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四十一章 羊入虎口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管四儿的家也是在城郊,王庄在城东,他盖的二层院落在城西管桥村,该村从旧年代就以民风彪悍著称,管姓是村中大户,自从管四儿冒出头后,官桥村也水涨船高,挣活分钱的多了,比别的村子普遍富裕一些。

    “院子挺气派的!”停了车后,沈丽丹撇了撇嘴。

    管四儿的院落怕是占了两个宅基的面积,青砖高墙比之左右邻居的院墙高了有半米,红漆铁门敞开着,院中爬满葡萄架,有两个顽童正在葡萄架下打闹,应该是管四的亲戚。

    “嗯?!”几步外靠院墙墙根的面包车上,刚巧跳下两个人,见到乐晨和沈丽丹从轿车里出来都吃了一惊。

    面包车上下来的正是曾经用链锁和乐晨动手的涛子,还有用猎枪击伤乐晨的那个肉山似的司机,是涛子的拜把子兄弟,花名“大胖”。

    虽然当时天黑,而且事情也过去了月余,但对乐晨的相貌,涛子和大胖记忆犹新,更别说乐晨还是跟沈丽丹在一起了,这就更令两人确定这个学生模样的少年就是当天横插一杠子的那小王八蛋。

    “妈的!”大胖咬咬牙,虽说当时开枪后颇有些后怕,但四哥托人打听后,知道二中并没有学生受伤住院,更没人报警,现在见到乐晨没事人一样,还敢大模大样来四哥家里了,大胖立时一肚子火,甩膀子就想上去动手。

    涛子一把拉住了他。

    涛子为人谨慎,管四儿遇到一些事也喜欢找他合计,所以他知道沈丽丹这个女人不简单,背后很有些背景,所以四哥本来想入股麦岛KTV的事情最后不了了之。

    “沈总,您这是……?”涛子面露微笑,略带尊敬,就好像早忘了一个月前他和沈丽丹之间发生的不愉快。

    “管老板约我来的,你不知道?”沈丽丹略有些诧异,旋即明白,不说在管四儿心里这些痞子们本来就不是真正商量正事儿的对象,就说管四自己,是不是也想不到自己真的今天就过来了呢?

    “这样啊?”涛子和大胖两人对望一眼,都觉得有些没面子,毕竟沈丽丹不可能无中生有的胡说八道。

    “那您请,请进。”涛子很快脸色恢复如常,笑着做个请的手势。

    沈丽丹微微点头,偷偷瞥了乐晨一眼,见乐晨脸色如常,她硬着头皮走在了前面。

    几人鱼贯而入,但大胖一直恶狠狠瞅着乐晨看,乐晨却笑着对他点点头,实则见到大胖后,乐晨便觉胳膊已经愈合的伤口处却开始隐隐作痛,心里有所明悟,看来自己和这家伙结了恶缘,这胖子开枪击伤自己,现今可是欠了自己呢。

    “啊,沈总……”豪爽的笑声中,正厅的玻璃门拉开,走出一个光头汉子,他身材不高,但气势迫人,三角眼透着凶光,虽然西装革履,却掩不住他那身江湖习气。

    “管老板。”沈丽丹神情自若的伸手和管四握手,其实心里却在打鼓,如果不是乐晨在,她说什么也不敢跑来这个恶霸家里,感觉就好像小绵羊进了狼窝一样。

    “请进,请进,沈总登门,我这破庙真是蓬荜生辉啊!”管四摩挲着光头哈哈大笑,心里却惊奇的很,这个沈丽丹,看来真是大有背景,竟然有恃无恐的单刀赴会。

    至于沈丽丹身边的少年,管四目光扫了一眼便不再看,早已经自动过滤为无关紧要的人。

    众人进了客厅,分宾主落座,管四那打扮性感举止风骚的新婚小老婆小红给大家斟茶,又赖着坐在了管四身边,好奇的打量沈丽丹,眼里有羡慕也有崇拜,虽然她善妒,但是显然对沈丽丹妒忌不起来,同样是年轻女孩,能走到沈丽丹这一步,她想妒忌也知道自己没资格,反而有点崇拜沈丽丹。

    管四则对涛子使个眼色,涛子便起身离去。

    乐晨却是在打量着管四看,随即轻轻点头,管四的面相看,总体还不错。

    首先说鼻子,所谓鼻祖鼻祖,这些俗称其实也是有所来历的,鼻子从面相学又叫财帛宫,主人之本性,又代表着人的后天财运,在面相里是比较重要的部位。

    管四的鼻梁比较高,眉毛、眼睛和鼻子紧紧地挤在一起,这叫做猿鼻。

    所谓“山猿之相鼻梁高,眉眼相挨粗发毛。面润唇掀身广厚,宽怀德重生性豪。”

    从面相来说,生有猿鼻之人胸怀宽广、志存高远,具有英豪气概。

    当然,这个英豪并不是说就一定是历史上那种建功立业的英雄,志存高远、英豪等等这些词汇拿到现在自然和古代解读不同,比如套入现代社会的学校及职场,同样的学生学习建筑专业,我只想毕业后找一份工作混口饭吃,你呢,则是想做特别棒的建筑师,那你就是志存高远。

    不过,鼻祖之相,这也只是说先天这人的本性可能会有这方面的潜质,实际上,人在后天环境际遇的种种影响下,一个个人才会形成自己独特的个性,生猿鼻的人多了,性格又怎么可能都差不多?

    就拿管四来说吧,他所作所为实在说不上豪爽,倒和旧时代土匪恶霸差不多。

    但不管怎样,管四的鼻祖之相,本命还是不错的,可惜的是,他的眼角鱼尾纹的位置,隐隐发青发暗,这个位置在面术上叫做奸门,主一切口角官非,奸门有晦气显露,又结合管四本身的作为,将来势必有牢狱之灾。

    乐晨只是简单的通过面相来获取些基本的信息,所以,也不知道管四这牢狱之灾具体年限,但从其奸门青光的黯淡程度,估摸着那最早也是十年后的事情了。

    乐晨正胡思乱想之际,沈丽丹微笑对管四道:“管总,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谈事吧?”

    管四哈哈一笑,站起身,摩挲着光头说:“好,咱俩去书房谈。”又对小红、大胖道:“你们陪这个小兄弟坐一会儿,别慢待了人!”说着话,指了指乐晨。

    “乐晨还是跟我一起吧。”沈丽丹笑吟吟的说。

    管四一怔,大胖见状走过去,贴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应该是告诉他乐晨的来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