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小书生 > 第十一章 反常的熊孩子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了,早上就讲到这里。”西游记讲到大闹天宫这一段的时候,李易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很厚道的选择了在最紧要关头的情节处戛然而止。

    熊孩子们正听到孙猴子大杀四方,一人力敌十万天兵天将,大战四大天王、巨灵神、二郎神,心中激情澎湃,恨不得化身为孙悟空,进入到那个神奇的世界,挥动起金箍棒大闹天宫……怎奈何故事发展到高潮,忽然没了下文,一个个焦急的脸色通红,心里面难受到了极点。

    李易却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幕一样,走到一旁的沙盘旁边,用手指在上面写了一个“柳”字,随后说道:“下午来学堂的时候,这个字你们必须全都会写,等什么时候所有人都会写这个“柳”字了,我再讲接下来的故事。”

    说罢,他便背着双手,悠闲的走出了学堂。

    他前脚刚刚走出去,一众熊孩子就哗啦一下的围在了沙盘前面。

    “先生说要我们全都学会这个字!”

    “这个字就是我们的“柳”字吗?”

    “让开让开,让我看看怎么写?”

    ------

    ------

    这个时候,熊孩子们仿佛忘记了他们和李易还有着“深仇大恨”,眼睛死死的盯着沙盘上的字,努力的将它记在心里。

    熊孩子的自尊心也是很强的,他们可不想因为自己没记住就拖了大家的后腿,更何况,对于那个故事接下来的进展,那只神奇猴子的后续,每个人心中都有着浓浓的期待。

    “都给我好好记住这个字,要是下午有谁不会写,小心我揍你!”那个身材最为壮硕,有着一张小圆脸的男孩,一边伸出手指在虚空中比划“柳”字的写法,一边做出一副凶恶的表情,对周围的熊孩子威胁说道。

    一想到那只能上天入地,懂得七十二变,天上地下无所不能的猴子,他的心里面就有一种压制不住的激动要冒出来……

    而此时,李易站在自家门口,看着一群在不远处一个小土坡上觅食的母鸡,心中不由的开始怀念昨天那一碗香菇炖鸡面。

    “那群孩子顽皮的紧,不好管教,相公第一天做先生,可还适应?”

    耳边陡然传来了一道声音,李易吓了一跳,猛地回过头,才发现柳如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

    李易脸上惊色犹在,这女人,走路都没声音吗?

    而且,她居然会主动和自己搭话,也让李易心里面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两人虽然名义上是夫妻,但其实更像是陌生人,柳如仪利用李易堵住那些人的嘴,李易靠她吃软饭------吃饭。

    如果不留在山寨里,恐怕他不是饿死就是被绑在柱子上烧死。

    好不容易平复好心情,这才开口说道:“顽劣是顽劣了一些,但他们对于先生还算恭敬,娘子不用担心。”

    说完,李易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抬头看着柳如仪,问道:“敢问娘子,不知道在学堂做先生,月钱几何?束脩……又是什么样的规矩?”

    李易之前特地了解了一下学堂的规矩,拜师礼入学仪式什么的都不说了,跳过去也没什么,都不是要紧事,但是这学费总该是少不了的吧?

    没办法,家里都已经穷的揭不开锅,再不想点办法,以后就只能吃糠咽菜了……

    所谓的束脩,也就是拜师费,学生与先生初次见面的时候,需要先奉上礼物,以表敬意,李易心里面还在期待着倚靠这些束脩小小的改善一下生活。

    似乎是没有想到李易会问出这个问题,柳如仪表情微滞,片刻之后,看了李易一眼,表情变的古怪,摇了摇头说道:“寨中学堂的先生,没有月钱,束脩……也没有。”

    什么?

    李易闻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听错了,愣在了那里。

    没有工钱?没有学费?

    那不就是白干活了!

    从古至今,哪有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周扒皮家的长工,也得给人家工钱吧?

    更何况,老师可是一个十分神圣的行业,就算是没有工钱,收点礼物改善一下生活也是应该的吧?

    这些山贼,连做人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一点都不讲究!

    李易叹了一口气,忽然感觉到有些心累,一脸落寞的转身走了回去。

    昨天那只鸡还剩下半只,做点好吃的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

    ------

    ------

    对于柳叶寨中的大部分人来说,今天都是非常普通的一天。

    一如既往的劳作,想着家里的粮食不多了,以后要省着点吃,去年的收成不好,还得再熬一段时间才能赶得上今年的新粮。

    不过,家中有孩子的柳氏族人,则是感觉到了一点小小的不一样。

    以前整天都在寨子里面疯玩,吃饭的时候不喊上三遍绝对不回家的熊孩子,一个个忽然都变的安静下来,没有到处乱跑,蹲在自己家门前的空地上,手里捏着一根树枝写写画画,不知道在干什么。

    这样一来,熊孩子们的家长心中反倒忐忑起来。

    在这个大多数人都愚昧无知的年代,任何与众不同的举动,都会被归类到中邪,邪魔附体之类的事情上。

    自家孩子都是宝,当然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先架在火上烤了再说,在一旁观察了自家孩子许久之后,一个中年汉子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照着熊孩子的屁股踢了一脚:“怂娃,在这干啥呢?”

    转头看到老爹站在身后,熊孩子抹了一把鼻涕,指了指地上刚刚写好歪歪扭扭的字,一脸自豪的说道:“爹,这个是“柳”字,先生早上教我们的,你一定不认识吧?”

    中年汉子低头一瞧,果然看到地上被树枝划拉的一道一道的,至于自家熊孩子指的那个什么“柳”字,在他看来,只不过是一堆鬼画符而已。

    看着熊孩子一脸骄傲,似乎有些鄙视自己不识字的样子,汉子心中一股无名火起,抬脚对着熊孩子的屁股就踹了过去,“才上了半天学堂,就敢嘲笑老子了,老子就是没读过书,也是你爹!”

    李易在厨房里面,刚刚把鸡肉切成细丝,准备食材做鸡肉粥,忽然抬头望向了窗口的方向,凝神细听了一会,喃喃的说了一句“谁家熊孩子,哭的真难听……”

    摇了摇头,继续忙活起来。

    ------

    ------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午饭时,中年妇人看着一反常态,使劲往嘴里扒饭,桌上平时最喜欢吃的菜却连一口都不动的熊孩子,眼中浮现出疑惑之色。

    自家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匆匆扒完饭,熊孩子将碗往桌上一扔,拔腿就往外面跑,似乎外面的世界对他有什么无穷的吸引力一样。

    “刚吃完饭,干啥去?”妇人一脸焦急的追出来喊了一句。

    “去学堂!”

    熊孩子大声回了一句,就不见了踪影。

    留下妇人站在原地,一脸的愕然。

    这小兔崽子以前赶着都不去学堂,今天怎么就转了性子?

    类似的事情,在柳叶寨很多家庭里面上演。

    这一天中午,所有熊孩子的家长集体懵逼。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