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五十六章 玉坠奇效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屋里被叫到院子时孙大有醉醺醺的,村长训斥了孙大有几句,叫他老实点,别喝多了耍酒疯,对两位警察同志要有问有答什么的之后,便告辞离开,苏岚随即也对乐晨一笑,说:“交给你了,想问什么话就问,我车里等你。”

    乐晨点点头,余光瞥到了孙大有眼里的一抹警惕。

    孙大有家极为破败,低矮的院墙有的地方已经坍塌,可以清楚看到停在院外的墨绿越野车。

    四十多岁的孙大有一直未婚,在村里来说就是老光棍,这种人在农村极为受歧视,就是小孩子都会被家长叮嘱不要和这种老光棍说话。

    而且孙大有身边更没有一个亲人,父母早逝,只有他光棍一个生活在村里,听说倒是以前有个姐姐,但幼年时就不知所踪。

    孙大有平日的社交圈子,看来也就是酒壶为伴了,只怕便是和人说话都少。

    所以,不知道是不是苏岚方才在场的缘故,孙大有脸一直通红,手脚都没地放,等苏岚走了出去,他才稍显正常了些。

    看到孙大有脖子上的玉坠不见了,乐晨若有所思。

    “你也是警察?”孙大有先开了口,目光里带着怀疑。

    “我算是帮忙的吧。”乐晨含糊其辞的说,他说是帮忙的也说得通,但在畈城,习惯将派出所里的协警、联防员等等称作“帮忙的”。

    孙大有看来以为这个“帮忙的”是后一种情况了,就抿上嘴,不说话了。

    “你那个玉坠呢?能不能跟我说说,它到底怎么用?你会用是吧?”乐晨突然问。

    突如其来全无提防的一句质问,令孙大有如遭雷击,他呆了下,结结巴巴道:“什么?什么玉坠?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见他反应,令乐晨心里更加笃定,轻轻伸出左手,说:“我起一课算算看。”说着话,拇指轻动,顺时针点击除小指外的其余三指不同的部位,便如蜻蜓点水,看在人眼里,动作好似很简单,又好似很繁复。

    这在占卜术中有名目,有金口诀、天盘诀、北斗诀等等,而民间就俗称为掐指一算了。

    看到这一幕,孙大有脸色大变。

    “流连水玄武,谋事主二八,今日乙酉日,寻物将丑午……”

    乐晨有感而发,嘴里念念有词,随即凝目,微微点头:“玄武位北,丑土午火,北方生火之地?”目光向孙大有背后堂屋望过去,随即微微一笑,“原来孙老哥把玉坠藏灶台里了?”

    孙大有目瞪口呆,又惊又骇,一时说不出话来。

    乐晨收了手法,坐直身子,正色道:“孙老哥,你这个玉坠到底什么来历,能跟我说说吗?”

    盯着乐晨,孙大有惊惧无比,脸色变了又变,嘴巴动了动,却发不出声音。

    乐晨不说话,只是默默看着他。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你会特异功能?”孙大有脸色煞白煞白的,酒意早已经全消。

    “就算是吧。”乐晨点点头,心里多少有些失望,还以为孙大有也有什么秘密呢,但看来,不是那么回事。

    “那,那……我,我的事你都知道了?”孙大有结结巴巴的,脸色更白。

    乐晨不动声色,微微颔首。

    孙大有立时便如泄了气的皮球,退了两步,失魂落魄的坐在了石墩上。

    乐晨摇摇头:“我就是不明白,那个玉坠……”

    “我也不清楚……”孙大有凄然一笑,此时的他,慢慢坐正,眼神有着悲哀,有着某种狂热,却再不似那醉醺醺的乡下醉汉模样。

    “玉坠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据我父亲说,我家祖上是湘西赶尸人,玉坠是祖传圣宝,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可以镇压僵尸……”孙大有梦呓般的呢喃着,说起往事,脸上渐渐有了光彩。

