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十二章 上古秘术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本来心里尚存的一丝疑惑在乐晨这句话后立刻冰消云散,这家伙,看来自己身边发生了什么事他都清清楚楚的,自己最新的烦忧他都知道。

    沈丽丹却没乐晨那么心情开朗了,相反的,看着这个少年平凡的面孔,她心里却不知道怎么的,一种莫名的畏惧油然升起,便是面对地位再高权势再重的人沈丽丹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毕竟,那些都是正常人,而眼前的少年,显然,不是常识可以理解的。

    提着小心,沈丽丹小声说:“我要谢谢你,这几天,帮了我许多许多,真的特别感激你,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没有任何目的来帮我,更帮了我这许多。”说着话她小心翼翼看了乐晨一眼,看乐晨有没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这里有她小小的心思在,所谓“没有任何目的”自然是试探一下,谁知道这个神秘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和自己接触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乐晨虽然天赋异禀,但仍有少年心性,听到沈丽丹这句话倒有些赧然,毕竟因为从命盘上看,她是自己的贵人自己才会这般尽心竭力帮她,不然这个县城颇有艳名的丽人,太过引人注目,自己肯定敬而远之。

    沈丽丹把前几天下午在KTV里嘎子闹事和撞到铁板的事情说了一遍,轻轻叹口气,说:“本来我以为遇到好人了,可是,可是那个刘志生,他,他好像对我……”说着话就结巴起来,因为面对的是一个高中生,一些话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对你怎么了?”乐晨皱眉问,听她吞吞吐吐的,更有些不耐,在这种事上,他到底还是反应慢些。

    沈丽丹俏脸一红,说:“他这几天,一直约我晚上吃饭,昨天吃过饭,还要,还要带我去他家里玩,我,我没去……但我看,拖不了几天了……”说到这里,粉脸已经布满红霞,感觉自己真是太丢人了,和一个孩子说这些事情。

    啊?啊!乐晨终于明白过来,心说果然是贪狼入命,天生是非多多。

    沉思着,乐晨皱眉不语。

    沈丽丹很快从娇羞中醒悟,都这个时候了,自己想什么呢?她略带紧张的盯着乐晨,这几天她都没有来见乐晨,实在是心底深处对这少年生出了畏惧,但那刘志生逼的她太紧,实在没办法,她只能来向这少年求助,但是又觉得,这少年就算有什么神奇的能力,但这件事,怕他也帮不了自己。

    想到这里,一时不由患得患失,沈丽丹心里轻轻叹息,或许,自己真的应该离开畈城了,但是走到哪里,又能独善其身呢?一个年轻女人想创业,便如浮萍一般,永远是那么的无奈。

    “这样吧,你回头给我一根这个人的头发,但一定要保证是从他头上拔下来的,到时我再想办法。”乐晨沉吟许久,渐渐下了决心。

    啊?听着乐晨的话,沈丽丹脑海里浮现出刘副县长那光秃秃的脑袋瓢,险些扑哧笑出声,不过幸好,刘副县长脑顶中间头发掉光了,但四周还是有一圈稀疏的头发的,也就是俗称的地中海秃头。

    想要他头发的话倒是不难,这几天他几乎每天都来唱歌,到时叫小玉陪他喝几杯,趁机拔他根头发就是。

    不过,乐晨要他的头发有什么用呢?

    沈丽丹很迷惑,问道:“你要验他的DNA吗?”她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虽然DNA这个概念进入国内刚刚几年,但她却也知道一些这方面的东西,头发的话,如果想验一个人的DNA,必须要用带着毛囊的头发,而不能用自然脱发或者断发。

    乐晨摇摇头,说:“你就别管了,按我说的做就行。”

    没有选择,沈丽丹只能答应。

    “好了,你回去吧,头发的事情要三天内办好,迟恐生变,你要切记。”乐晨脸色严肃的嘱托。

    沈丽丹默默点头,虽然不知道乐晨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到自己,但现今也只能姑且一试。

    ……

    第二天晚上,还是在同样的地点,沈丽丹等到了乐晨,将一根用保鲜袋小心翼翼保管的头发交到了乐晨手上,这一次她倒没有多问什么,只是眉头锁的更深,看起来受到了相当大的压力。

