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五十七章 意外之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高令伟破获本县多桩连环命案以及勇擒A级持枪通缉犯的消息在某些灵通人士嘴里流传的时候,原王庄小学的旧大院已经有施工队进驻,破土动工,这里将要盖一座儿童福利院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因为已经有一户本来跟民政局签订合同代为照顾孤儿的家庭已经接到通知,合同今年夏天到期后不再续签,他们代为照顾的孤儿会被送进新落成的儿童福利院。

    黄昏时分,乐晨从高哥家里溜了出来,刚才和嫂子邱淑芳唠了会儿嗑,现今嫂子已经渐渐进入了状态,昨天时还和沈丽丹一起面试了从外地特聘的几名特殊护理人员,就是有一定照顾残障儿经验的爱心人士,她们主要是起一个引导的作用,利用自己的工作经验教授本地工作人员怎么照顾特殊的残障儿。

    眼见快到了高令伟下班的时间,乐晨便溜了出来,高考在即,乐晨反而落得一身轻松,去不去学校也没有老师管了,肯定考不上大学的学生,老师们现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来上学最好,去了学校,还怕给那些有希望上大学的学生捣乱呢。

    乐晨脖子上,多了一只绿色鸡形玉坠,这枚玉坠本来里面有气泡杂质形成的图案,浑浊一团,现今却变得晶莹剔透,若是乐晨不说,谁也看不出这枚玉坠就是曾经挂在孙大有脖子上的那一枚。

    只有乐晨知道,这枚玉坠看似比在孙大有持有的时候变得名贵了许多,但实则里面阵法已经消失,阵法中禁锢的灵气或者说有益人体的粒子已经被自己吸收,换个科学的说法,是那有益的粒子已经与自己身体形成共振,刺激了自己的精神力飞速增长。

    现在这个玉坠,放在玉器市场肯定会卖出比以前高得多的高价,但在乐晨眼里,却没了太大的价值。

    想来是因为其阵法本就残破不全到了年限,是以遇到自己这个修行者稍一引导,其内蕴的灵气便被自己吸收了,现在这块玉,也变成了凡物,却没办法雕琢阵法以及进行研究了。

    不过玉坠戴在脖子上,令乐晨颇觉心清神明,想来对乐晨这个特质的身体还是有些裨益的。

    乐晨摸着玉坠不由琢磨,看来想加快修炼速度却不是每天枯坐便可以的了,却是需要寻找类似的灵物吸收里面的灵气,才能令自己的修炼事半功倍。

    桃园阵眼中心结的那几颗青桃同样蕴育有灵气,只是就那么囫囵吃下去好像暴敛天物,自己怎么加工一下再服用呢?

    “乐晨,你给我站住!”一声呵斥令正胡思乱想的乐晨怔了一下,迎面走来的高大身影正是高令伟,不管别人如何感受,在乐晨心里,这条高大身影实在如高山一般巍峨。

    “你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张雷的事到底怎么回事,还有孙大有自首,我怎么听说你找过他?”高令伟蹙眉看着乐晨,最近这段时间,乐晨一直躲着他,抓都抓不到,高令伟本身也忙,还没来得及和乐晨详谈。

    “我,我也不太清楚,跟你去东营,我现在回忆,就跟做梦一样,有的事都记不太清楚了……”乐晨挠着头,含糊不清的嘟囔,他隐隐感觉,自己的事,家人知道太多了只怕会招来灾祸。

    高令伟狐疑的看着乐晨,随即轻轻叹口气,好像自己越来越不了解晨晨了,可说起来,自从师傅去世后,自己又何尝真正走进过他的内心?

    想着高令伟的语气柔和下来:“昨天我去市里汇报工作,和你葛叔叔见了一面,你这段时间还是要抓紧时间学习,高考成绩争取考高一点。”本来和葛大成说再带乐晨过去叫他看看,但葛大成说不用了,就当他已经看过了,这个忙他违背原则也要帮,叫世侄等着领入学通知书就是。

    但这些话高令伟自然不会跟乐晨讲,在高令伟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小时候聪颖无比的乐晨能在高考时突然开了窍,令人刮目相看考出个逆天的成绩,但是高令伟也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奢望。

    “哦……”乐晨点点头,想想上体院也很好,最起码课程安排会宽松些。

    “唉,你去吧……”高令伟摇了摇头,突然又想起来,说:“对了,你嫂子和你说了吧,今晚沈总……”说到这里高令伟顿了下,但他还是不习惯称呼沈丽丹的名字,顿了下说:“晚上都去姥姥家,咱们聚聚。”

    乐晨微微点头,嫂子邱淑芳已经答应做福利院院长了,再把姥姥和大舅安置好,家里也就没什么可牵挂的了。

    ……

    回到家里,却见院里大槐树下,胡力正满脸焦急的好像等什么人的样子,看到乐晨回来,就快步跑过来,急急的说:“哥,哥,黛儿不在了,她走了……”

    乐晨初始没在意,随口问:“她走了?去哪玩了?”

    “我,我不知道,我就是知道她走了……”胡力语无伦次的,满脸的惶急。

    “啊,她留了一封信,说,说是给你的……”胡力说着,一阵风似的跑进屋,不一会儿,就拿了一张纸笺跑出来,还险些被门槛绊一跤,看起来,这小家伙失魂落魄的。

    乐晨拿过信,翻开看,却见娟秀的几行小字,以前没见过黛儿写字,但是乐晨却能感觉到信里黛儿的气息,毫无疑问,这是黛儿亲笔写的。

    “少爷:我找到家人了,也想起以前的事了,您保重,姥姥也要保重身体,大力、来喜儿……”隐隐的,好似她还没有写完便被人阻止了,信纸上兀自挂着泪痕,可以看得出,黛儿写这封信时是多么难过。

    “她家人来了?”乐晨怔了一下,倒是早就在江南那边热销的晚报上登了寻人启事,也将黛儿的照片放了上去,却不想,真找到黛儿的家人了。

    “我,我不知道,黛儿就给了我这封信……”胡力迷茫的摇头。

    乐晨更是一怔:“你没见到她的家人?”

    胡力又迷迷糊糊的摇头。

    乐晨微微蹙眉,这可奇了怪了,要说谁家孩子丢了这么久被找到,她的亲人还能不见见照顾孩子的好心人,就这样把孩子带走了?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但看黛儿信里话虽不多,但却绝对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而且黛儿以前是忘了怎么写字的,现在看,她恢复记忆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

    “哥,我们是不是以后看不到黛儿了?”胡力眼里含着泪水,可怜巴巴望着乐晨。

    乐晨心里轻轻叹口气,揉揉胡力脑袋,强笑道:“没事的,等你长大些,我带你去见她。”心里,却回想着和黛儿相处的一幕幕,想着她的围棋棋艺,想着她对自己“少爷”的称呼,想着她特异的体格,隐隐有了些想法,但是又拿捏不定,只能心下叹息。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