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超能名帅 > 第70章 好姑娘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近午,北京西城。

    六爷坐在便利店门口,晒着这寒冬腊月里颇为稀罕的太阳,逗着放在腿上,鸟笼里的那只鹦鹉,神情舒坦,慵懒自在。

    胡同里人来人去不少,每每有人路过,都会笑着喊声六爷,要是再熟一点,甚至会停下来,逗一逗那只鹦鹉,但每一次,六爷都会用力拍掉对方的禄山之爪。

    开玩笑,这只鹦鹉就是他的情人,能随便人碰吗?

    这胡同里的时间,就这么悠悠哉哉地过去了。

    “大爷,能请问您件事吗?”

    一把清脆悦耳的女声传来,很有礼貌。

    “行,问吧。”六爷头也不抬地说。

    “请问,高大民是住这儿吗?”

    六爷抬起头来,这才注意到,站在自己身旁的竟是一个长得仙女儿般的清秀姑娘。

    黑色的毛呢大衣,围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围巾,长发倒是很随意地在脑后扎成马尾,露出了那一张秀美绝伦的如玉娇颜。

    六爷自问见多识广,但这姑娘一看,这模样,这气质,这谈吐,肯定不一般。

    “你找高大民有什么事?”六爷问。

    姑娘不答,反而笑着问道:“您是六爷吧?”

    “你认识我?”六爷有些惊讶,又有些自得。

    连这陌生姑娘都认识自己,可见自己在这西城区里,那也算是一号名人了。

    “高寒跟我提过您!”姑娘笑道,“我叫林夏。”

    “哦,高寒啊,我也有一年多快两年没见他了,怎么样?听说他在西班牙混得挺好的。”

    “嗯,挺不错的。”

    “那怎么没回来呢?老高两口子一直都在念叨着他。”

    “他工作比较忙,比较没时间,要到六月份才有空。”

    “哦。”六爷不再多问了,“姑娘,你先在这边坐着等一等,老高应该快回来了。”

    林夏点点头,她也是照着高寒的意思,摸着时间找来的。

    “高寒这孩子,从小就聪明,读书也比别人用功,我早看出来了,这小子有出息。”

    “嗯。”林夏点头,可心里头却在想,这不对吧?

    按照高寒之前跟她说的,这六爷从小到大没少批评他呀,而且老跟他灌输一些读书无用论的道理,怎么现在反口了?

    不过,高寒也说过,六爷为人仗义,自己一家在六爷的院子里住了十几年,没挪过地,父母亲供他上学读书的工作,也是六爷帮忙找的。

    “哦,对了,六爷,高寒给您带了礼物。”

    六爷顿时乐了,“还给我带了礼物?”

    林夏立即在大皮箱子里面找,很快就找到了。

    “这几条香烟是他特地给您买的,还有这两瓶酒也是,他说,您就好这两口。”

    “嘿,还是那小子懂我!”

    六爷倒是老实不客气地收下了,这些够他在街坊邻居面前吹嘘好一阵子。

    他跟高寒一家说是房东与租客,可实际上也像是街坊邻居。

    “这烟我之前看过,胡同对面那家店就有在卖,很贵的,还有这酒,也很贵,这小子怎么这么破费?”六爷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一眼就看出礼物价值不菲。

    林夏笑笑,国内确实挺贵的,但在西班牙,倒也不至于。

    “难得这小子还有这份心。”六爷挺受落地赞了一句。

    正说着,就看到胡同远处传来自行车铃声。

    “喏,回来啦!”

    正说着,就看到高大民夫妇俩一前一后,骑着一辆自行车过来,就停在他们面前。

    “你是林小姐吧?”

    林夏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有点心虚,赶紧站了起来。

    “伯父好,伯母好,我是林夏。”

    “别那么客气,高寒经常跟我们说起你。”

    林夏粉脸儿红了,有些好奇。

    经常说起,那都说了什么?

    “来来来,屋里坐,屋里坐。”

    说着,张小英就拉着林夏进了院子。

    高大民也推着自行车要进去,但六爷却在一旁喊住他。

    “诶,老高,到外面去吧。”

    高大民立即意识到问题。

    可不是吗?

    自家那情况,十平米的小租房里,摆两张床都满了,还怎么招待客人?

    这不是给自己儿子丢脸吗?

    “对,谢谢六爷!”

    可当高大民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子,却看到张小英已经领着林夏进屋了。

    这下想阻止都来不及了。

    “哎呀,这……”

    高大民把自行车往墙上一靠,一跺脚,赶紧也跟了进去。

    小租房不大,但收拾得也还算干净,就是杂七杂八的东西太多了,有些乱。

    林夏也没有像高大民和六爷所担心的那样嫌弃,反而对那些高寒从小到大睡的床,穿的衣服,以及那些张贴在斑驳墙壁上的奖状,很是好奇,不停地问着。

    张小英对自己儿子这个长得极为漂亮,谈吐又大方得体的朋友,显然印象极好。

    “林小姐,你先在这里坐一下,中午就留在这里吃饭。”

    高大民吓了一跳,自己家那口子的厨艺,他是心知肚明的,能拿出来招待人吗?

