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六章 有凤来仪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到女儿李老大和刘婶马上换了个人一样,李老大脸上也有笑容了,刘婶儿本来去拧乐晨耳朵的手也停了下来。

    李小凤又对乐晨说:“你来我家吵什么呀?大人的事咱们别搀和,快回去吧。”看着乐晨常年日晒雨淋做农活变得黑黝黝的面庞,忆起小时候乐晨意气风发当孩子王的情形,李小凤心里突然有些怜惜,这个乐晨,这些年可吃了挺多苦呢。

    李老大对乐晨一瞪眼:“快回去吧,今天看我闺女和你同学,不跟你计较了!不然,非找你奶奶说道说道去!”

    乐晨冷哼一声,“你闺女倒救了你们呢!”

    声音虽低李老大没听清楚,但也知道这小子是不服气的语气,皱眉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乐晨一扬脖子,“叔,我就要你一句话,地别收了,以后也别欺负我们家,你做得到做不到?!”

    李老大一呆,随即摇头苦笑:“你小子是疯了吧?我看你是真疯了!”

    刘婶也禁不住被逗得哈哈笑:“这小子是不是跟他大舅一样,有精神病了?真是太好玩了,太好玩了!”她笑得前仰后合的,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乐晨只是冷冷看着他们。

    看着此刻冒充大人一样说话、倔强不低头的乐晨,李小凤想笑,可心里,又有丝酸楚,依稀看到了小时候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小魔王的身影。

    “李叔,你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了!”乐晨说着话,突然猛地伸拳击出,正中他身侧的铁门,“蓬”一声闷响,铁门平平飞出,和门框链接处便如硬生生撕裂一般,发出金属的吱扭声,随即又“啪”一声巨响,这二米来高一米来宽的厚厚铁门飞出几米外,撞在院墙上后又下落砸在地坪上,和水泥地坪碰撞时发出巨大的响声。

    左邻右舍都被惊动了,听得隔壁好像有人声起来看到底怎么回事。

    李老大、刘婶都呆住,笑容凝滞,眼里惊讶之后,露出恐惧。

    这,这是人的力气吗?就是一头蛮牛也没这么凶猛啊?

    这小子,太邪门了吧?

    李小凤也惊讶的张大嘴巴,这个乐晨,是被啥东西附身了?

    “叔,以后的事你自己看着办!”

    乐晨说完,扭头就走,一阵风突然吹过,凌乱的李老大、刘婶都是一激灵,只觉得身子都被风吹得凉透了。

    “大哥,没事吧?”隔壁有人大声问。

    “没事没事。”李老大慌乱的答应着,看看老婆,又看看女儿,低声说:“进屋再说!”

    刘婶已经吓得腿都软了,在李小凤搀扶下才勉强能行走,进屋后不忘连声提醒李老大:“还是别惹他了,别惹他了,这小子太邪性,他们一家都邪性!……”

    李老大脸色铁青,只是不言语。

    李小凤心里轻轻叹口气,这个昔日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好像从小时候就看不懂,现在呢,就更是被一团迷雾包裹,早就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又变成什么样了。

    ……

    回到果园的土坯屋里,乐晨突然若有所感。

    他从橱柜里拿出一张纸,比比划划写了好多符号,将自己的生辰八字及现今时辰形成的命宿写入十二宫,这就是排流盘了,这两年乐晨找了些资料看,才知道自己所习古书里的命理学应该起源于紫微斗数,但又和现在流传的天机派、明澄派、飞星派、三合派等等派系截然不同,不过排盘的原理都差不多。

    如天地人三盘,便是影响整个人一生运势的命盘,至于流盘,便是预测流年、流月、流日,也就是短时间内的运势祸福。

    但是乐晨排了一会流盘,却觉脑子里一片混沌,不由叹口气,比起自己这时灵时不灵的半吊子算命术,古书上还是养生、传统医学和药理部分更靠谱。

    比如这土坯屋里治疗外伤的药粉,就是乐晨依据从古书中领悟的药理学自己找了些药材配制的,效果却是极佳,至于他最喜欢的银针术,在小学的时候,那位外人眼里不靠谱的老中医家里偷偷用过,倒是给那位老中医博了个好名声,甚至有人称他为神医。可惜去年的时候老中医离世,他可没机会再李代桃僵施用针灸术了,但乐晨感觉比起前几年,他对药理学及传统医学的理解,又深刻了许多,只是没机会实践,他也知道,对于传统医学来说,没有实践,那几乎就是盲人摸象、闭门造车,若不是当年从小学就有那位老中医让自己参与病例实践,仅仅靠从书本上学,那根本就学不到什么。

