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十九章 买定离手 (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房间里都是大男人,多了沈丽丹这一抹艳色,倒是生辉不少,也令房间里欢声笑语多了许多,作为男人,不管多么成功,在漂亮女人面前也多希望展现自己的魅力。

    乐晨则和丁凯一样,作为小字辈,在旁也插不上话去,不过短短时间,这些人的身份乐晨大致搞清楚了,多是一些小有成就的商人,当然,也有跟丁向东一样,专门做金融市场投资的资本者。

    令乐晨惊奇的是,这些人里有位高高瘦瘦的中年人竟然是南方发展银行南江分行的行长,叫曹柯文,他话语不多,但便是丁向东也对他礼敬有加,毕竟这位曹行长虽然身家和他们比起来差得远,但手里的资源可就令他们任何人都垂涎三尺了。

    大户室靠窗户的地方,有一排几台电脑,有专门的交易员操作,南江商品交易所的交易系统和上交所已经实现部分数据联网,所以在这大户室中便可以通过自动电话交易系统实现上交所中许多品种期货的交易,包括这次的重头戏,三二七国债期货。

    大家都知道这次是为三二七来的,但是丁向东却绝口不提这件事,只是泡起了功夫茶请大家品茶。

    看得出丁向东是一位雅人,很会享受生活的人,他的茶具就很了不得,那精致玲珑的紫砂壶令人觉得,如果牛饮这个小茶壶里斟出的茶,简直是一种亵渎。

    丁向东也颇得茶道三味,火候掌握的极好,高冲低斟的技巧更令大家拍手叫绝。

    而丁向东看到沈丽丹用三根芊芊玉指持茶杯的姿势,不由笑道:“原来沈小姐也是此道中人,您这叫三龙护鼎,珍而重之,大家看看,沈小姐这才是品茶呢。”

    沈丽丹微笑道:“世叔见笑了,侄女班门弄斧罢了。”心下暗道侥幸,这些年别的不敢说,各种礼仪倒是学的多了,在高门大户里,也不会露怯。

    瞥了乐晨一眼,沈丽丹微微有些小得意,心里不知道怎么,总觉得那少年眼里,自己只是个粗鄙的有钱人,有时候他对自己,可真是透着不耐烦,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帮自己。

    丁向东此时皱了皱眉头,佯装生气道:“说了各论各的,你叫我丁大哥,叔叔叔叔的,可不把我喊老了?”

    旁侧几位男士也跟着打趣,都要沈丽丹改了跟自己的称呼,其中唯一一位二十多岁的英俊男子微笑道:“沈小姐,我都是喊丁总丁大哥的,你这一直叫叔叔,岂不比我矮了一辈,那我可唐突佳人了!”

    大家都笑,都说:“唐二公子说的是。”

    这位被称为“唐二公子”的年青人英俊不凡,穿着偏传统的黑色唐装,显得风流倜傥,而且别看他年纪不大,但隐隐却是和丁向东平起平坐的人之一,在场众人都对他甚为推崇,却不是乐晨、丁凯这样的小字辈,位子在最外围,基本只有听教的份儿。

    坐在乐晨身边,见乐晨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样子,丁凯觉得可能是因为乐晨谁都不认识所以觉得无聊,就小声给乐晨介绍:“这是飞跃集团家的老二,叫唐珅。”

    飞跃集团是南江百货业的老大,唐家的财产据说要由亿元的单位来计算,在全国来说,也肯定在百强之列,而且飞跃集团发展极为迅猛,只怕再有个三两年,其资产便能翻上一番,所以唐珅虽然心高气傲出来独立创业,今天看起来是来打丁向东的秋风,但丁向东可半点不敢轻忽他。

    不过乐晨对这些人并不怎么关心,听丁凯热心介绍,对他倒是印象不错,便笑着应了两声。

    “沈小姐,现在你知道丁大哥是一位雅士了吧?哈哈,你刚刚进这间大户室的时候是不是觉得丁大哥是个暴发户?!”唐二公子手里把玩着一把古韵折扇,颇有点名士风范。

    沈丽丹微笑道:“怎么会,丁总器宇轩昂,怎么看也不是一俗人。”称呼上,沈丽丹虽然不再称呼丁向东为叔叔,但也不会称呼一个自己父亲年纪的人为“大哥”,不然也太肉麻了。

    唐二公子听到沈丽丹“丁总”的称呼,眼睛倒是一亮,摇了摇折扇,更多打量了沈丽丹两眼。

    丁向东皱皱眉头,虽然有些不快,但也没多说什么。

    唐二公子又摇着折扇微微一笑:“沈小姐说的是,丁大哥怎么会是俗人?他这间大户室,可是我请高人给指点过的风水布局,这里面可有名堂了,那位高人说,这叫聚财风水阵,聚财纳福,日进斗金。”

    旁边这些人有知道一些的,也有不知道的,这时都纷纷出言询问。

    丁向东笑道:“那位高人是唐家的御用风水大师,说起来我还要多谢唐二公子,没他的面子我可请不来这位大师,风水这东西,我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自从按照那位大师的指点布下这个聚财阵后,这两年我顺风顺水,可赚了不少钱。”

    说起聚财阵,丁向东来了兴致,话也多了起来,笑道:“你们可别小瞧风水,这里面学问可海了去了。”指了指窗户那边的位置,说:“知道我为什么拆了阳台吗?是因为这个阳台不巧和我的财位相连,阳台呢,在风水里是泄气的位置,当然不能把我的财气泄掉,所以,我干脆拆了它,还有,看到没,风水鱼……”丁向东指了指西侧靠门在水箱里游动的金鱼,说:“大门上有福坠,进门就是金鱼,这是纳气口的位置,要想起运,就要从大门处起,还有……”丁向东又指了指他座椅后的那幅山水画,说:“你们再看看这幅画,水是向我的椅子方向流的,这就叫见水得财,要是水流向门口和窗户,那可就坏了!”

    丁向东又说了他房间布局的几处独具匠心之处后,得意的一笑:“所以说啊,这房子装修看起来不起眼,里面学问可大了,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有些不信还真不行!”

    众人纷纷赞叹,也有去和唐二公子说话的,希望唐二公子能介绍那位大师给自己认识,帮自己看看居所风水云云。

    唐二公子只是略带执傲的微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