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六十二章 狐假虎威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王庄小学大院变成了热火朝天的施工工地,新建的福利院已经渐渐现出雏形,临近教室的那片原来的林地也作为植物园被刺槐篱笆圈了起来,这倒很合乐晨的意,用篱笆圈起来低调而又颇有效果,若是围了院墙,那才会令人心生疑惑呢。

    带着大黄在工地四周转了一圈,乐晨心里暗赞沈丽丹和管老四的效率都不是一般的高。

    大黄还是一瘸一拐的,便是乐晨用了自己现在所能配置的最好的灵药,但它的伤势也不是那么容易痊愈的,不过大黄的精神头很好,跟在乐晨身边,哈哈吐着舌头,显得极为欢快,对陌生人,它还是那么警惕,在它眼里,或许这世界上的人类只有它的主人才是值得信任的。

    中午的时候乐晨和曹柯文曹行长通了个电话,曹行长说了,他托关系已经跟孟军父亲打了招呼。

    乐晨琢磨着这件事儿本来孟军就不见得跟其父讲,毕竟是他首先要雇凶伤人,现今又有曹行长的关系打招呼,最起码孟军想从官面用伤人的借口来对付自己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不从官面走的话,自己可就不怕他了。

    那张欠条,自也不会是一张白条。

    一边走乐晨一边沉吟,又想刚才出门时,姥姥还问黛儿有没有消息,现在姥姥和大舅已经接受了黛儿跟亲人相认离开的事实,只是这家人如此不近人情,令姥姥有些气闷。

    这两天乐晨也通过沈丽丹的关系想查一查黛儿亲人的情况,本以为他们既然现身来了畈城总有蛛丝马迹可循,可是沈丽丹那边却没有查出任何端倪,便是乐晨耗费极大的心力排盘,得到的结果也是一团混沌。

    黛儿,是真的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何年才能和她再见,或许,只能等她主动联系自己了。

    乐晨正叹息,却见在对着工地的操场上,有一行人,看起来,是电视台的记者还有几名官员,外围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群。

    乐晨微微一怔,担心出什么事情,便拍拍大黄脑袋叫它在外面老实待着,乐晨则挤进了人群,听了几句才明白,原来是民政局一位姓王的副局长在接受采访,在摄像机面前夸夸其谈,新建的福利院变成了在局班子以及他个人“引导和鼓励”下民间企业家的慈善行为。

    旁边围观看热闹的人不少,大多是王庄的村民,都认识乐晨,有的是看着乐晨光屁股长大的,但乐晨一直表现的比较孤僻,是以也没什么人跟他打招呼。

    咦?乐晨微微一怔,才发现他旁边隔着个看热闹的妇女,却是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是那有个残疾弟弟的小女孩,曾经在锦园大饭店外和乐晨说过话,乐晨还因为她差点打那个胖保安一顿。

    小女孩此刻正全神贯注的看着摄像机前讲话的王副局长,眉目如画的秀气小脸有期待,也有不安,她带着补丁的花布衣服干干净净的,却更显得秀美斯文。

    乐晨移开目光,看了会儿拍电视的热闹,正准备挤开人群离开时,却发现那小女孩儿凑到圈里一个中年男人面前,小声说着什么,那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是民政局工作人员,小干部之类的,站得离摄像机远远的,帮着维持秩序给王副局长递资料等等杂活,在摄像机画面里,是完全看不到他的。

    中年男人开始应付了小女孩几句,看起来颇不耐烦,但小女孩儿一直说,好像还哭了起来,中年男人怕影响正拍摄的王局长,便对小女孩儿做手势,两人一前一后,挤出了人群。

    虽然离得很远,但乐晨凝神听去,还是能听到两个人在说什么。

    那民政局的中年干部正在训斥小女孩儿:“哭什么哭?政策在这儿呢,你哭有什么用?你和你弟弟就是不符合进福利院的政策!”

    “叔叔,为什么呀?我弟弟、我弟弟每天都挨饿,李婶现在都糊涂了,快认不出我是谁了,我和我弟弟还有李婶都来福利院不行吗?”小女孩抹着泪,哽咽着说。

    “李桂琴那是老年痴呆,局里去年就不和她签合同了,当时安排你和你弟弟去市里孤儿院,你非得说要照顾她,人家有儿有女的,用你照顾吗?再说市里刘总说收养你,你为什么不同意?知道当时我们工作多被动吗?你这么有主意,以后自己想办法,少来烦我!你现在赶紧走,再不走我送你去收容所,叫你和你弟弟做苦工去!你弟弟还是黑户吧?户口都没有,还挑肥拣瘦的,真是麻烦!”中年干部冷哼一声,便回身进了人群。

    看着小女孩儿在那里抹泪,想去追那中年人又不敢,乐晨心里轻轻叹口气,看着这小女孩儿,他突然想起了黛儿,想了想,便挤出人群走过去。

    “乐总……”旁侧,突然有人谄媚的打招呼。

    乐晨转头,却是人群中嘎子也正看电视台录节目的热闹呢,此时满脸谄媚的笑。

    涛子、大胖和嘎子是曾经和乐晨交过手的三个痞子,其中涛子是主力,大胖动了猎枪,至于嘎子,身份和涛子、大胖不是一个等级的,战斗力也极为有限,被乐晨扔麻袋一样甩地上后基本就没有再站起来。

    但是作为涛子的亲信,又参与过围殴乐晨的事件,看来嘎子比一般痞子知道的事情多得多,此刻一张驴脸拼命的挤笑脸,就好像见到了亲祖宗一样。

    福利院工程是乐晨的施工公司在做,当然,名义上还是管四的公司,所以涛子、胖子、嘎子等也时常来巡视。

    乐晨对他点点头,便走向了小女孩儿。

    “别哭了,你叫什么名字?”乐晨拿出手帕递给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抬头,见是乐晨,小脸微微一红,用衣袖抹去眼角泪痕,却也不敢接乐晨的手帕,垂头看着脚尖,“我,我叫小婉,阮小婉……,谢谢哥哥,上次帮了我……”她虽然来南江时间长了说的是南江话,但带着粤西女孩儿特有的绵软口音,极为悦耳。

    乐晨柔声说:“你不用怕,等福利院盖起来,你和弟弟还有李婶都过来就行了。”从小女孩儿和那民政工作人员的对话听得出,小丫头极为善良,她和弟弟应该是在公立福利院黄摊子后被民政部门安排给了一个姓李的大婶照顾,但这位大婶患了老年痴呆,家人也都不管她,民政方面也解除了和李婶签的代为照管孤儿的委托协议,也就是不再给李婶发那每个月的几十块钱了,小丫头却不愿意离开李婶,变成了她照顾李婶,甚至市里有有钱人想收养她她都给拒绝了,也实在难得。

    这令乐晨不禁有些喜欢她,何况她和她弟弟生活确实很苦,看到她俩就想起了家里胡力他们,自己做这个福利院,初心是为了逝去的母亲,而母亲,可不就是为了这些孩子?

    “嗯。”听乐晨的话,小女孩儿答应了一声,并没有表现的很兴奋,乐晨的话在她听来,想来是好心人安慰她而已。

    随即小女孩儿眼圈有些红,低声说:“谢谢哥哥。”偷偷看了乐晨一眼,看来仅仅是一句安慰,也令她感激不已。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