥补残缺,元魂小鱼就依照王胜第一次从灰影小人身上学到的一张一缩的动作,缓缓的吸收着周围空间中的那些丝丝缕缕的灵力。王胜相信,这不间断的吸收过程,也一定是修行。

    半夜两点多的时候,王胜忽的睁开了眼睛,悄无声息的跳起身,身影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就消失在门外的黑暗中。

    一大早,天色还没擦亮,王胜已经赶回到了自己的小院附近。正要进去,忽的听到了几声细碎的声音。

    小院的大门外,从街那边鬼鬼祟祟的走过来三个身影,每人手中拿着一根小臂粗细的木棍,往王胜住的小院门口摸了过来。

    “妈的,一个蛮子成了烟小姐的未婚夫,还是个不入流的废物,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小声点,我们这就去教训他一顿,让那个蛮子知难而退!”

    “恩,趁这会没人注意,别用武器,就用棍子,注意别打死了。”

    ……

    三人一边低声的细语着,边摸索着往前走。走在最后的那个,刚刚觉得脖子有点痒,伸手挠了挠,忽的口鼻被人捂住,没发出一点声音,身子就开始软软的瘫倒。

    前面的两个同伴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同伴已经少了一个,还蹑手蹑脚的往前走。

    没走几步,后面的那个双脚忽的腾空,双腿在空中扑腾了几下,然后一动不动。这一切都发生在空中,除了发出一些衣裳抖动的声音,没有其他任何的杂音。

    “小心点,前面就是那个蛮子住的地方了。”前面的同伴听到了后面的衣服声,急忙提醒了一句,双眼看着小院那边,发现没什么动静,这才轻松下来,长出了一口气。

    刚刚出了这口气,小伙子忽的发现,自己的脖子下面凉凉的。身子顿时间一紧,整个人都绷紧了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一下。

    那股凉意,并不是冷风什么的,而是一柄锋利武器的锋刃。小伙子有战斗经验,对于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只是,被人悄无声息的把兵器架到了脖子上,这还是第一次。

    “想干什么?”一个陌生的低沉声音在小伙子耳边响起,紧接着,脖子下面的锋刃就往上抬了抬,让小伙子不得不马上把头抬的更高。

    “烟小姐的未婚夫是个蛮子,我们不服气,想要过去教训教训那个蛮子。”小伙子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发自肺腑的凉意,自己的同伴没有丝毫的声息,更是不敢轻举妄动,乖乖的回答道。

    不用问,肯定是因为嫉妒,几个暗地里喜欢宋嫣的小伙子,不服气王胜这个蛮子成了宋嫣的未婚夫,所以想要上门教训。

    这点王胜早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从宋嫣那么热心的给自己安排住房就知道后面肯定一堆麻烦事。果然,这才第二天一早,就有人这样上门。

    三个小家伙倒还没有特别狠毒,只是想着教训王胜一顿。想来以后的麻烦事还会更多,而且说不定会有各种层出不穷的手段来对付王胜,王胜可不想整天没事干陪着一群十七八的后生玩这种青春游戏。

    “今天算你们运气好!”王胜很头疼,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一下子断绝所有人的这种想法,只能狠狠的给了这个小伙子一下,将他打晕。

    这些家伙们的实力其实并不差,至少王胜在暗算第一个和第二个后生的时候,他们的挣扎力道就一点不比王胜差,只是猝不及防,又遇上了专业的王胜,这才无声无息的被放倒。

    王胜毫不怀疑,如果是地球上的王胜,未必就能真的如此轻松的把三个人放翻。之所以能成功,昨天成功的观想并借助培元丹的药力锤炼了身体有着绝对的关系。

    三个年轻人从昏迷中醒来,发现三个人被丢到了街道上的某个不怎么显眼的角落里。三个人起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本来打算去教训人的,结果人还没有见到,就被不知名的高手打翻扔在这里,这叫什么事?

    谁干的?几乎不用问,可以肯定就是他们要教训的那个蛮子。只是谁也不希望是他,而且现在的状况,只要稍微要点脸面的人完全说不出口。三个人只能商定好谁也不许把这件丢脸的事情说出去,然后,就灰溜溜的飞快离开。好在没人看到,不至于让他们太过于尴尬。

    除了当时的三个人和王胜,没人知道这个黎明曾经发生了什么。

    一大早,在镇子里的一个大宅子中,某个年轻人从睡梦中醒来。赫然是那个在宝庆馀堂门口撞了王胜一下的年轻人,本地宋家的本家,宋天泽,这里正是他的家。

    宋天泽从宋烟来到这里之后,一见之下就惊为天人,心中仰慕无比,非君不娶。平日里也不知道因为这个和多少同样暗中喜欢宋烟的年轻人们打了多少次,早已经把宋烟视为自己的禁脔,任何人不能轻易接近。

    没想到,宋烟出去了一次,竟然带回来一个蛮子,而且还号称是自己的未婚夫,是可忍,孰不可忍?宋天泽差点气炸了肺。

    特别是当宋天泽知道王胜不过是融合了一个不入流残魂之后,这股愤怒更是提升到了最高点。一个废物,也敢染指自己的意中人?

    也正因为如此,宋天泽才在王胜出门的时候,借机在宝庆馀堂门口凶狠的警告了一下王胜。如果王胜识趣的话,就趁早断了和宋烟的念想,否则的话,宋天泽不介意让王胜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一睁眼,宋天泽就觉得自己的脖子上痒痒的。一开始宋天泽还以为是自己身边女人的头发,随手拂了几下,没什么效果。迷迷糊糊中,宋天泽坐了起来,双手扒拉脖子上的东西。

    是一张纸条,宋天泽没当回事,只当是半夜风吹到自己脖子上的,顺手扔掉。他的动作惊醒了身边的女人,女子坐起来,顾不得自己穿衣服,先伺候着宋天泽穿上了衣服。

    这时候宋天泽才算真正的醒过来,随便的一瞄,发现刚刚自己扔掉的纸条上有字。拿起来一看,双眼的瞳孔顿时间缩小了数倍。

    “我已经洗好脖子了,你呢?”这是纸条上的内容。就这么几个简单的字,却把宋天泽差点直接吓尿。

    从这字面上的意思,应该是王胜的口吻。可是,王胜是什么时候把这个纸条放到自己脖子上的?宋天泽竟然一无所知。也就是说,如果当时王胜放的不是纸条,而是一把匕首什么的话,宋天泽的脑袋就已经在睡梦中搬家了。

    一想到这个,宋天泽就一阵腿软,直接瘫倒在地上。这是什么能力?怎么做到的?为什么自己什么动静都没听到过?

    旁边的女子扶着宋天泽坐到了床上,宋天泽兀自惊魂未定中。脑袋上的冷汗如同小溪一般的流淌下来,双目失神了好一会才又慢慢的聚焦。

    身边女子在旁边,完全能够感觉得到宋天泽身上不受控制的颤抖。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家的主人什么时候吓成这幅模样。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