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小书生 > 第二十三章 天外飞诗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

    陡然有异物从天上掉落,绝美女子心中起初有些惊吓,待到看清脚下的东西时,俏脸上才闪过一丝恍然,俯身捡起脚边之物,开口道:“这怕是一只燃尽了油脂,掉落下来的祈天灯吧?”

    按照景国的传统,每逢佳节,都会有人放飞祈天灯祈福,尤其以七夕和元宵为最,松脂或者沾了油料的布片总有燃尽的时候,所以在七夕的夜晚,碰巧捡到一只祈天灯,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上面有字,看看写的什么。”短暂的愣神之后,那歌姬撇了一眼女子手中的祈天灯,脸上浮现出了饶有兴趣的笑容,笑着说道。

    景国的少女,往往会在七夕之日放飞祈天灯的时候,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心愿,大多都是祈求织女能够赐给自己一个如意郎君,或者保佑感情和和满满之类。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女人,即便是对于一个并不认识女子的秘密,她们也是很感兴趣的。

    “这……恐怕不是君子所为吧?”绝美女子神色间有些犹豫。

    “我们可是小女子,本来就不是君子……”那歌姬轻笑一声,从女子手里接过祈天灯,视线望过去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一幅画。

    其实第一眼看过去,那歌姬也不确定这是不是画。

    只是简单的线条勾勒,没有任何色彩的渲染,不同于她知道的任一画种,但偏偏就是这些简单的线条,却勾勒出了美轮美奂的鹊桥相会之景。

    从未见过这样的奇怪的画作,歌姬一时间竟愣在了那里。

    “这画……”那绝美女子凑过去的时候,俏脸上也不由的浮现出了惊异之色,喃喃道:“好一个鹊桥相会,只是从未见过这种画法,虽有些太过简单,但看上去……倒也有几分意思。”

    那歌姬的目光在这幅画上停留片刻,随后才道,“这里还有字。”

    只是看到画作旁边的字迹时,她却不由的笑了起来:“张牙舞爪,毫无章法,这怕是哪家无知幼童乱写一通……”

    随后,又有些叹息的说道:“倒是可惜了这一幅画。”

    正要随手将手中的祈天灯扔掉的时候,身旁的绝美女子忽然神色一动,“等一下。”

    只见她伸手拿过了祈天灯,仔细的望向了上面的字迹。

    “鹊桥仙。”

    绝美女子念出这三个字的时候,那歌姬神色一动,脱口道:“是七夕词?”

    作为歌姬,每日传唱的大都是那些著名的诗词,这次受邀来参加七夕诗会,当有上佳词句问世的时候,也会由她唱出来。

    对于这些词牌名,她再也熟悉不过了。

    那绝美女子点了点头,忽视那歪歪扭扭的字迹,自顾自的念了下去。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那歌姬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称赞之色:“居然是一首新词,用词工巧,怕是这第一句,就不是楼下那些才子能够做出来的。不过……遣辞虽妙,立意不足,“飞星传恨”……也终究没有逃过七夕哀词的格局。”

    对于这些歌姬来说,或许她们做不出一首好词,但是经年传唱诗词,要说品评诗词的优劣,她们也算是行家。

    她对这第一句的评价也算中肯,只不过,此时的歌姬并没有看到,身旁那女子的视线再次扫下去的时候,脸上逐渐绽放出了光彩。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念完了上阙之后,不等那歌姬开口,绝美女子便忍不住品评道:“奇峰突转,化恨为惜,好一个“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只此一句,便可胜过他人千句万句。”

    其实词句到了这里的时候,立意以及轮廓就已经浮现出来,这首词明显和以往七夕词的哀婉格调不同,别出机抒,婉约蕴藉的同时,又显得余味无穷。

    七夕词一直是文人们吟咏的题材,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词句留下,但虽然遣辞造句各异,却大都因袭“欢娱苦短”的传统主题,格调哀婉、凄楚。相形之下,这首词奇峰突转,一改往常,无怨无恨,仅从立意上就高出了一个层次。

    “下阙呢,快些念出来啊!”此时那歌姬也完全被这首词吸引,不由的催促道。

    不用那歌姬催促,绝美女子的的视线也已经望向了下阙。

    这一次,歌姬等了许久都没有声音传来。

    转头望去的时候,才发现绝美女子的的面容已经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变化,露出一种正式的表情,口中低声喃喃了几句,脸色逐渐的从正式转为严肃起来……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那歌姬认不出探头过去,小声的念了出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又岂在……”

    念至最后一句的时候,声音逐渐小了下去,最后再未传来。

    画舫之上,两女望着祈天灯上的词句,一时间竟是痴了。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女子没有幻想过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觅得爱郎,相濡以沫,共度余生。

    但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样的词句出现时,却让女子对心中的爱情观念产生了动摇。

    爱情要经得起长久分离的考验,只要能彼此真诚相爱,即使终年天各一方,也比朝夕相伴的庸俗情趣可贵得多。

    这是一种境界上的差距,远远超过了她们所见过的所有七夕词。

    绝美女子丹唇微启,不由自主的将这一首《鹊桥仙》唱了出来。

    这本就是她极为熟悉的词牌,歌声轻灵,仿佛从云端传来,在河面上飘出很远。

    两人身后稍远一些的地方,两名青衣书生站在楼梯口,听到那女子唱出的词句,脸上浮现出了极度震惊的表情。

    “真是想不到,若卿姑娘竟有如此大才……”一人低声喃喃说道。

    “好一首《鹊桥仙》,无论是遣词还是立意都属绝佳,我等愧不能及!”身旁一人脸上浮现出羞愧之色,将手中一张写着自己所作诗词的纸筏撕得粉碎。

    他本是今晚七夕诗会众人公认的头名,方才是想将自己的作品拿上来品评,听了那首鹊桥仙之后,便再也没有了那样的心思。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怕是仅这一句,就足以流传千古了。”不知过了多久,那绝美女子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俏脸上依然有无尽的回味之色,显然是被这首词影响了心境。

    与此同时,那两位书生也悄然下楼,从外面走进了船厅。

    霎时间,有数人围了上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