    乐晨也知道等不得了,收到东西后径自回了果园土坯房,从硬木板床下摸出一个箱子,开锁,从木箱里面拿出张黄裱纸,又拿出剪刀,又剪又折,很快,一具黄纸扎成的小人渐渐成型,黄纸小人里面,则包裹着那根沈丽丹送来的头发。

    扎小纸人乐晨倒试验过很多次,但那也只是折纸玩,今天却是第一次用来伤人。

    咬破中指,一滴鲜血滴在纸人的头部,乐晨又将手指紧紧按在纸人之上,画出了种种奇怪的符号,很快纸人上面,形成了淡淡血迹组成的图案,好似象形文字,又好像描绘着某种生命。

    “叱!”乐晨低喝一声,血色符号画完的一瞬,似乎血光闪了一闪,虽然可能不超过一秒钟,但乐晨知道那不是错觉。

    在血光一闪的刹那,乐晨的脑袋里轰的一声,他就觉眼前发黑,险些晕倒,一股巨大的疲倦袭来,全身仿佛都失去了力气,只想瘫躺下来休息。

    这,这是怎么回事?

    乐晨用力咬了咬嘴唇,努力保持着一丝理智的清醒,食指再次慢慢点在了纸人头部,借着手指之力将纸人头部缓缓撕开,低喝道:“喏!”

    这声低喝刚刚出口,乐晨就觉胸口如遭重击,“嘭”一声,不是实响,却仿佛重重击打在乐晨心脏上,乐晨就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他的人也仰面朝天摔倒在地,全身便如被重物碾压一般,一阵阵冷汗涌出,几乎要晕厥过去。

    这是古书中一种极为古老的咒术,虽然可以伤人于无形,但按照古书所说,此法有伤天和,断不能轻易使用。

    而且咒术所降之对象,命格愈好,身份地位愈是尊贵,此术成功率越低,对法主的反噬愈强。

    而就算咒术所降之对象罪大恶极,施法有替天行道之意,但强行剥夺对象未尽的气数,也一样有逆天之意,法主同样会遭到反噬。

    对这些古书上“替天行道”、“气数”等等说辞,自小受现代教育的乐晨是不怎么信服的,但是自己从古书上所习的知识,又委实有些玄妙。

    古书里的东西,乐晨平素也经常思索,其实想想,在探索宇宙真理的路程上,人类可以说是极为渺小的,很多科学知识在几百年前的话,一样是神秘学的范畴。

    不管自己所习的术法到底原理是什么,早晚有一天随着科学的发展能给出合理的解释吧。

    就说这种诅咒禁术吧,乐晨看过一些物理学量子纠缠的知识,通俗的说就是宇宙中的两个粒子,如果曾经发生过联系,那么他们便是相隔几百上千光年,当其中一个粒子发生旋转方向的变化,另一个粒子瞬间便也会发生变化,这种感应比光速快上千倍万倍,用现在的物理知识根本无法解释,只能比喻为心灵感应。

    自己今天用的咒术呢,那么是不是属于另一类的感应?通过某种现代科学不能解释的办法将组成纸人的粒子发生改变,令其和咒术对象产生共鸣,当对纸人作出摧残时,咒术对象同样会受到影响。

    带了毛囊的头发,有其DNA序列存在,而且,带毛囊的头发也可以看做人体细胞新生和死亡的共同体,从神秘学来说,头发是人体很特殊的存在。

    所以,用头发作为介质才能将纸人和咒术对象联系起来。

    瘫躺在地上,乐晨一根手指都懒得动,明明知道现在自己应该起身将纸人烧掉,将喷出的血擦掉,但就是一动也不想动。

    脑海里闪过这一个个念头,但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到底对不对,或许,只是胡思乱想吧。

    不管怎么说,以后再不能轻易用这个咒术了,果然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能不用便不用,这还只是眼前,谁知道对自己身体有没有什么长久的坏的影响?

    乐晨咬咬牙,对自己身上的伤势倒不在意,但如果这种秘术对自己身体有什么长期的坏的影响,自己可就没有能力照顾奶奶和家里那几个小家伙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