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小书生 > 第七十一章 成人之美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宛姑娘客气了,此事在下并未放在心上。”

    眼前的女子说话,声音柔和之至,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李易对她拱手施了一礼,笑着说道。

    “什么并未放在心上,明明就放在心上了!”曾醉墨看着这书生对自己冷言冷语,见了若卿姐姐却笑容相向,心中酸楚至极,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两口,好不容易才克制住了这股冲动。

    “公子若不嫌弃,唤小女子若卿就好。”宛若卿抬头看着他,笑盈盈的说道。

    李易再次撇了曾醉墨一眼,给了她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

    “你……”

    曾醉墨美目喷火,差点又压制不住心中的冲动。

    虽然李易没有明说,但他的眼神她却读懂了。

    那眼神的意思是------你看看人家多么温柔多么有礼多么招人喜欢,再看看你自己,同为女子,你就不觉得羞愧吗?

    李易点了点头,然后道:“若卿姑娘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在下就先告辞了。”

    对面的绝美女子似有犹豫,斟酌了片刻,方才开口说道:“实不相瞒,眼下还真有一件事情,想请公子帮忙。”

    李易脸上的表情一怔,明显也没想到宛若卿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刚才那句话只不过是客套一下,告辞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换做正常人应该都是挥手告别,这位若卿姑娘,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呢?

    “姑娘但说无妨。”李易虽然心中好奇,脸上还是露出微笑说道。

    对于这位若卿姑娘,他心里面还是很有好感的。

    古时候的女子究竟该是什么样子,李易也曾经在心里面无数次的设想过,贤良淑德,宜室宜家,娴淑典雅……

    无论有怎样的想象,其中当然都不会包括徒手劈碎实心木桌,一剑削断手臂粗的树干,泼妇一样的用手指着别人骂“登徒子”……然而真正到了这个世界,李易才发现事实和自己想象的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直到遇到宛若卿,心中古代女子该有的形象才骤然清晰起来……

    像是穿越了千年,从画中走出的女子,含笑对他敛衽一礼,有柔柔的声音传来。

    “小女子见过公子……”

    这才是李易心目中古代女子应该有的画风。

    仅凭这一个原因,李易也会听听她想要说什么。

    更何况,刚才吃了人家的东西,这会儿不等人家说完就直接拒绝,这种事情李易还真的不好意思做。

    “若卿知道此举有些冒昧,但不知公子能否为我云英诗社做一首中秋词,小女子感激不尽。”宛若卿抬头看着他说道。

    “中秋词?”

    李易愣了一下,宛若卿的这个要求,还真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她要人作词,也应该是去找那些庆安府远近闻名的才子才是,自己无名小卒一个,为何偏偏找上自己?

    一旁的曾醉墨闻言也是微微一怔,难道刚才若卿姐姐也看出来这书生不太寻常吗?

    宛若卿点点头,然后便静静的等他回答。

    刚才众人都在品评苏文天的诗词时,唯独这书生在和那小丫鬟说笑,宛若卿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恰好看到他将那张写有苏文天诗作的纸筏扔在一边,弃如敝履,隐隐的听到他低声说了一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便再也没有了下文。

    这一句入耳之时,便有极为清晰的画面出现在脑海,孤身一人月下独酌,面对的只有明月以及自己的影子……

    只此一句,意境已然铺陈开来。

    宛若卿于诗词方面的造诣已经登堂入室,仅仅以一句残诗,便能看出来,这书生不仅行事别具一格,若论诗才,怕也是苏文天之辈远远及不上的。

    只是以她的性子,却是不会主动的求人,输了便是输了,只怪自己的文采不够,直到刚才曾醉墨跑出来,她在后面听到她与那书生说话,才意识到醉墨原来也看出了一些事情,心下思量之后,还是提出了这个不情之请。

    毕竟,明日的诗会,不仅仅是曾醉墨所期待的……

    月前的七夕诗会,那从天而降的祈天灯,是她亲手捡到的,那首写在其上的《鹊桥仙》,也是她亲手传播出去,甚至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以为那首词根本就是出自她之手。

    这些日子以来,在众人眼中,她和那首《鹊桥仙》之间,已经有了扯不清的联系。

    但宛若卿却知道,那样的词作,自己怕是一辈子也做不出来,她心中对那叫做李易的才子,有着和诸多女子相同的崇敬与艳羡。

    若是能够得见一面,便可以了却人生一桩心愿。

    “姑娘是为了参加明日的中秋诗会吗?”李易看着她疑惑问道。

    宛若卿展颜一笑,说道:“实不相瞒,云英诗社之所以要赢得今日的比试,是因为明日中秋诗会之上,有我们想见之人。”

    看到宛若卿绝美的脸上居然流露出那种粉丝对于偶像的崇拜之色,李易心里面极为意外。

    难道说,宛若卿和曾醉墨以及云英诗会那些女子,都是为了去那诗会上见某个有名的才子?

    想到这个可能,李易心里面顿时对那不知名的家伙产生了浓浓的羡慕之情。

    宛若卿就不用说了,人长得这么漂亮,性格又好,似乎还很有文采,至于那位曾醉墨,性格虽然糟糕,但要论长相和身材也完全不属于宛若卿,再算上那些云英诗社的女子……

    这年头,才子居然这么吃香?

    连这些才女都被迷住了,不知道还有多少无知少女也是那家伙的粉丝。

    李易一直以为压寨相公这个职业已经很有前途了,家里有国色天香的姐妹-花,没事还能领着漂亮的小丫鬟到处逛……

    可现在和人家一比,李易顿时觉得这简直就是天上和地下的差别。

    “唉,苍天无眼啊!不就是会吟几首破诗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居然连宛若卿这样的女子都不能免俗的喜欢他……”李易在心里面长叹了一声,脸上露出了无比遗憾的表情。

    而在曾醉墨和宛若卿看来,这自然就是开口拒绝的前兆。

    “算了,若卿姐姐,我们走,不求这个登徒子!”曾醉墨柳眉一竖,狠狠的瞪了李易一眼,不想再受他的气,拉着宛若卿的手就要离开。

    宛若卿的俏脸上也浮现出失望之色,不过也并无意外,素未相识,她提出这样的要求,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也正是在她和曾醉墨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书生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

    “君子成人之美,既然明日的诗会对于若卿姑娘有非凡的意义,在下又怎么能拒绝?”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