    所以老中医虽然不靠谱,从他敢把昏迷的病人交给十来岁大的孩子用针就知道他有多不靠谱,但乐晨对他是极为感激的,当然,老中医信任乐晨,也是因为乐晨曾经给老中医施过针,老中医知道这孩子虽小,但天赋奇异,不知道为什么针刺入穴后有热流涌动,这可是传说中的技艺,令老中医险些将这小小幼童当做华佗转世。

    乐晨也知道一些老中医的心态,以前老中医在的时候尚不觉得什么,但现在老中医不在了,乐晨伤感了好久,只是后来生活所迫,对这些东西钻研的也就少了。

    古书的命理之术,乐晨特别感兴趣,也最下功夫研究,可惜的是,排盘时总是时灵时不灵。

    在旁人身上时,倒是颇多灵验,但在自己身上,除了偶尔能预测自己的厄运令自己心烦,再无其他。

    方才排流盘时,心中却没有那种神秘的感悟。

    乐晨叹口气,正要把鬼画符似的纸笺丢掉,突然灵机一动,他的命盘十二宫之奴仆宫中,似乎有禄存星进驻的迹象。

    紫微斗数十二宫之奴仆宫,现代那些流派都叫做了交友宫,主要用来判断命主与朋友、下属、同事之间的关系远近,能否得到朋友或部下的助力等等。

    而禄存星是北斗第三星,代表真人之宿,禄存入驻奴仆宫,可就代表有贵人要与自己发生联系了。

    乐晨脑海里突然闪出了那名红色制服套裙勾勒完美曲线的性感女子,不由微微一怔,这位自从自己懂命理预测以来预测到的第一位贵人竟然是她?

    其实昨天到了近处乐晨认出了沈丽丹,那可是这个小县城的名人,既有钱又性感漂亮,早就艳名远播,自己同班同学死党大志,每天骑自行车回家上学都要经过麦岛KTV,有时会见到这位沈丽丹沈总,大志便疯狂的迷恋她,和对女朋友小敏的追求不同,沈丽丹在大志心里更像一个精神图腾,甚至大志偷拍了她的照片收藏起来,比追星族还要狂热。

    她是自己的贵人?乐晨也只能默然。

    乐晨对沈丽丹印象并不好,尤其是面相来说,沈丽丹从审美学固然是个漂亮得不能再漂亮的大美女,但从面相来说,她的下巴可是太尖了,要知道下巴在面相当中主宰地阁,是承载天、人两府的宰府,要象大地一样具备包容性、衬托性,要有承载子嗣和家产的饱和度,以方圆饱满,敦厚福实为好,俗语说的地阁方圆就是如此了。

    而且沈丽丹的命格,贪狼星入命宫,且福德宫有冲克,主女命不检点,当然,这是过去的说法了。

    贪狼星按照传说是妲己所化,寓意并不好。

    沈丽丹的命格,通常出现在极为漂亮的女人身上,这类女人在传说中有很多代表人物,如妲己、褒姒、陈圆圆等等。

    都是爱江山不爱美人、烽火戏诸侯、冲冠一怒为红颜等等典故中的悲剧人物,过去说是红颜祸水,便是这种命格。

    当然,进入现代社会,不能把过错全推给女人了,美女是非多,却也不适合说人家红颜祸水之类的,所以现在这种命格通常解为“有魅力”“娘娘命”等等,这也是与时俱进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沈丽丹命格是非多多,却成了自己的贵人,令乐晨心里有些不解。

    乐晨有心不相信,但也知道这次的排盘极为精准,脑子里浮现的东西都是灵机闪动,由不得自己不信。

    命盘的事情可能是因为度己太难,所以自己一直看不清自己的大运势,但过去排自己的年月日流盘,灵光的时候预测的都是犯小人、血光之灾之类的倒霉事,而且极为灵验。只是眼见给自己排盘对自己生活帮不上什么忙,又生活所迫,哪有那些闲情逸致?这两年乐晨便很少排盘了。

    今天却是突然有了感应,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预测到贵人和自己的联系。

    希望,她真是自己的贵人吧。

    乐晨默默的和衣躺在了硬木板床上。

    今天突然有感应,应该是做了好事的缘故吧,也不知道是因为救助了这个自己命中的贵人呢,还是因为吓唬震慑了李老大。

    以前小时候有这种感觉,自己所习古书术法,每每做了好事后便会有所感应,心念通透,只是这几年生活所迫,却离这些感悟越来越远了。

    反而,自己变得暴戾了许多,阴暗了许多,更像一条隐藏在暗处****伤口的毒蛇。

    如果老爸老妈在,自己现在又是什么样呢?是不是和那些孩子一样,每天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生活。

    乐晨痴痴的想着,流泪,入眠。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