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五十八章 家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晚上一家团聚的时候乐晨还在琢磨黛儿的事情,兴致不太高,黛儿对他来说,和亲妹妹无异,现在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和家人走了,令人心里很是郁结,而怕姥姥和大舅扫兴,黛儿的事乐晨暂时没告诉她俩,只说黛儿去市里和认亲的父母来见面了,是沈丽丹的朋友送去的,叫大舅和姥姥不用担心。沈丽丹自然也配合他,他怎么说便怎么是。

    “黛儿要真能找到她家里人就好了。”姥姥半喜半忧的嘟囔着,看来这小丫头虽然在她看来是外人,但毕竟有了感情,令她今天一直恍恍惚惚的。

    今天人特别多,高令伟、邱淑芳两口子,姥姥、大舅加之乐晨、沈丽丹,还有胡力、来喜儿等四个孩子,满堂堂坐了一桌。

    可能一来因为黛儿的事情搅乱了思绪,二来今天太热闹了,所以等坐上桌开始吃饭姥姥还没搞明白沈丽丹的身份,所以当邱淑芳笑呵呵说:“姥姥,晨晨的女朋友漂亮不?她今天来给您买补品就花了上千呢,都是从市里买的国外高档货,咱虽然不在乎钱多钱少,但是她的心意不是?”

    晨晨女朋友?姥姥听得怔了一下,她惊讶的看向沈丽丹,还以为这个时尚洋气的女孩儿是小高小邱的朋友呢,怎么是晨晨女朋友?

    在这种场合沈丽丹是有些尴尬的,尤其是想到在乐晨家里,肯定盛传的是自己追他的故事,想想脸就烫,可这时候,她只能硬着头皮对乐晨姥姥露出恭敬甜美微笑:“姥姥您好,我叫沈丽丹。”其实刚刚登门的时候已经自我介绍一次了,但当时好像因为走了个孩子姥姥精神有点恍惚,所以没太听清她说什么。

    啊,姥姥就吃惊的看向乐晨,乐晨挠挠头,呵呵干笑了两声。

    大舅陈大柱来的晚,刚刚上桌,听到这里也是一怔,不可思议的看向沈丽丹,从他进屋,可是没敢认真打量这个艳美逼人的丽人,人家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透着都市白领的精致,明显和扒拉土疙瘩的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人。大舅一直也不敢看人家,更别说和她说话了。

    现在听说这丽人是外甥晨晨的女朋友,陈大柱也吃惊的呆住。

    胡力小眼睛眨巴眨巴的,小声嘀咕,“大哥的女朋友,我要叫嫂子吗?”

    正值桌上安静之时,胡力的话可被大家听了个清清楚楚,沈丽丹俏脸火热,咬了咬牙,偷偷瞪了乐晨一眼。

    乐晨咳嗽一声,说:“来来,吃饭吧。”

    大舅这才会意,说:“吃饭吃饭,晨晨,你多照顾你的女朋友。”他拙嘴笨腮不会说什么,但这桌上高令伟、邱淑芳是客人,姥姥又是长辈,只能他张罗饭局。

    幸好很快邱淑芳接过话题,问起沈丽丹爱吃什么菜等等,慢慢桌上气氛融洽起来。

    姥姥忍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看着沈丽丹问道:“姑娘,看你的样子,不是本地人吧?是市里的?”怎么看,外孙这个女朋友都太高端了,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对老人家的话,沈丽丹赶忙脸色郑重的回答:“姥姥,我是畈城人,做点小生意。”

    姥姥点点头,心里嗯了一声,原来是个体户,还好,说呢,要是有正式工作,人还这么漂亮,就算谈感情的时候冲动,可跟晨晨肯定长不了。晨晨虽然小高那边说有门路送大学去,可还不见得怎么回事呢,万一再去不了大学,只能回家种果园,和人家上班的也太不般配了。

    不过就算这姑娘是个体户吧,长得这么俊俏,晨晨能守得住吗?现在年轻人都爱自由,讲究自由恋爱,可真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就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了,人姑娘家里也不会同意啊!

    姥姥想着,心里沉甸甸的,可看外孙一脸幸福的样子,又不忍心再往深里想,晨晨这孩子命多苦啊?好不容易有点高兴事儿,自己就不能想点吉利的吗?

    至于外孙是学生身份什么的,姥姥倒没有多想,因为乐晨这两年一直忙农活管理桃园,和村里那些没上高中的孩子差不多,那些孩子在村里来说也差不多算成年人了,有比乐晨稍大一两岁的已经结婚了,不领证而已。

    乐晨自不知道自己怎么在姥姥眼里很“幸福”,他只是埋头吃喝,并不多说什么。

    散席后沈丽丹又坐了一会儿陪姥姥说了一阵话才离开,她倒是尽职尽责保证自己的角色没得挑,果然,把她送走后,邱淑芳回来就把她猛夸了一通,乐晨只能笑着说是是,她是漂亮能干人又好,谁娶了她那是祖坟冒青烟。

    邱淑芳又笑着对姥姥说:“姥姥,晨晨这女朋友可是百万富翁呢,我都沾她的光有新工作了。”这些话自然不能当着沈丽丹的面讲,不然也显得太不讲究。

    姥姥听得又是一呆?以为自己耳朵背了,问:“她挺有钱哪?”

    邱淑芳笑道:“是,估计怎么也得有个几百上千万,这样啊,人家做善事开福利院就投资两百多万呢,您说她有多少钱?”又笑着对大舅陈大柱说:“舅,人丹丹说了,这个福利院我当院长,你当副院长,咱俩工资都一样,一个月一千,我可替你答应了啊!”

    啊?大舅也愣了,心说还有我事儿呢?早听晨晨提过,要自己去做什么福利院副院长,原来是这么回事。

    姥姥看向高令伟,高令伟也苦笑点头,说:“沈总是咱们县的大能人,也是大名人,这个差不了的。”

    姥姥就不言语了,可是,也没有表现的有多高兴或是多激动,她看着乐晨,眼里却都是担心,显然,这件事完全是她想象不到也掌控不住的,令她有些害怕。

    大舅陈大柱同样觉得事情太不可思议,闷着头不知道思量什么。

    邱淑芳知道她俩的心情,她当初何尝又不是如此,要说沈丽丹对晨晨是真好,而且爱屋及乌,还每个月给桂香一千块钱叫桂香交给姥姥,这事晨晨还瞒着姥姥呢,告诉自己是叫自己跟他高哥说声,省得他高哥刨根问底的揭穿这个善意的骗局。

    叹息着,邱淑芳又婉言劝慰了姥姥和大舅一番,说了一阵话后和高令伟离开了。

    见没了外人,大舅心里叹口气,他很担心,但又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外甥说,毕竟自己这个大舅很没有本事,到现在还打光棍呢,有什么资格管外甥的事呢?

    好似知道大舅在想什么,乐晨轻声说:“大舅,我会小心的,你和姥姥放心吧。”但他旋即微微皱眉,往院外瞥了一眼,说:“我去果园看看瓜田,回来再跟你还有姥姥说说我跟沈丽丹的事。”

    大舅和姥姥心里都叹息,两人都感觉这件事太匪夷所思,心里都担心乐晨,但是却又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很有种无力感。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