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小书生 > 第三十九章 伤口消毒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刻最重要的不是柳如仪是怎么伤到的,处理伤口才是最紧要的事情。

    古代可没有抗生素,万一伤口感染,病情加重,根本没有什么治疗的方法,差不多只能躺着等死。

    没有一点的消毒意识,每年死于伤口感染的人,不计其数。

    这块布条也不知道是哪里找来的,虽然看起来干净,但上面肯定满是细菌,伤口也从来没有经过消毒处理,人命关天的事情,要不要这么草率啊!

    “姑爷,水烧好了!”

    没多久的功夫,小丫鬟端着一个干净的铜盆跑了进来。

    条件太过艰苦,没有用酒精或者碘伏消毒的条件,按照比例配置了一些盐水,让小丫鬟把一块干净的毛巾扔到锅里煮了煮,沾了些盐水,小心的帮柳如仪清洗伤口。

    盐水的消毒作用当然比不上酒精,但总好过没有,也幸好伤口并不深,否则恐怕要先缝合才能上药。

    没有医用绷带,只能用在开水中煮过的纱布代替,上次小环切菜切到手的时候,李易就制备了一些,这一次刚好用上。

    从始至终,柳如仪都只是静静的看着,并没有说话。

    习武之人,平日里的磕磕碰碰数不胜数,不过她们的体质要远超常人,就算是刀剑伤,也能很快痊愈,这样的小伤,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但此刻李易认真的样子,却让她没有说出本来要说出口的拒绝之语。

    这种处理伤口的方法,还是她生平第一次见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用盐水清洗伤口,而包扎伤口的那些纱布,似乎也有什么讲究,但对于李易,柳如仪心里面是十分信服的。

    而且,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她也很久的没有体会到了。

    当然,如果不是他最后用纱布系了一个蝴蝶结的话,一切就更加的完美了。

    对于柳如仪把自己好不容易系好的蝴蝶结拆开,随便绑了一个难看的结,李易心里面颇有微词。蝴蝶结多多好看啊,赏心悦目的,看着还有点萌萌哒……

    还是小环最听话,处理好柳如仪的伤口之后,便出去教小丫鬟怎么系蝴蝶结了。

    “姐,以后,不要再去帮官府抓那些逃犯了。”李易和小环出去之后,柳如意沉默了许久,坐在床前握着柳如仪的手说道。

    柳如仪笑了笑,开口道:“这次是有些疏忽了,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以后不会了。”

    “姐姐以后不用再去做这些事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柳如意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家里以后,不缺粮食了。”

    柳如意没有听懂她的意思,抬头疑惑的看着她。

    “那一首《鹊桥仙》,姐姐还记得吧?”柳如意脸上难得的流露出了些许调笑的味道,说道:“姐姐可是有一个好相公呢……”

    在少女低声的诉说中,柳如仪的俏脸上终于浮现出了惊讶的表情……

    “七夕词魁首,十两银子一幅画……”

    房间里面,两人说着一些姐妹之间的私语,李易用一段丝带打了一个蝴蝶结,系在小丫鬟的头发上,少女低头搓弄衣角,俏脸飞霞……

    ------

    ------

    事实证明李易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柳如仪伤口恢复的速度,远远的超过了他的想象。

    这让他心里面极度的怀疑,是不是她的身体构造和别人不一样,那么长的一道口子,半个月的功夫就能痊愈的一点疤都不留,这还是人类吗?

    当然,他现在和柳如仪的关系还没有到可以互相研究身体构造的程度,这种奇怪的夫妻关系,在寨子里面怕也是独一份。

    坐在门前树下的石头上,一群熊孩子从眼前呼啸而过,跑过他身边的时候,躬身行礼叫了一声先生,又呼啸着抛开了。

    给熊孩子们上课依旧是李易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现在的熊孩子们,已经不仅仅会写自己的名字,闲着无聊教给他们阿拉伯数字的写法,几天的时间,目前几个熊孩子的水平还停留在十以内加减法的水平。

    一开始,熊孩子们对于这种新式记号的接受是非常缓慢的,但自从某一次李易拿出一根糖葫芦作为记的最快的熊孩子的奖励之后,所有的熊孩子都坐不住了。

    冰糖葫芦的威力,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开始第一次的显现出来。

    仅仅是一个上午的功夫,学堂里所有的熊孩子就记住了阿拉伯数字1到10的写法,完全不像后世那样还需要编一首像“1像铅笔细又长,2像小鸭水上漂……”之类的助记儿歌。

    对于熊孩子还说,好吃的才是第一生产力。

    于是,在当天下午,学堂里所有的熊孩子都吃上了冰糖葫芦。

    当然,李易在熊孩子们心中的地位,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长辈之间的恩怨,熊孩子才不会去管,谁给他们讲故事给他们糖吃,他们就会记住谁的好,就算是寨子里最顽皮的熊孩子,在李易面前也会规规矩矩的,这一点,是所有熊孩子家长都羡慕不来的。

    而且,最近的这段日子,在柳氏直系族人的心中,李易的形象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他们可以看不起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若是这个书生随随便便画幅画就能换来十石米时,一切都变的不一样了。

    眼看着以前和他们处在同一个生活水平甚至还不如他们的人家,每顿饭都可以吃上大米,这种心理落差,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抹平的。

    而且可以预见到,这只是一个开始,怕是要不了多久,寨子里面,就会出现更大的差距。

    那些想要夺取属于柳如仪两姐妹名下的土地以及其他资源的人,为的还不是改善自身的生活,然而谁能想到,因为这一个原因和嫡系交恶,反而是他们更大的损失。

    一时间,有越来越多的人,心里面开始计较某些得失来……

    而造成这种变化的某位书生,正摇着一把蒲扇,悠闲的坐在门前的树下乘凉。

    八月初的天气,虽已经进入秋季,但晚上的天气依然闷热,在屋内待着更是烦躁,倒还不如在外面的树下吹吹风。唯一有一点不好的是,这里的蚊子有些多,一会的功夫,李易的身上已经被咬了好几个包了。

    正想着有没有什么驱蚊办法的时候,一道结实壮硕的身影从前方走了过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