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小书生 > 第七十三章 举杯邀明月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兄,徐兄……”

    苏文天看着对面陡然陷入失神的青年,唤了两声之后,对方依旧没有回神,心下不由的大为疑惑起来。

    时间向前推移,更早一些的时候……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若卿,这诗……“

    随着宛若卿用娟秀的字体在宣纸上写下这一首《月下独酌》,云英诗社的诸位才女,表情从疑惑逐渐转为震惊,待她停笔之后,那年长女子转头看着她,张了张嘴,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

    “这首诗比起那方文天所做的,如何?”

    刚才众女的表情变化,曾醉墨全都看在眼里,心中早已按捺不住,迫不及待的问道。

    年长女子闻言,脸上的表情变得肃然,说道:“米粒之光,怎可与皓月争辉?方文天何德何能,能与这传世之词相较?”

    “传世之词……”曾醉墨樱唇微张,脑海之中,像是有一道闪电划过。

    那无理的家伙,诗才居然高到这样的程度了吗?

    “此诗若是流传出去,怕是我景国的才子文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举杯浅酌,便少不了要吟上一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一年轻女子的美目中浮现出迷离之色,喃喃的说道。

    几位才女的表现,并不出乎李易的预料。

    要知道,这首《月下独酌》,即便是在诗仙李白的所有作品之中,也算得上是精品中的精品,“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更是流传千年的绝句。

    李白是谁啊,那可是站在古代文坛巅峰的存在,随便一首诗扔出来,也是足以吓死人的!

    宛若卿俏脸上也有抑制不住的激动,听得一句残诗,她心中只是猜测,这位公子,应该是有些才情的,但也从未想过,对方的才情居然高到了此等境界。

    抛开她的个人情感不谈,这一首诗的水平,已经足以和那《鹊桥仙》比肩。

    当然,宛若卿的心里面,还是要偏爱《鹊桥仙》一些。不说她和那首词的渊源,在景国,诗词发展至今,由于种种原因,词比诗要更加繁盛一点,更受众人钟情。

    至于诗,在前朝时期的确盛极一时,但这百多年来,景国的文人墨客,还是更偏爱于作词。

    因此,这首《月下独酌》虽然具有很高的水准,但要论影响力,却不会超过《鹊桥仙》。

    不过,若拿此诗和方文天之类的比较,则显得太过小题大做了。

    待到心中的震撼略微消退一些,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的望向了李易。

    对于她们来说,通过一首诗作,便能看出诗人的性格,甚至是作诗时心中所想。

    月夜花下独酌,无人亲近,由孤独到不孤独,再由不孤独到孤独,诗才旷达,物我之间无所容心,这是一种怎样的胸襟?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种自得其乐之后,又是怎样的凄凉?

    那书生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几位才女的心中却已经百味杂陈。

    被这么多女子盯着,李易还真有点心虚,轻咳了一声,几女俏脸微微一红,才意识到作为女子,如此盯着一位男子看是很无理的举动。

    慌忙的回到了位置上,将方才那诗摘抄了在几张纸筏上,在众人之间传递开来。

    李易身旁不远处,曾醉墨坐在那里,竟不知此时心中是该喜还是该怒。

    喜的当然是有望赢得今日的比试,参加明晚中秋诗会,怒的是老天爷不长眼,偏偏给那无理的家伙这么好的才华……

    至于站在李易身旁的小丫鬟,虽然脑袋里面还是晕晕乎乎的,但心中却十分开心。

    好像是姑爷做的诗,吓到这些姐姐了呢……

    上个月七夕的时候,姑爷还在小环的祈天灯上写了一首词,叫……叫什么什么仙来着?

    -------

    -------

    “上月七夕诗会,方州力压苏文天,若是不那横空出现的《鹊桥仙》,怕是那日的魁首已经落入他的囊中,今日却在中秋词上,被苏文天盖住了风采,白露诗社若是没有更好的诗词,这次怕是就要败了。”

    “这也不足为奇,诗词一道,向来难分高下,方州本就擅长七夕词,苏文天的咏月词极为出采,用在这中秋诗会上,再也合适不过,方州输给他并无意外。”

    “说起来,云英诗社的几位才女也不可小瞧,不知道她们今晚有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词作?”

    “这自然是有的,宛姑娘的一首咏月词,论水准还在方州之上,奈何和方文天相比,还是逊色一筹。”

    一楼的某处,几位才子举杯对饮,评判着今日诗会之上的出彩之作。

    “终究是女子而已……如此说来,今日的胜者非东篱诗社莫属,苏文天凭借此词,怕是在明日的诗会上也不会默默无闻。”一位青衣男子感叹着说了一句,顺手从路过小厮的手里接过一张纸筏,想要看看还有哪个诗社又有新的作品。

    “这倒也不尽然,毕竟明日庆安府诸多才子齐聚,佳作定然不缺,苏文天能否上榜,还要看他的运气。”

    ------

    ------

    几人谈论间,并未发现,其中的一人久久的不发一语,脸上逐渐有震惊的表情浮现出来。

    “倒是希望苏文天明日能够扬名,如此以来,我等日后也能夸耀几句,与有荣焉。……”一名才子笑着开口,第二句并未说完,忽然从身旁传来一道声音。

    “诸位……且慢!”

    这声音略高出一个音调,那才子将要说出的话收了回去,几人带着疑惑的目光望向了他。

    青衣书生脸上还有震惊之色,将手中的纸筏缓缓的递了过去。

    那几人接过之后,凑过头去,在短短几个呼吸之后,纷纷变了脸色。

    ------

    ------

    视线拉回楼上。

    “徐兄?徐兄?”

    苏文天不知道叫了多少声,直至伸手摇了摇他的肩膀,那青年方才醒转过来。

    “徐兄,到底发生了何事,让徐兄如此失神?”

    抬头时,看到苏文天疑惑的看着他。

    青年脸上浮现出复杂之色,看了苏文天一眼,将手中的纸筏递了过去。

    “苏兄,你……且看看罢……”

    【ps:晚上要上课,第二更应该会很晚。】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