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五十三章 蹊跷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院落不大不小,是南江地区典型的农家院,地坪前面,栽着豌豆、西红柿等蔬菜秧子,而在院墙墙根处,蹲着蔫巴巴一个人,四十多岁年纪,小眼睛滴溜溜乱转,脸上有些惊恐之色,看起来就是本地土里土气的一个农夫,而且,通红的酒糟鼻显示他有嗜酒的习惯。

    小刘在旁边低声跟苏岚汇报,说这人就是发现案发现场的第一人孙大有,已经排除了他是犯罪嫌疑人的可能性,因为根据法医老吴对现场初步勘探,根据两位死者的尸僵情况,判定死者已经死亡超过十二个小时,而孙大有中午之前还在县城,中午回来便跟人喝酒,一直到傍晚都有人证,所以排除了他作案的可能性。

    小刘更叹口气说,很多村民都来过现场,所以现场环境遭到了破坏,老吴暂时也找不到什么线索,准备把尸体拉回局里做进一步的解剖检查。

    苏岚听着点头,打量了几眼孙大有,便不再留意。

    乐晨同样在打量孙大有,随即微微一怔,不由走上了两步,却是孙大有脖子上挂的玉坠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玉坠看起来是十二生肖本命玉坠,报晓公鸡式样,但是成色很杂,绿意中有些浑浊,玉讲究质地细腻、光泽滋润,夹有杂质不是不行,但最忌讳就是色泽干枯、灰暗呆板,孙大有佩戴的这块玉却很复杂,明明看起来不是什么好玉,但偏偏令乐晨升起异样感觉,莫名的被吸引。

    见到乐晨盯着自己脖子上的玉坠,孙大有略显紧张,佝偻下蹲的身子向后挪了挪。

    乐晨却又走上前几步,紧盯着那玉坠,心,突然剧烈跳动起来,玉坠浑浊的绿意中,那些好似气泡形成的杂质竟然隐隐形成了一个图案,如果不是乐晨眼聪目明,更早见过类似的图案,是一定以为这些杂质是天然形成的。

    在乐晨以前读过的古书的制符条目中,有一篇“定身符”的符咒制法,乐晨也曾经做过这种定身符,但却根本没什么用,乐晨也只能将其归结为封建迷信,但最近两年,随着古书的某些神奇之处渐渐得到印证,乐晨又有了新的想法,他在想,可能是因为自己并不能真正控制身体内的力量,所以,制作出的符咒没有灵性而已,或者说,自己尚不能有效控制影响他人的物理粒子形成。

    乐晨找过一些相关资料看,他觉得,这种定身符真的有效的话,大概可能就是通过某种办法,影响人体内的三磷腺苷分解,人体肌肉需要足够的三磷腺苷才能保持其弹性,如果三磷腺苷突然缺失,人体肌肉便会收缩、僵硬,自然而然,人体便会僵化,这就是被定身的效果了。

    至于自己想得对不对,乐晨就不知道了,反正,总要寻找一个自己认知能接受的理论。

    而现在孙大有所佩戴的玉坠里那好似杂质形成的自然图案,就是古书定身符中的一小部分,也可以说是阉割版中的阉割版。

    这是怎么回事?乐晨迷惑了,难道只是巧合吗?

    乐晨正想走到孙大有身边再仔细观察的时候,高令伟和法医老吴从屋里走了出来,老吴边走边说:“很奇怪还没有出现明显的尸斑,不过两个尸体都大量失血,所以尸斑形成的慢也情有可原,死亡时间没有什么疑问,超过十二个小时以上,具体的,回局里再检验。”

    高令伟点头,随后就见到了院中的乐晨,他不由得脸一沉,还没说话呢,老吴已经呵呵笑道:“高队你带来的这孩子将来也是干刑警的料儿,敢进案发现场,胆子挺大的嘛,怎么来的时候好像吓得哭鼻子呢?”

    听老吴的话,高令伟脸色更是难看,打量了四周环境,说:“小刘菜窖看了吗?”见小刘正跑出去联系村长准备去村委会打电话给局里要车拉尸体,便说:“我下菜窖看一眼……”人都死了快一天了,实则这里也没什么查探的,院里有个菜窖,走过场下去看看有没有线索而已。

    乐晨头皮突然激灵一下,本来来到现场后心里的不安已经渐渐消散,此刻,突然全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乐晨的注意力立刻转向了菜窖,随之,便听到了菜窖里传来的细微呼吸声,声音极轻,只怕普通人便是下了菜窖也注意不到,更莫说在菜窖外了。

    “高哥,别下去……”眼见高令伟向菜窖走过去,乐晨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跑上两步拉住他。

    “胡闹什么?!你今天到底怎么了?”高令伟脸沉似水。

    “菜窖里有人……”乐晨轻声说。

    “什么?你怎么知道?”高令伟一怔,而乐晨声音压得很低,他的嗓门也不知不觉随着降低了。

    “我……,我能听到里面有动静……”乐晨说着话不禁挠头。

    “乐晨,你是不是噩梦还心怵呢?”高令伟话语倒是柔了下来,晨晨肯定做了个特别可怕的噩梦吧,到现在还夜惊,这小子以前出了名的胆大,今天吓成这样,实在很反常,令高令伟有点担心起来。

    他俩说话声音不高,老吴、苏岚都听不清两人说什么,但看动作看得出,是乐晨在阻止高令伟下地窖勘察。

    老吴呵呵一笑:“高队,算了,我下去看看,你陪着这小子吧。”

    高令伟脸色便有些难看,老吴虽然涉及乐晨时说话都是笑眯眯的,但好像句句话里都带着软刀子,令人心里很不舒服。

    高令伟正要说话的时候,乐晨咳嗽一声,说:“吴叔叔,两位老人家的死亡时间你是不是判断错了?我觉得他们两位死亡应该没那么久呢。”

    老吴呆了呆,更觉得莫名其妙,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乐晨,别瞎说!这些你不该听不该问,你也不懂!”高令伟皱起了眉头。

    老吴这才反应过来,撇嘴笑了笑:“没事,高队,看来乐纪伟家这个孩子对法医这个行当挺感兴趣的,考虑考虑大学上医学院吧。”又对乐晨一笑:“那你可就要努力读书了,二中成绩倒数可考不上医学院。”他是刑侦的老人,认识乐纪伟,知道高令伟和乐晨的关系及乐晨到底是什么人,也听闻乐纪伟的这个儿子学习成绩糟糕的要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