    可没想到,林夏却嫣然一笑,点头道:“好啊,麻烦伯母了。”

    “客气什么?”张小英笑着摆了摆手,让高大民留下来招待林夏,自己就出去了。

    得六爷照顾,他们在院子角落整了一个小厨房。

    高大民起初还有点担心林夏会嫌弃,可坐下来交谈了一阵后,他发现林夏应对很自然,没有半点丝毫的勉强和作伪,心里头也就放心了,对林夏的观感却更佳。

    “不好意思,林小姐,我们家……”

    “伯父客气了,这些高寒都跟我提过的。”

    “他……有跟你提过这些?”高大民倒是有些意外。

    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对她这么坦诚。

    “对了,伯父,之前高寒交代,让我带你们去看房子,我已经托朋友物色了几个地方,下午吃完饭,我陪你们过去瞧瞧,喜欢的话就买下来。”

    “好!”高大民点头。

    这件事情,高寒之前也提到过。

    “其实我们对房子也没什么要求,就只是觉得,别太远,最好起码得有两间房,以后他结婚了,有了孩子,正好够用。”

    林夏听着,觉得他们似乎不打算住新房子,而是继续住在这里。

    “伯父,高寒刚才还打电话来,他说要买两套。”

    “两套?”高大民吃了一惊,“这……”

    “有什么问题吗?”

    高大民犹豫了一下,再看看一脸真诚的林夏,说道:“林小姐,我们现在只够买一套房子的钱,这还是高寒之前寄回来不少,再加上我们平时攒的……”

    一个普普通通的外来工家庭,能够培养出一个大学生,那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了,要是再能攒钱,那平日里肯定得非常的节俭才行。

    林夏完全能够体会到高大民的心情,但却微微一笑道:“伯父,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

    可高大民怎么能不担心呢?

    “高寒说了,两套房子的钱他自己出了。”

    “他……他自己出?”高大民又吃了一惊,“他哪来这么多钱?”

    林夏觉得,高寒肯定没把事情跟自己的父母亲说清楚。

    “伯父,他现在新签了一份合同,折算成人民币,月薪二十万,按照现在北京的房价,他两个月就能买一套房。”

    “什么?”高大民整个人都从床上跳了起来。

    月薪……二十万?

    两个月就能买一套房?

    自己两口子辛辛苦苦了大半辈子,结果都还买不起一套,可自己的儿子两个月的薪水就能买一套,这……

    “他还说了,买了房子,装修了,你们就进去住,以后也不用去上班了。”

    高大民已经有些接受不能了。

    今天的惊喜也实在太多了点吧?

    “这……不上班,我们也不知道能干什么,总不能每天无所事事吧?”

    林夏微微一笑,这种事情恐怕还得高寒自己来劝才合适。

    高大民是个老实巴交的人,话题落在了房子上,自然就扯到了高寒。

    他们两口子对高寒倒也没太高的要求,尤其是到了现在,儿子在西班牙找到了一份好工作,自然不需要他们操心。

    唯一比较关心的,那就是结婚的事情。

    虽说才二十三岁,可要是在老家,那都是当爹的年纪了。

    等到张小英准备好了午饭,三人到小院子里,围着那张小木桌子吃饭的时候,再度聊起这些话题,那就更收不住了。

    一听说儿子要他们退休,两口子异口同声就是一个态度。

    行,高寒啥时候结婚生孩子了,他们就退休,专门在家帮忙看孩子!

    除此之外,没得商量。

    高大民两口子越说越欢,旁若无人的,可林夏在旁听了,却有些害羞,总觉得他们是不是有在暗示什么?高寒是不是跟他们透露过什么?

    张小英的厨艺确实挺一般的。

    高寒曾经开玩笑地调侃,说自己吃了老妈二十几年的饭,厨艺没见长进。

    虽是如此,但林夏还是很照顾张小英的心情,吃得比平时家里还多。

    吃完饭,林夏就开始帮忙收拾。

    高大民夫妇哪里肯,但她坚持,最终也只能由着她了。

    但两口子却暗地里互相打着眼色,都觉得这姑娘不仅长得极美,又有礼貌教养,人品也端庄,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姑娘。

    吃完饭后,收拾了一下,三人就出门看房子去了。

    …………

    …………

    当林夏陪着父母在看房子的时候,高寒却在马德里的酒店里蒙头大睡。

    昨晚上,从巴列卡斯球场离开,球队却没有返回马哈达恩达,而是到了马德里南部的一家酒店里聚餐,庆祝球队成功逆转,顺利晋级。

    不仅希尔父子、塞雷佐和保罗·富特雷等俱乐部管理高层都到场,就连一些马德里政商名流都到场庆贺,对球队的表现也是大为赞赏。

    按照高寒定下来的规矩,比赛结束后,第二天早上放假。

    所以,昨晚上的这一场庆功宴闹过了半夜,高寒更是被缠到了三点多,最后干脆也不回去了,直接就在酒店里开了个房间,睡了。

    喝了酒,睡得沉,一直到过中午了,才被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给惊醒了。

    一接通,高寒顿时什么睡意都没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