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七十三章 伏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这位恶霸土豪面前,大志不过是个高中生,心里跳得厉害,见管四敬酒,忙端了杯子和他碰杯。

    乐晨皱眉对管四使眼色,他来这里,自己和大志的气氛就没了,闹的人都不舒服。

    管四虽然喝高了,但心里还明白,见到乐晨神色不豫,忙赔笑道:“我这就走。”

    就在这时候,包厢门被推开,有人喊:“谁是乐晨,哥们来给你敬杯酒!”

    随着吵嚷声,从外面大咧咧走进一个光头青年,晃着膀子,大骷髅头的黑白T恤,满脸的嚣张,此刻明显喝多了,晃晃悠悠的,在他身后,跟着的正是大志方才还提到的体育班的赵默。

    “哎,哎?哎?!!”光头青年目光在厅内乱扫,不经意就看到了管四,连着“哎”了好几声,甚至还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满脸嚣张立刻消失,梗着的脖子也耷拉了下来,话都结巴了,“四,四爷,我,我走岔屋了好像,您在啊?”

    管四皱眉看着他,并不认识他,更没什么耐心搭理他。

    赵默看到屋里光景,也是一呆。

    光头青年叫刘威,开游戏厅的,也是街上的大混混之一,赵默和他沾亲,今天刘威请他吃饭,赵默喝了几杯酒,又想起看到了大志、彭小敏也在锦园酒店,上洗手间看到了乐晨背影,想来这几个人是在一起的,不由便发了几句牢骚,刘威当即就起了火,说来见见这个乐晨是什么人。

    赵默其实后来打听,知道乐晨有个亲戚叫高令伟当上了刑侦大队长,他跟大志这些高中生想法不一样,他在社会上常混,知道家庭关系代表着什么,所以,他今天并没有来招惹乐晨的想法,可又拦不住刘威,只好跟了过来,却怎么也没想到,畈城最大的大痞子在这屋坐着呢,赵默立时便是一激灵。

    “赶紧走赶紧走!”管四随意的挥了挥手,也懒得和这个走岔屋的小毛孩一般见识,虽然听着好像这家伙喊了“乐晨”的名字,但乱哄哄的可能是自己耳误,乐晨这魔王怎么可能和这样不上档次的玩意有瓜葛?

    刘威不敢多说,赶紧一拉赵默,陪着笑,灰溜溜便走,赵默惊惧的看了乐晨一眼,又赶紧收回目光,就怕被乐晨盯上。

    “好了,我也走了!乐总,您尽情玩,记我老四账上!”管四站起身,又笑着对大志、小敏拱拱手,施施然走了。

    大志和小敏大眼瞪小眼,又都看向乐晨。

    乐晨笑道:“通过沈丽丹认识的,这人处久了,感觉也不是太不堪。”

    “你小子,肯定瞒着我挺多事吧?”大志点着乐晨,有点不满了。

    乐晨笑着举杯:“等我以后跟你说,今天咱这也算成人礼了,不说这些晦气的话,来,我赔罪还不行吗?

    小敏也拉了拉大志,说:“就是,这些社会上的事,你就别问了。”估摸着和乐晨那个情若父子的高哥也有关系,难道高哥要高升局长了吗?大志单纯,可不琢磨这些东西。

    大志听乐晨肯自罚一杯,这才转怨为喜,方才最大的哀怨就是乐晨喝了两杯就不肯喝酒了,令他很不尽兴,此刻听乐晨肯喝酒,其它的就很快抛到了脑后。

    乐晨品着红酒,心里却兀自琢磨,今天自己身上肯定是要发生事端,难道是应在赵默还有那光头青年身上?还是因为管四而起呢?

    散场的时候大志喝的已经东倒西歪,大胖和嘎子正在面包车旁等着呢,马上就跑过来,说送“乐总和朋友回家。”

    见大志醉醺醺的样子乐晨也没有推辞,便叫小敏和大志上车,叫嘎子开车送她俩回家,自己走走溜达回去。

    小敏谢了乐晨一声,扶着大志上车,心里却是浮想联翩,看乐晨这意思,这脸面,只怕也是县里数一数二的公子哥状态了,难道那位高哥要被破格提拔为县长、书记什么的?

    隔着车窗对乐晨挥挥手,面包车已经缓缓启动,看着酒店金碧辉煌的大堂前乐晨的身影,小敏想想最开始对乐晨的印象,他的贫困,他在学校不显山不露水的低调,不由心下苦笑,这可多少人都被他骗了?不过大志能有这样一个朋友,可不是大志的福气么?将来毕业的时候说不定就能借上劲呢。

    ……

    看着面包车远去,乐晨转身便行,却不想,大胖跟在了后面,见乐晨目光看过来,大胖干笑道:“天太黑了,我送送您,您走您的,就当我不存在。”

    乐晨笑道:“只要不被人打冷枪,我是不怕的。”喝的有点过量,有个兴奋劲儿,忍不住调侃起了大胖。

    大胖脸色先是一变,见乐晨是开玩笑的样子,惊魂稍定,陪笑道:“是我胖子该死,乐总,乐爷,您就别拿我开涮了!”

    乐晨哈哈一笑,迈步向大道上走去。

    要说大胖还真是尽职尽责,一直跟在几步之外,也不打扰乐晨,就是跟着乐晨慢慢走。

    前方很快便进了一段黑漆漆的巷子,从这里去往福利院,路程比较近。

    巷子里虽有黯淡月光,但光线却比大道上暗了许多,两侧竹篓垃圾桶等黑影影影绰绰,甚显几分恐怖,若是一般人,这大半夜的,怕还不敢走这条路。

    走到巷子中间时,乐晨微微蹙眉,而跟在他身后的大胖突然紧走几步,不知道为什么,也算是刀口舔血的人,却突然头皮发麻,感觉全身嗖嗖冒冷风,情不自禁就赶紧追上乐晨。

    乐晨慢慢停下脚步,向四周打量。

    “妈呀!鬼!……”大胖突然怪叫一声,却又好像被掐住脖子的公鸡一般,怪叫声戛然而止,乐晨回头看去,却见大胖身子簌簌发抖,脸上露出极为恐惧之色,眼中迷乱,双手拼命挥舞挣扎,就好像正在跟什么极为恐怖之物搏斗,他张嘴看似大吼,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或许在他的意识里,他正在凄厉惨叫。

    乐晨哼了一声,伸手抓住了大胖的手,低喝一声“叱!”一股温暖气息便传了过去,同时右足猛地踢出,将旁侧树丫下垂着的用绳子吊住的瓶子踢了个粉碎,而本来紧盯着瓶子的大胖的眼神渐渐从迷乱中有了一丝清明。

    “小小障眼法!”乐晨冷笑一声,右手一伸,便抓住了旁侧墙壁上一团好似月照形成的黑影,往后一掀,便听有人惨叫一声,贴着墙壁的一条人影便摔在了乐晨和大胖的脚前。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