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六十九章 执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十点多的时候嫂子邱淑芳过来了一趟,说今天准备忙活一宿做个报表,想叫乐晨回家去睡。但见到小萝卜,听乐晨说小萝卜摔伤了需要人照顾,他想留下来,看用不用明早送医院,邱淑芳也就没多说什么。

    乐晨把小萝卜抱去了客房,叫小婉也睡在客房,他便回了房间,静坐了一会儿,又几次起来到客房外听小萝卜的动静,最后一次轻轻推开客房门时,隔着门缝,却见小婉正拿着那张黄裱纸痴痴的看,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

    第二天一早,乐晨早早起来到洗漱间洗漱,随即便听到门外脚步声响,传来轻轻敲门声,乐晨去拉开门,却见外面站着小婉,她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水盆,眼睛不敢向乐晨看,小声说:“我……,我给您接的热水……”

    乐晨忙接过她手里的盆,若不然,她小小的身子偌大的脸盆,满满一盆水,真怕时间长了她端不住摔个好歹。

    “我写的那个字,看了一晚上,你有什么心得啊?”乐晨一边用热毛巾敷脸一边随意的问。

    “我,我也不知道,但是看得时间长了,我就怕,感觉在看一座火山一样……”小婉显得更为局促,脚尖不安的扭动,就怕这位大哥哥神仙觉得她既蠢笨又胆小。

    哦?乐晨默默点头,那副图案是古书符箓篇里的一个小法门,说是“灵根本源流,仙景凝未开”。

    按照古书所说,这符箓的用途却是一些旁门修士收徒时用来称量所收弟子的灵根的。

    想了想,乐晨微微点头:“那幅字你烧了吧,以后睡觉前每天琢磨琢磨,等你再有什么感悟的时候告诉我。”

    听到乐晨叫她烧了那幅字,小婉小脸一白,觉得自己肯定做错事了,但是,又不敢问,更不敢哭,只是小声答应了一声。

    “想来你算是极有慧根的了……”乐晨随即摇摇头,说了她也不懂,实则自己又懂多少了?

    沉吟了一会儿,乐晨说:“来,我教你点锻炼身体的窍门。”自己脑子里的炼神术只是意会,要说言传也不知道如何描述,何况法不轻传,便是可以言传身教,这炼神术却也不能轻易就教授给别人,但自己以前修炼的那种基础的导气术却是可以教给小婉的,这导气术可比现在流行的气功高出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以小婉的体质,想来是可以学习的。

    其实这导气术乐晨也曾经想教给姥姥和大舅,毕竟强身健体是可以的,但是最后无奈放弃,不是姥姥和大舅信不信的问题,而是他们第一步都做不到,怎么都找不到适合修行之人体内生下来本该就有的一丝灵息。

    小婉却是身上有灵气波动,用那测灵符的效果也极好,修习导气术是没有问题的。

    乐晨对她身体的情况很好奇,也想知道她修炼导气术后会有什么影响,当然,小婉的品性极佳,这也使得乐晨教她导气术没有什么顾虑。

    导气术其实很简单,只是简单的感应灵息引气入体之法,而且只要入门便靠个人悟性了,主要便是普通人根本无法入门,小婉听着乐晨讲解,小声问:“这是一种气功吗?”

    乐晨笑而不语。

    “啊呀啊呀啊呀”小萝卜突然扭着身子走了过来,比比划划对小婉怪叫,他混昏昏沉沉睡了一觉,刚刚醒来,从客房里迈着画圈的怪步走出来。

    乐晨走过去搭脉,小萝卜却是对陌生人极为敌对,反想推开乐晨,但他又哪里推的开?

    “嗯,没什么事了,你带他回宿舍吧。”乐晨手指在小萝卜脉搏上稍碰即回。

    “好。”小婉小声答应。

    看小婉哄着小萝卜走到门口的时候,乐晨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小婉,我传你的是一种修身养生的自悟之法,一切还要你自己体验,如果你以后看到什么幻觉异象不要怕,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小婉一呆,她虽然年纪幼小,但神秘鬼怪的故事自然听过不少,乐晨的话她也懵懵懂懂,心说难道大哥哥神仙不是觉得自己愚笨?而是在教给自己本事?心下不敢相信,但乐晨语气平和,却也令她小心思窃喜,当下喜气洋洋的哄着小萝卜走了。

    ……

    走出孤儿院的时候乐晨吓了一跳,却是高哥高令伟正骑着自行车过来,乐晨刚要开溜,却被高哥喊了一声:“乐晨,站住!”

    乐晨无奈,便耷拉着脑袋走了过去。

    高令伟脸色很严肃,但却没有训斥乐晨,而是从公文包里摸出一封信笺递给乐晨:“这是孙大有写给你的信,昨天晚上到的我手里,他已经被执行了……”

    乐晨微微一呆,伸手接过来,见高哥审视的看着自己,便又耷拉了脑袋。

    “看信吧,你和孙大有的事情,改天你必须给我说清楚!”高令伟说着话,骑上自行车走了,显然现在不想谈这件事,孙大有虽然是罪有应得,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高令伟也不愿意这时候破坏孙大有和乐晨之间的羁绊。

    乐晨推车走到一旁,便从信封里抽出信瓤来看,他知道高哥自然不会在乎自己什么隐私,早看了这封信,至于信从看守所传出来的时候,更不知道被多少人看过,这封信可以说是完全透明,孙大有也不会写什么隐蔽的事。

    果然,在信里,孙大有只说自己一直惦记自己的姐姐,她早年便流落在外,如果天可怜见乐晨能遇到他姐姐,请代为照顾云云。

    虽然他没明说,但想来是他觉得以乐晨的本事,肯定能找得到他姐姐的。

    当看到信中孙大有提他姐姐的字眼时,乐晨突然便觉得一阵心惊胆战,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好一会儿,这种心怵的感觉才消失。

    乐晨沉吟了一会儿,又继续看信,想起孙大有其人其事,虽恶贯满盈罪有应得,却也有其可怜之处,心里百般滋味,惆怅好久,方自离去。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