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小书生 > 第七十六章 诗词双绝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起初,宛若卿是说过要自己做一首中秋词的,但中秋词李易能背出来的,也就只有苏轼的《水调歌头》而已。

    不过,《水调歌头》屹立于中秋词巅峰数千年,此词一出,余词皆废,水准高到足以吓死人,在这一个小小的比试上,李易还真的不舍得拿出来。

    毕竟,那种程度的诗词,拿出一首便少一首,就为了一百两银子,实在是不划算。

    刚才进来的时候,和宛若卿有过交谈,得知无论是中秋诗还是中秋词都可以,第一时间便想到了李白的那一首《月下独酌》。

    这也是有数的几首李易不用作弊翻书也能完整背出来的诗词之一,再有就是那“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了。

    只是那《静夜思》虽然只有寥寥四句,但却成为李白影响后世最深远的作品,每一个开始学习古诗文的孩子,所要背诵的第一句,怕就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因此,这首诗在李易心中的地位,还要远远的超过那《月下独酌》,他也不舍得拿出来。

    倒是没想到,这什么破诗会,居然只允许作词不允许作诗,那还不如干脆叫词会好了,白白浪费人的感情……

    “早说……”宛若卿抬头看着他,心中忽而又升起了些许希望,“公子的意思是?”

    李易其实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早点结束这里的事情,就能早点回家吃饭……

    “又要麻烦若卿姑娘执笔了。”李易看着她微笑说道。

    此时,宛若卿才终于明白李易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他竟是要当场再做一首中秋词!”

    类似于七夕或者是中秋这样的诗会,主题异常明晰,诗会之上,只限于七夕词和中秋词,参加诗会的才子,往往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准备,甚至用数个月的时间打磨诗句,逐字推敲,方能有诗会之上的惊艳一刻。

    若是让他们现场作词,即便是所谓的庆安府第一才子,多半也只能做出平庸之作。

    在那《月下独酌》被否定之后,短时间内,再作出一首超越苏文天的中秋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她们对此根本不抱希望。

    “若卿姑娘……”

    李易见宛若卿迟迟未动,伸出手在她的眼前晃了一晃。

    宛若卿回过神之后,再次看了李易一眼,急忙拿起笔,重新铺开了一张宣纸,随后就静静的侍立在一旁,等待李易开口。

    虽然不知道这一次这位公子为什么不自己动笔,但也只是疑惑了一下,就立刻听从他的安排。

    她的这一举动,自然引起了众人的好奇。

    “宛姑娘这是在做什么?”

    “她难道是要再作出一首中秋词吗?”

    “即便是她真的作出来了,也不可能再超过苏文天……”

    ------

    ------

    众多才子在心里面叹了一口气,没有人看好宛若卿。

    毕竟,连精心准备的中秋词都被苏文天压了下去,临场发挥,又怎么可能胜过对方?

    苏文天见此,脸上露出了嘲讽之色,若是宛若卿精心准备数月,方可给他带来一点威胁,临场作词,恐怕还比不上方才那首。

    “若卿……”云英诗社的几位女子显然也猜的是这样,赵云柔看着她,张了张嘴,最终也只是叹了一口气。

    唯独曾醉墨抬头看着李易一眼,刚才他和宛若卿私语的那两句,她全都看在眼里。

    “鹧鸪天。“

    便在这个时候,李易淡淡的开口。

    “鹧鸪天?”有才子脸上的表情一愣。

    “是词牌。”有人立刻开口道。

    “原来作词的是那位兄台。”众人心中立刻恍然。

    只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对于云英诗社的信心又减了几分。

    虽然诗词经常被人们放在一起提及,但无论是文体还是格律,都有极大的差别,能精研其中一途,便要耗费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更别说诗词双绝,那样的才子,恐怕早就名扬天下,他们不可能不认识。

    那《月下独酌》水准已经高到了让他们惊叹的地步,若是临场作的一首词也能压过苏文天,那恐怕场内感到羞愧的,可就不是苏文天一个人了。

    苏文天的脸上微笑仍在,心中信心十足。

    别说眼前之人只不过是一个不甚出名的书生,便是庆安府第一才子临场作词,他也照样不惧。

    到时候作出的又是平庸之作,看他们到时如何收场!

    李易的声音传来的时候,云英诗社的几位女子神色一怔,随后便猛地抬头,眼中浮现出几分希冀。

    和刚才一模一样的场景,这位公子,能否再次逆转乾坤?

    曾醉墨瞧着那书生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表情,不知为何,一颗心忽然安定了下来。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李易的声音再次清晰的传到了众人的耳中。

    “吹破残烟入夜风,一轩明月上帘栊……”

    当他们的脑海之中全都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夜风吹乱破薄雾,明月高挂在帘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随之凝滞。

    “因惊路远人还远,纵得心同寝未同。”李易的声音在继续,宛若卿用娟秀灵动的簪花小楷将词句誊写在宣纸上。

    “情脉脉,意忡忡,碧云归去认无踪。只应曾向前生里,爱把鸳鸯两处笼……”

    念完了柳永的这一首《念奴娇》,李易端起旁边的茶水抿了抿,才发现场内忽然安静了下来。

    小丫鬟眨巴着大眼睛,身体不由的贴近了李易一些,气氛安静的诡异,少女的心中有些害怕。

    片刻之后,场中终于传来了声响。

    苏文天转过头,脸上的表情难以形容,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什么,推开人群,一言不发的大步走了出去,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人群之中,才猛地爆发出一阵哗然。

    “以长调慢词来叙写离别相思,虽平淡无华,却也淋漓尽致。”

    “似平铺直叙,却更显相思离愁。”

    “未曾想兄台竟是诗词双绝,佩服佩服!”

    ------

    ------

    一时间,便有数人面色复杂的向李易拱了拱手,说道:“苏文天自知不如兄台,已经主动离去,今日之比试,是云英诗社胜了。”

    虽然过程曲折婉转,但到底还是胜了,云英诗社所有女子的脸上都露出了喜悦的表情,不时用美目偷偷打量着李易。

    全词充满了离愁别绪,这位公子,怕是在想念他的意中人呢……

    就是不知,到底是哪位女子如此幸运,竟能得到这位公子的青睐……

    此时,在几位才女的心中,这位诗词双绝俊俏公子的身上,早已才情万丈,超过了杨彦州沈照等人,差不多快和那《鹊桥仙》的“李易”比肩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