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三十七章 不速之客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胆子真小!”乐晨没好气的训斥了她一句,恼羞成怒其实不是因为别的,更多的是生自己的气,怎么能这么没定力呢?被这样一个狐媚女子魅惑,实在没面子。

    沈丽丹蔫蔫的,不敢还嘴,只在心里腹诽,老妖怪又发脾气,真是喜怒无常!

    两人都不再说话,走回了沈丽丹车里,夜幕中再一次被闪电撕裂,黄豆大的雨点密集的砸在了车窗上,却是下起了暴雨。

    沈丽丹打火起车,却不敢再多说什么了,老妖怪也好,小混球也罢,这家伙发起火来,是真挺吓人的。

    “嗯,管四最近没找你的麻烦吧?”乐晨突然问,或许是因为心里也觉得自己这火发得有点不讲道理,有点欺负人,又见沈丽丹可怜巴巴的样子,所以表示下友善的关心。

    “没。”沈丽丹摇摇头。

    虽然刘志生垮了台,但管四倒没有什么新的动作,想来有副县长帮自己打了招呼,虽然这个副县长很快就病重且被纪检部门调查,但自己在管四的心里地位又自不同,官场上的事,断了骨头连着筋,自己有刘志生一个依仗,谁知道有没有第二个第三个?这都是很难说的事情,KTV又不是什么赚钱的大买卖,管四如果非在这事上和背景不明的自己继续较劲,他也风光不到今天。

    沈丽丹早就想通了这个道理,琢磨了下说:“不过,管四手下有个施工队,你的福利院这种不大不小的工程他最喜欢做,我找的邻县的施工队,不知道会不会有麻烦。”

    乐晨点点头,略一沉吟,说:“这样吧,回头你约他吃个饭,我也去,把这麻烦做个了结。”管四是本县的恶霸,沈丽丹和自己都算和他有了宿怨,如果不做个彻底的了断,等以后惹出什么风波来,却比现在解决要耗费不少精力力气,还是尽快化解了这段恩怨才好。

    “啊?你想怎么办?”沈丽丹吓了一跳,想想刘志生的惨状,她背后直冒冷汗,管四会不会下场比刘志生还惨?这种诡秘的事情,不管结果是不是对自己有利,可也太可怕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有这家伙做靠山,还是挺有安全感的。

    沈丽丹心里胡思乱想,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思绪如潮,时喜时忧。

    乐晨缓缓摇头:“我也不知道,到时候看吧。”确实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应对管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是友是敌,看对方的选择了。

    沈丽丹轻轻颔首,便不再多问,这种事,她不想知道太多。

    说话间,电闪雷鸣中,前面已经可以看见乐晨姥姥家的院落。

    ……

    披着沈丽丹的红色雨披进了院子,却见堂屋的门马上被推开了,露出姥姥略显佝偻的身影,乐晨心里便是一热,知道下雨的天气,便是自己从哥嫂那里过来,这么近的路,姥姥也不放心。

    “晨晨,奶奶多疼你,你就不能让她省点心,奶奶都多大年纪了?还一直叫她操心?”屋子里,传来阴阳怪气的声音,乐晨微微皱起眉头,声音很耳熟,是表兄陈亮。

    进了屋乐晨才发现表兄陈亮和表嫂王桂香都在。

    大表哥陈亮是二舅的儿子,每次二舅家有人来姥姥家那些孩子就都躲了,实在是被他们骂怕了。

    至于陈亮,骂这些孩子是常事儿,有时还会唠叨高令伟不会做人,所以一穷二白,给他找个临时工的工作都找不到,真是白在公安局上班了,还什么中队长呢,就是个屁,还不如他媳妇,虽然是县城宾馆的服务员,但比那个高令伟可强多了。

    此时他俩在东屋沙发上坐着,乐晨回来,俩人纹丝未动,兀自在那里嗑瓜子唠闲嗑,瓜子皮吐了一地,令乐晨皱起眉头,每次都这样,他俩一走,遍地狼藉,姥姥要拾掇半天。

    这对夫妻是一对儿奇葩,好吃懒做好逸恶劳,平时基本不会冒头,今天可真是奇了怪了,难道是姥姥叫他们过来吃螃蟹的?沈丽丹买了许多海鲜,吃晚饭前,自己送过来了不少。

    陈亮是姥姥唯一的孙子,说起来从老一辈传统观念来说,自己这个外孙不如陈亮和姥姥关系近,姥姥虽然照顾自己多年,但对这个孙子还是极好的。

    不过看姥姥眉宇间好像有些不大开心,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乐晨琢磨着,也没有吭声。

    “看,就这样,跟个蔫地瓜似的,不爱跟人说个话,八竿子打不出个屁,也快毕业了,你怎么进社会?”陈亮撇撇嘴,教训孩子的语气。

    陈亮和桂香其实比乐晨大不了几岁,都是二十出头,年初刚刚结婚,但因为乐晨还在上学,所以他俩完全将乐晨当孩子看,在乐晨面前冒怨气编排高令伟的不是也不避忌乐晨。

    乐晨都不知道为什么高哥没能给表哥安排这个工作,他媳妇帮他找了,高哥就成了他俩眼里的罪人,好像人家欠他们的一样,这思维也实在是奇怪。

    “给我姥做好吃的来了?”乐晨笑着问,小时候他经常被陈亮欺负,懂事后也懒得搭理这个表哥,眼不见为净,经常躲着他,今天难得心情不错,开了陈亮一句善意的玩笑,也带着点提醒,意思你这个宾馆厨房的帮工,也没见你给姥姥炒过一次菜。

    “你就知道吃!”陈亮不屑的吐出个瓜子皮,倒好像没听懂乐晨话里的深意。

    乐晨摇摇头,说:“你们跟我来过堂屋坐吧,等雨停了再走,太晚了,姥姥要休息了。”

    “晨晨,我怎么听你的话这么不顺耳呢?”桂香挑起了细长眉毛,她可是有心机的很,平素家里都是她拿主意,陈亮被她治得服服帖帖的。

    要说桂香也算个美女,而且好打扮,化了妆后猛一看还挺漂亮的,加之现在一身宾馆服务员的红色制服,白袜黑皮鞋,衬得身材苗条匀称,倒也秀色可餐,可偏偏她眉宇间有种尖酸刻薄之气,令乐晨极为不喜。

    皱皱眉头,乐晨没有说话。

    “又不吱声……”桂香切了一声。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