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话武林 > 第七百四十章鬼王何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解封完颜不破很顺利,毕竟是真祖级别的僵尸,虽然被封印在灵灵堂,却对当今之事,自知甚多。显然完颜不破的肉身虽然被封印,精神却曾经遨游天地。

    更坦白的说,完颜不破对箭头的成见并不深,某种意义上来看,箭头虽然将完颜不破当成宿敌,完颜不破却并未将箭头放在眼中。

    有箭头出马,说服了岳银瓶,又由岳银瓶出面,征得了完颜不破的同意。两人决定帮助马小玲救回况天涯。

    想要找出那些人的下落,需要时间。马小玲利用道术,召唤百鬼作为自己的耳目,却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毛忧终于重拾道术,为了增强毛忧的修炼速度以及法力强度,毛道长传授了毛忧茅山借法之术,用命牌拘禁一丝天魂,然后放置命牌于天地,由自然蕴养,借道天地。

    毛忧性烈如火,本身命格却和毛小方一样属水,也难怪她能够将毛小方传承下来的道术,修炼的那么快。只是因为她年轻的时候,仗着资质好,用心不专,这才不如马小玲。须知道,任何一项本领,学会是一回事,学精了又是一回事。

    毛忧的命牌,被直接抛进了大海。想来除了掌控世界的天书,可以从汪洋大海之中,捞出一块小小的命牌之外,即便是人王伏羲和瑶池圣母,也无法轻易找到毛忧的命牌。

    不过重修道法,毕竟也需要时间,无论毛忧的资质有多好,这都无可避免。

    寻找况天涯的事情,却迫在眉睫。马小玲最近的脾气越来越坏,几个留在酒吧打工的前飞虎队队员,经常无缘无故的就被马小玲一通痛骂。

    夜凉如水,明月皎洁。只是那蟾宫之中,再无佳人,虽然有些对不起嫦娥,但是总觉得是件憾事。

    天台之上,忽然有华光闪烁,一个电梯状物体,突兀的出现在了天台。

    电梯门打开,久违的何应求登场。

    “求叔?怎么有空过来?”马小玲放下手里的啤酒,碰到半师半父的求叔,心情终于略为好转。

    求叔上前对着马小玲的脑袋,就轻轻的拍了一下:“我再不来,你就要将这人间,搞的鸡犬不宁了!好多孤魂野鬼都向我抱怨,说有个女人,成天逼着他们去找人,连白天时间,也不让他们休息。”

    马小玲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笑了笑。也许只有在求叔面前,她才会显得这么单纯可爱。

    “少给我装!你这么点手段,都是从毛忧那里学来的。早就被她用废了,不顶用。快点将那些孤魂野鬼给放了。”求叔丝毫不为所动。

    “求叔!”马小玲摇晃着求叔的胳膊:“那些家伙竟敢得了我烧的纸钱,还去找你告状,显然不是什么好鬼。你有何必同情他们。”

    求叔摇摇头,正色道:“人间自有人间的规矩,鬼界也有鬼界的运行。百鬼夜行,搞得天天都和鬼节似的,这样很不好。而且···最近要发生大事,这些阴魂飘荡在人间,殃及池鱼,怕是会魂飞魄散。人死了还能变成鬼,鬼死了,可什么都剩不下了。”

    “好吧!过一会我就放了他们!”马小玲见求情无用,只好放弃。

    “对了!求叔!你有没有见过这几个家伙?”说着马小玲直接用道术,将日番谷天龙等人的样貌凝聚了出来。

    求叔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见过,地府之中从未收敛过这些人的鬼魂。事实上,但凡是修炼者的魂魄,地府都是无法对他们进行约束的。是否投胎转世,是否进入地府报道,全凭他们自己的意愿。”

    “为什么?”白天明终于插口询问。

    求叔疑惑的看着白天明,视线转向马小玲。

    “他是我新认识的朋友,最近帮我做事。”马小玲模糊的解释道。

    求叔继续盯着白天明,好像是在警告。但是白天明却总觉得这个求叔很熟悉,莫非是···。

    正要开口询问,求叔却先一步开口说道。

    “地藏王转世,地府基本上处于无人做主的状态,勉强只能维持一些基本的运转。当然也有像我这样,活着的时候是修道之人,死了之后,帮助地府做事的。但是我们的情况,更类似于义工。是没有人给我们发工资的。”求叔说着,笑看着马小玲:“所以!小玲!看在求叔养育了十几年的份上,每年逢年过节,多给求叔烧点纸钱。”

    “想得美!我告诉你,你孙女儿被那几个坏人掳走了,你若是不帮忙找出来。以后逢年过节,就只有三炷香伺候了,纸钱、车马、豪宅什么的,都别想了。”马小玲抿着嘴,娇嗔道。

    求叔一愣:“孙女?”