    “我一直不信的,直到五年前,我,我失手杀死了王三爷……,我当时好怕,怕他变了鬼找我,所以,所以我就拿了玉坠想辟邪,按照我父亲给我讲的故事,用玉坠蘸了他的血塞到了他嘴里,没想到……”孙大有轻轻摇头,“没想到我祖上传下来的真是个好东西呢,虽然我不知道有没有僵尸,也不知道它能不能镇住僵尸,但它让我逃过了一劫,王三爷的尸体突然间就变得冰冷僵硬,当时我吓呆了,赶紧拿了玉跑了,可后来才发现,公安们将王三爷的死亡时间向前推了十几个小时,所以,我没有了一点嫌疑……”

    乐晨轻轻点头:“以后你就用同样的办法,杀死了李茂才一家和刘大爷老两口?你现在喜欢杀人了?”现在已经可以断定,这个村子五年前的命案、三年前的灭门案以及昨夜的双尸案,凶手都是这孙有才。

    “才不是呢?你不要以为我是个疯子!”孙有才语调高亢起来,他咬着牙:“我父亲的死,王老三、李茂才和刘老大都脱不了干系,他们都批斗过我父亲,说我父亲是装神弄鬼的封建余孽!是神棍!我父亲不堪凌辱上吊自杀!很多人都忘了这些事,可是我记得!我永远不会忘记!”

    人们习惯遗忘悲剧,可是,很多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乐晨沉默了一会儿,问:“那李茂才的家人呢?”

    孙有才一滞,长长叹了口气,“算他们倒霉,没想到他们会回家……”

    乐晨深深看了孙有才一眼:“你还是迷恋上了杀人的感觉,是吗?”在刚刚获得超出寻常人的能力时,乐晨同样曾经险些迷失,对孙有才的心境,他多少能体会到。

    孙有才慢慢低下了头,“不管怎么说,我终于被抓了,也解脱了,你信不信也好,我一直在等这一天……”

    乐晨点点头,沉吟了一会儿,站起身:“明天,你去刑侦大队找一个叫高令伟的自首。”

    孙有才一怔:“你不抓我?”

    乐晨轻轻摇头:“没有证据,我抓你有什么用?不过我也不怕你跑掉,你自己不愿意伏法的话,我会再来找你,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

    孙有才怔怔看着乐晨,眼神有些恍惚:“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别看我家以前赶过尸,但听我爷爷说,那都是骗人的,我祖上不过是背尸客而已,可是,那玉坠,还有你……”

    “你就别管我是什么人了,记得自首。”乐晨不欲跟他多说,看得出,这个孙有才,实则便是活着,也是行尸走肉而已,或许,他很想跟人聊聊,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今天,对他来说,确实是一种解脱。

    本来自己想用秘术逼他说真话的,但却完全没必要了。

    不过这次来,乐晨不免有些失望,本以为,还能寻到同道中人令自己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的另一面,可惜,结局却很无奈。

    但是乐晨相信,这个世界肯定不会是普通人看到的样子,自己这样的人,一定存在的。

    “那个玉坠,你拿走吧,在我手里,糟蹋了它。”孙有才摊摊手:“我就算拿了它给警察讲故事,谁会信呢?反而会当我精神病,放心吧,我明天肯定去自首,所有作案细节我能说得清清楚楚,尸体的事情,他们也一定能找到个可以接受的理由。”说着,孙有才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乐晨微微点头,孙大有便是不说,那神秘的玉坠他也不想放过,想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他脚步一顿,回身便进了堂屋,在灶台口处手一伸,一团灰扑扑东西便入了手。

    突然,乐晨身子一震,就觉得入手温润处,一股温和的气息慢慢浸透进他身体,接着这股气息便变得炙热无比,竟然要在他身体内横冲直撞起来。

    乐晨大吃一惊,不及多想,急忙默运炼魂诀,将这股炙热气息引入后脑处,勉强压制住它将它慢慢炼化,而这股气息倒并不暴戾,乐晨稍加控制便随着其用功路线在后脑处盘旋往来,又慢慢变成微微刺痛的感觉刺激着乐晨的脑皮层,渐渐消失不见。

    嗯?乐晨灵机闪处,却蓦然发现脑海里那神魂星,光芒微微泛白,却比之昨晚还黯淡无光的情形活跃了许多。

    这,怕也抵得上自己几年修行了吧?

    乐晨愣了又愣,瞥到孙大有疑惑的看着自己,随即知道自己不是多想的时候,向外便走。

    外面苏岚见乐晨走出来,也不多问,打火起车。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