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小书生 > 第七十章 曾醉墨的请求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面怎么了?”

    几名女子上前询问的时候,那年长女子已经将纸筏递了过来,叹了口气说道:“这首词是苏文天刚才所作,大家都看看吧。”

    一女子从他手中接过纸筏,下一刻,便开口念了出来。

    其余之人虽都是女子,但在这庆安府城中,也都有才女之称,只听了几句,便听出这诗词的水准,远在寻常人之上。

    “怎么了,这词写的很好吗?”

    曾醉墨在诗文上的造诣并不深,除非是类似于《鹊桥仙》那样寻常人也能分辨出来的传世之词,对于普通的诗词,并没有什么分辨力。

    “苏文天于中秋词,果然胜过方州许多。”待那女子念完全词,宛若卿俏脸上浮现出复杂之色,缓缓开口说道。

    这首词她听上一遍,就能判断出大概的水准,去年苏文天所做的中秋词她也听过,没想到今年更是上了一个台阶,怕是在明晚的诗会上,也会大放异彩。

    “若卿姐姐,你的词能胜过苏文天吗?”曾醉墨看着她问道。

    她对于这一点是极为关心的。

    今日云英诗社的胜败,关系到她们有没有资格参与明日真正的中秋诗会,若是她们胜了,自己也可以随他们一同进入,到时候或许可以见到那人……

    “我也没想到,苏文天在中秋词上已经有了此等造诣,我怕是不如的。”宛若卿摇了摇头,苦笑说道。

    “凭借这首词,今日的比试,苏文天已然胜了。”云英诗社那年长的女子也叹了一口气说道。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从古至今,在诗词之道上,他们女子始终是比不过那些男人。

    曾醉墨闻言,俏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云英诗社不能取胜,便没有参加中秋诗会的资格,而她自然也没有可能见到那名叫做“李易”的才子。

    这些天来心里面有关那种新奇画法的问题,也只能装在自己的心里。

    那人仿佛凭空出现,又悄然消失一样,无论别人怎么寻找,都找不到和他有关的任何消息,曾醉墨也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明日的诗会上……以他的才学,那种规格的诗会,他应该不会缺席才是。

    知道她心里面在想什么,宛若卿转头看着她说道:“即便是我们能够参加明日的诗会,也不一定见到想见的那人。”

    宛若卿所说的,曾醉墨也全都明白,但这总是一个希望,若是今日输了,就连这样的希望都没有了……

    有些失望的转过头,恰好看到那书生手里拿着一张纸筏,看了看之后,嘴角扯过一个弧度,脸上再次浮现出了她之前看到的表情。

    这种表情,和她看到那些画技不精之人的画作时,有那么一点点相像。

    随手将那纸筏扔在桌上,对那小丫鬟说了一句,两人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咬了咬牙,她向着那书生刚才的位置走了过去,捡起他扔掉的纸筏,视线移了上去。

    这纸筏上面写的,正是苏文天那首被众人称赞的诗词。

    一时间,曾醉墨俏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复杂,不过很快就化作了坚定,向着那书生的背影追了过去。

    “醉墨……”

    宛若卿在后面叫了她一声,见她似乎没有听到,俏脸上浮现出疑惑,放下苏文天那诗,跟了过去。

    “醉墨姑娘……”

    路上遇到有男子向她拱手,曾醉墨也并没搭理,快步走过时,那男子的笑容僵在脸上,目光沿着她背影的方向望了过去,那书生和丫鬟已经走到了门口。

    如果早知道这什么诗会居然不让外人参与,李易根本不会在这里浪费这么多时间,尝遍了里面的瓜果糕点,就打算和小环回去了。

    “等一等!”

    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李易回头一看,发现那叫他登徒子的女人快步的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这女人,没完没了了!”

    李易眉头微皱,下意识的以为这女人是过来找麻烦的。

    “小环,我们快走。”

    男子汉大丈夫,不和这个脑袋不正常的女人斗,李易拉着小环的手正要走,曾醉墨快跑几步,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小环看着面前的漂亮女子,小脸上浮现出了警惕的表情,不由的往李易的身边再靠近了一些。

    “你又想干什么?”李易看着她皱眉问道,心里面明显已经有些不喜了。

    “只要你帮我一个忙,我们之前的恩怨就可以一笔勾销。”曾醉墨直视李易的眼睛,咬牙说道。

    “不帮。”

    李易淡淡的说了一句,拉着小环的手打算离开。

    什么恩怨一笔勾销的,他还真的不在乎,两个人以后能不能再见到还两说,他又何必自找麻烦。

    更何况,能让这女人拉下脸来请自己帮忙的事情,怕是也不简单,他和对方又不熟,严格的说还算有一些小恩怨,为什么要帮她?

    “你……你站住!”

    曾醉墨伸手指着他,银牙都快咬碎了,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哪一个男子见到她不是彬彬有礼,何曾被人这么无视过?

    这个家伙,怎么就没有一点读书人的气度呢?

    但一想到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能说出那四个字,早就没有气度可言了。

    从未被人这么冷落过,她只觉得心中委屈至极,眼泪再眼眶中打转,强忍着不让它落下来。

    “公子留步。”

    李易和小环已经走出了门口,身后再次传来了一道轻柔的声音。

    他的脚步一顿,回头看着向这边走来的温婉女子,最终没有像刚才一样直接转身离去。

    拿人家手软,吃人家嘴短,刚才恬着脸在她哪里讨要了两块糕点,此刻在人家面前当然不能太过无情。

    名叫宛若卿的女子走过去,先是对李易裣衽施了一礼,随后便歉意的说道:“醉墨性子顽劣,若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公子,若卿在这里给公子赔罪了,还请公子不要怪罪。”

    李易看了看这位宛姑娘,再看了看还用一双大眼睛瞪着他的曾醉墨,心中不由的有些感叹,同样是女子,性格差异为何会如此之大?

    小丫鬟站在他身边,俏脸上已经浮现出了浓浓的苦色。

    一位漂亮姐姐她都已经对付不了了,现在又来了一位……

    小姐,二小姐,你们在哪里啊,小环一个人快看不住姑爷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