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霸道女皇爱上我 > 第49章 孩儿不想做那温室里的花朵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9章

    这可是人心大快的的事情,门外的老百姓鼓起了掌,感激这个好官这么快就破案了,为老百姓制造出一片祥和的环境,以后单身女子再也不用一个人出门会遇到危险了。

    何载旭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越来越高尚,百姓真心觉得能生活在这里非常的有安全感。

    这个案子终于审结了,何载旭对何璟晅也是十分的欣慰,在这件事情上,他十分的机智,而且善于观察。

    案子结了等衙役退下,何璟晅和秀儿还有黄鹂还站在大堂上,何载旭道:“既然案子已结,你们也可以回去休息了!”

    何璟晅见外面的围观群众也都已经散去,于是对何载旭恭敬的道:“爹对办案严谨认真,不放过一个坏人,儿子有见家事,也希望爹给一个公平的裁判!”

    何载旭挥手让手下都退下,只留下了师爷,大堂的门已经紧闭,他挑眉道:“你说来听听!”

    秀儿跪在了堂上道:“老爷,我是五姨太手下的粗使丫鬟,三个月前,奴婢就见过五姨太见红了的裤子……无意间偷听到胎儿已经不保,五姨太准备嫁祸给二姨太……”

    何载旭听到这里怒目圆瞪道:“这种事情你可有证据!”

    何璟晅从叫了一声,阿秋便来到堂前将包袱递给了何璟晅,何璟晅接过包袱将那些带血的衣裤以及证据一样样拿出来,并且将当时嫁祸给二姨太的那个观音下的垫子也拿了出来,通过那些线的对比,确实是五姨太房间里的,何载旭紧紧闭着嘴,双眉紧蹙着,他宠爱的五姨太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他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可是秀儿正在陈述着当日五姨太房里的大丫头,让她去郊外销毁这些证据,后来又遇到采花大盗的整个过程,整个陈述毫无破绽,证据又可谓是证据确凿。

    何璟晅看的出何载旭的纠结,这个时候又不能要求他杀了五姨太,并且五姨太罪不至死,于是何璟晅大气的说:“爹,我只想还我娘一个公道,别再让她蒙受冤屈了,只要她不再以泪洗面,我也不想再追究其他的了。”

    可能所有人都想不到,何璟晅那么卖命的去找证据,而此刻只要还一个公道就行。

    可是何璟晅看的出何载旭的愤怒中很大成分是不舍,要是真的要是重罚了五姨太,恐怕何载旭会把以后的怨恨都添到二姨太头上。

    他只希望二姨太的生活恢复到过去,她还能每天开开心心的打牌,能顺利帮这个秀儿脱身就好。

    果然何载旭像找到了台阶一样道:“五姨太该是太年轻了,这次想给她一个机会下次绝不姑息!”

    一切都在何璟晅的意料之中,他忙拱手道:“爹,是即公道又有人情味,儿子要向爹多学习……”

    何璟晅看着何载旭的神情渐渐的舒缓下来,知道这件事情最少是可以让二姨太解除禁足的,他也明白事不能太急,来日方长,何载旭只道:“这些日子让你娘亲受委屈了,我回头忙完了就过去看她。”

    随后语重心长的道:“璟晅啊,你现在越来越懂事儿,爹真的很欣慰啊!”

    何璟晅只是敛容道:“爹过奖了,娘亲一直教导孩儿要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他何尝不想让那小贱人再也没有机会害人,只是他会审时度势,此刻不是机会,贱人作为一种神奇的物种神一样的存在。

    何璟晅自从来到这陌生的时代,觉得自己在很多事情上都开悟了,很多时候,欲速则不达,该是你的逃不掉,而你强求的往往会适得其反,所以,一切不着急,路还远着呢,我们继续走着瞧。

    何璟晅此刻的大度仁义,让何璟晅越发的更加喜欢了这个儿子,毕竟现如今他只有何璟晅一个儿子,而其他的女儿毕竟要嫁人成为别人家的人,而光大门楣的事情只有靠这个儿子了,看着他越变越好,何载旭非常的欣慰。

    何璟晅趁机提出秀儿为了正义主动暴露了五姨太的恶行,恐怕五姨太以后会报复,所以请求爹允许让吴家小姐将她买做丫鬟,何载旭虽然有意偏袒五姨太但是此时心中不满也萌生了些许厌烦,于是便答应了何璟晅的请求,吴媚儿当场便将这赎身的钱交给了何载旭生怕这个事情再生变故,秀儿成为了吴媚儿的丫鬟,何璟晅又是很诚恳地道:“谢谢爹这么体恤民情,为一个小丫头这么着想,此次可以抓到这个采花大盗吴小姐功不可没,吴小姐明日要去西域寻找一株茶树,作为报答儿子想一路护送吴小姐过去,也长长见识,人们都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何载旭果断拒绝道:“不行,西域那么远,一路太危险,你没出过什么远门,断断不行。”

    看何载旭这么断然拒绝倒是吴媚儿不疾不徐的开口道:“何老爷您是担心璟晅的危险,为人父母的心我们做子女的应该体谅,只是璟晅若是以后要去京城赶考,这一路还是要自己面对的,多少考生就是因为没有适应能力,到不了京城不是被那劫匪劫了,要么就是病倒了……”

    吴媚儿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不懂别的,平日里只知道种茶,这茶要是在阳光雨露下可以健康成长,但是那些在温室棚子里的往往就是容易生病呢……”她婉婉到来。

    何载旭的神色渐渐没有一开始那么决绝了,但是还是板着脸道:“长途漫漫有很多你们想不到的凶险的。”

    吴媚儿继续婉婉道:“这条路我常年过去选茶,只是比以往的路稍微长一点,我们茶楼都是聘由镖师专业保护的,而且我们不是运送什么金银珠宝容易被歹人盯上,所以安全是可以保证的。”

    何璟晅一脸期待的看着何载旭:“爹,孩儿不想做那温室的花朵,日后还要为国效力,不想一直都在府里受着爹娘的庇佑。”

    何载旭想了一下对吴媚儿郑重的询问道:“吴姑娘能确保犬儿的安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