    马小玲便将况天涯的来历解释了一遍。

    求叔沉思片刻道:“这样!我回去之后,到地府名单上,再好好查查,说不定有什么线索。找到了,我会再来通知你。我不能离开太久,否则下面又要乱套了,记得将百鬼放回去。”

    说完,求叔便要离开。

    “等等!求叔!我能否再问个问题?”白天明忽然张口道。

    “什么问题?”求叔看着白天明神情淡漠。这让白天明对自己的猜测,忽然有些不太自信起来。

    “求叔!地藏王是不是曾经姓郭?”如果求叔不是鬼王,那么鬼王的去向,唯一的解释就只有同样曾经掌管地府,并且为这个世界最强的鬼王郭老爷子。

    求叔目光毫无变化,仿佛根本没有听懂白天明的问题。

    “地藏王存在的太过久远,他俗家时姓名为何,我并不知晓。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

    “王珍珍她现在在什么地方?”白天明的第二个问题,不仅令求叔一愣,就是马小玲也愣住了。

    半响,求叔方才苦涩的摇摇头:“坦白说,我不知道。当初珍珍放弃了变成僵尸,选择了死亡。但是我在地府,却一直没有找到珍珍的魂魄。”

    “那么王珍珍的前世,除了是山本一夫的夫人,再往前推算,会不会就是岳飞岳元帅的女儿岳银瓶?”白天明一直都有这样的一个揣测,只是没有得到过证实。

    “山本一夫?”无论是求叔还是马小玲都是一愣。

    白天明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所谓的山本一夫已经随同失踪的第一部而彻底埋葬。留在众人记忆里的,只有司徒奋仁。

    “我不知道,山本一夫是谁,不过珍珍应该不会是你说的岳银瓶,人的魂魄可以转世,但是由魂魄影响的外在,是不会改变的。如果那位岳银瓶真的是珍珍,我想小玲不会认不出来。”求叔说完,走回电梯,缓缓消失在天台。

    马小玲忽然一把掏出降魔棒,指着白天明的咽喉:“说!为什么打听珍珍的事情?”

    不怪马小玲紧张,如果说毛忧是马小玲儿时的玩伴,那么王珍珍就是马小玲青年到成年的闺蜜好友,两人无话不谈,甚至可以分享一个男朋友(咳咳!这个···),简直已经到达了百合至高的境界。

    “我只是大胆的推测一些事情罢了!你用不着那么紧张。难道你就一直一点都不好奇,王珍珍的下落吗?”白天明试探的询问。

    依照前面剧情推断,白天明深刻的知道,王珍珍这个看似普通的女子,实则与况天佑、马小玲、山本一夫这些人,纠缠至深。而偏偏在第三部,所有人都再度出现的时候,她却失去了踪影。

    如果只是一部影视作品,解释王珍珍不再出现的理由有很多,并且都可以说得通。但是这里是现实,是一个藐视虚拟,实则现实的世界。如果只是一句人死如灯灭,万事皆休,着实不能说服人。

    马小玲和况天佑都能从秦朝纠缠到现代,瑶池圣母和人王伏羲更是纠缠了无数年。凭什么王珍珍,就会无端消失不见。

    “我一直···一直没敢去找她!”马小玲声音有些颤抖,这不像平时的她。

    白天明想了想忽然了然起来,马小玲毕竟是从好友手中‘横刀夺爱’,最后因此还害死了王珍珍。试问她又如何鼓得起勇气,将王珍珍的鬼魂找出来叙旧?难道告诉王珍珍,你不用担心,我将你的男朋友照顾的很好,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

    “但是现在!我一定要找到她!她不见了!没有轮回转世,也不在地府。我必须找到她。”马小玲的脸上,闪过一丝坚毅之色。

    张阳明苦笑,看来他又为自己找了事。不过对于寻找王珍珍,白天明也并不抗拒,毕竟有些疑问,还是解开的好。

    “你回过嘉嘉大厦吗?”白天明问道。

    马小玲摇摇头:“嘉嘉大厦在大战中已经毁了,伯母在国外生活,所以没有重建大厦,而是将地皮转手卖了出去。”

    “那么我们回去看看!”

    嘉嘉大厦原址,一栋与嘉嘉大厦没有区别的大楼,正竖立在这里。说实在话,这栋楼的老式建筑风格,与周围的高楼大厦,显得格格不入。

    大厦里也有住户,只是看起来都是新搬来的。

    因为对这些人,马小玲并没有露出熟悉他们的表情。

    “走!我们去问问!”白天明看出了马小玲的不对劲。

    保安室里住着的是个大胖子,很胖、很胖,笑起来就像一尊弥勒佛。

    “请问,这栋嘉嘉大厦是谁修建的?什么时候盖起来的?”白天明问道。

    “嘉嘉大厦?这里不是珍珍大厦吗?”胖子诧异的回答道。

    “什么?”马小玲失声惊叫。

    事情再度超出了预料之外。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