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十一章 少年郎第二弹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丽丹胡思乱想之际,在乐晨家里,乐晨、姥姥、大舅、黛儿和胡力正围在圆桌旁吃香喷喷的排骨,这些排骨,是乐晨买回来的。

    “吃吧,多吃点。”乐晨笑呵呵看着黛儿和胡力面前堆起的骨头,第一次,有了家长的自豪,家长,不就是能让家里人吃的好点穿的好点,日子过的舒心点吗?

    黛儿抹了抹嘴角的油,站起身说:“我去照顾来喜儿她们吃骨头。”

    乐晨笑道:“你也要吃饱再说。”

    “我吃饱了!”说着话,黛儿一溜烟进了西屋。

    胡力见状,说:“我去帮他。”身子一扭一扭的跟了过去。

    “黛儿真懂事。”看着两人背影,大舅陈大柱感慨的说。

    “晨晨,你这得花二三十块钱吧?你,你没去卖血吧?”虽然见外孙难得的开心,姥姥本来不想说这些,但却又心里着急,实在忍不住,外孙每次卖桃子的钱可都是一分不差的交给了她,又哪里来的钱买排骨?

    陈大柱也醒悟过来,“啊”的一声,看向乐晨。

    乐晨笑道:“不是的。”说着话从兜里摸出一张三千元的存折递给了姥姥,这是他下午刚存的。

    “姥,我今天运气特别好,在百货商场买钢笔给了张彩票,我一抽就抽中了头奖。”本来乐晨是想把钱都给姥姥的,但想想又难以自圆其说,说不定还要吓到姥姥,县城百货商场抽奖的事情倒是人人皆知,也知道头奖是三千元,但有没有人中过却没人知道,百货商场那边也讳莫如深,想来就算外面有人冒称中了奖,商场方面也巴不得帮着圆。

    “啊?那儿还真能中奖?”大舅陈大柱满脸的不可思议。

    姥姥盯着存折上的数字,也愣了好一会儿,但晨晨是什么孩子她清楚,这钱肯定不是偷的骗的,也就只有抽奖中奖这一途了。

    乐晨又说:“这回好了,今年咱们那些青桃就不用卖了,回头我去做果脯。”

    听着陈大柱苦笑,那些桃子,就算想卖能卖的出去吗?

    姥姥看了存折好久,郑重收起,又盯着乐晨的眼睛,说:“晨晨,姥姥就一句话,好好的,好吗?”

    乐晨知道还是惹得姥姥担心了,在姥姥目光下只觉得心里酸酸的,轻轻点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只能起身,“我,我去看看小龙小虎和来喜儿。”

    飞快的进了西屋,却见来喜儿,小龙和小虎都围坐在小桌旁,安安静静的啃骨头,怎么看,也看不出这小姐仨是智障儿,黛儿和胡力就在旁边照看着,也不用替她们做什么。

    “黛儿,今天骨头才啃了几块?放心吧,以后还有,不用省着。”心情不错,乐晨难得的和黛儿开起了玩笑。

    黛儿小脸一红,低头轻声说:“我知道的,我知道什么事都难不住少爷,咱们家以后生活会越来越好,钱对少爷,根本不算什么。”

    乐晨倒是微微一怔,想不到这小丫头原来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我去给来喜儿她们准备药汤。”黛儿小声的又说。

    以前没黛儿的时候都是乐晨亲自给来喜儿三个泡药澡,只有胡力可以自食其力的自己泡,有了黛儿后,乐晨本想把来喜儿的药浴交给黛儿照顾,毕竟来喜儿也渐渐大了,身体开始发育,自己照顾起来便不方便,不想黛儿没照顾两次呢,来喜儿她们几个已经渐渐可以自己泡澡了,再不是以前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整天闹腾的模样,虽然还是迷迷糊糊,但明显听话懂事了许多。

    看着黛儿去准备药汤,乐晨心下点点头,也幸好有沈丽丹这笔钱,不然每月一次给几个孩子泡药汤都要困难了,最开始是靠那老中医老先生准备药材,老先生去世后,总还剩了些药材留给自己,但从去年起,便真是从牙缝里抠钱买药材了,许多药材不得不去采山药顶替,这回终于可以买入一批了,还有自己的一些器具,也该添补添补了。

    乐晨心里轻轻叹口气,这个贵人,看来来的真是时候呢。

    ……

    几日后的一天晚上。

    夜幕沉沉,道路两旁稀疏的路灯燃着微弱的光,仅仅一道之隔,就是黑幕中星星点点灯光的村庄了,虽然随着县城的扩张,王庄已经和县城楼群紧密的连接在一起,但王庄还不属于城区,安装路灯的计划也仅仅还是个计划而已。

    乐晨飞快蹬着车,驶入王庄的下道时突然嘎的一声刹车,自行车便停在了路旁一辆红色轿车旁。

    不远处一家小卖部亮着灯,借着那灯光,可以看到红色轿车车门打开,下来一个仪态万千的美女,性感的黑色连体超短裙紧紧裹着她的身体,凸显出山峰****的完美S曲线,超短裙下露出的一双纤细长腿裹着吊带黑丝袜,因为裙摆很短,甚至可以看到吊带丝袜两侧的吊带蝴蝶结和那短裙长袜之间的一抹雪白,一双缀深蓝小花的水晶高跟鞋,宛如艺术品般承载着精致玉足,从上到下,这个女人都散发着无穷的魅力,难以言表的女人味,那种精致的性感,特别令男人动心。

    乐晨虽然对女色无感,但作为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看到此刻的沈丽丹后,心还是不由自主得快速跳动起来。

    或许是因为心中冰冷,在被渐渐融化吧?

    在沈丽丹长长睫毛眨动的美眸示意邀请下,乐晨上了车。

    小轿车内,淡淡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你,那些事你都是怎么知道的?”虽然来之前沈丽丹一再下决心不要打听这些,经年在外面漂泊,沈丽丹清楚很多事探究起来并不好,甚至可能会犯了人家的忌讳。

    但当来到这个少年身前,她还是忍不住,略带小心的问出了口。

    乐晨笑了笑说:“天机不可泄露,不过当时只是权宜之计,驱虎吞狼而已,狼被赶跑了,又来了饿虎吧,说说吧,到底是什么新的麻烦?”在沈丽丹面前,乐晨心底的阴霾好像亮堂了很多,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所谓雪中送炭,是沈丽丹令乐晨第一次堂堂正正买了排骨回去一家人吃而又不是在乱花钱挥霍,那其乐融融的场景,乐晨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