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四章 桃园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少爷,是你吗?”

    土坯房外,传来小女孩怯怯的娇柔声音。

    “嗯,黛儿呀,进来吧。”乐晨看了看胳膊上已经渐渐愈合的伤口,慢慢坐起来,但也不想掩饰什么。

    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眉目如画的小女孩儿,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虽然乳白色的薄毛线裙有些破旧,但洗的很干净,更衬得她清秀可人粉雕玉琢。

    小女孩儿叫黛儿,是乐晨去年的时候无意间救下来,好像失了忆,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的小名儿,政府部门也找不到小女孩儿的原籍,现在只能跟在了乐晨姥姥身边,成为了乐晨姥姥照顾的孤儿里的一员。

    乐晨姥姥照顾着四五个孤儿,都是县福利院也就是孤儿院黄摊子后,作为以前孤儿院副院长的乐晨母亲陈****收留并一直照顾着,县民政局每年给一定补贴,但杯水车薪,乐晨母亲主要还是好心才收留这些孤儿,这也加重了乐晨家里的负担。

    乐晨母亲突然离世,这些孤儿没人接收,乐晨姥姥本就心善,加之又想念身亡的女儿,也便一直省吃俭用帮女儿照顾这些孩子。

    黛儿却是去年被乐晨所救才成了这些孤儿中一员的,而她虽然失去记忆,但冰雪聪明又懂事,倒是成了乐晨姥姥的好帮手,令乐晨姥姥省了不少心,毕竟还留在乐晨姥姥处的四个孤儿,不是智障就是残疾儿,根本没有自理能力,但有了黛儿后,说也奇怪,这些孩子都极听她的话,照顾起来方便了许多。

    对黛儿,乐晨也很喜欢,但唯有一点,自从救下她之后黛儿便一直称呼乐晨为“少爷”,好像她潜意识里这种称呼很正常一样,乐晨纠正几次都纠正不过来,也就听之由之。

    有时候乐晨想,估计是因为吓坏了她吧,所以本就脑子受刺激失忆的她融入了某种影视或者小说的意境中,毕竟当时,是当着她的面灭杀了意图侵犯她的恶棍并将之挫骨扬灰,所以黛儿不但很怪异的称呼自己少爷,更很怕自己。

    也因为在她面前乐晨觉得自己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所以有的事就不瞒她,也有些私密事要她帮忙,倒是觉得和她心情很近。

    “少爷,你,你受伤了?”看到乐晨胳膊和衣服上隐隐的血迹,黛儿小脸立时变得焦急紧张起来。

    “没事,回头你把衣服上血迹洗掉,别被姥姥看到。”乐晨说着起身,问道:“姥姥没着急吧,我这就回去。”

    黛儿轻轻摇头,说:“我在村口等你,看到好像是你骑车回来了,我就过来看看。”

    乐晨一滞,想到这小姑娘大半夜孤单单一人,痴痴等在村口的模样,心下酸酸暖暖,轻轻叹口气,却皱眉说:“以后这么晚不要到处乱跑!”

    黛儿耷拉着小脑袋,轻轻点头。

    “走吧,回家。”乐晨做个手势,他平日大多住在这土坯屋,里面倒是有换洗的衣服,从柜子里随便拿了件衬衫披上,向外便走。

    园门处,一只瘦瘦的黄狗跑过来,亲昵的在乐晨身上蹭了蹭,这是乐晨收养的流浪狗,倒是看家护院的好手,这十亩桃园和别人家的一样,外面是一圈小刺槐围成的荆棘墙,院门处则有这只被乐晨取名“大黄”的黄狗看守,还别说,去年的时候就有几个小贼被大黄追的屁滚尿流的,这只流浪狗,善通人意,平时很温顺,但遇到偷果贼却是凶狠异常,那力气,那獠牙,比饿狼还凶猛。

    其实乐晨家的桃园从去年就被传是鬼园,据说是有人翻刺槐树想进来偷果子,但转了两个小时,也没找到有桃子的桃树,甚至迷了路差点走不出去,在本地这称为鬼打墙,而且,不止一人这么说,加之乐晨家桃树果实一向结的不太好,心肠好的更不会为难乐晨和姥姥这老幼妇孺,如今又有恶犬当值,所以,惦记他家果树的就少之又少了。

    看着桃园里的果子乐晨也不由摇头,这些桃树,是乐晨亲手所栽,却是按照古书灵木之法布下了阵法,去年开始零零星星有果实,今年是第一年真正结果,但是仅仅最外围几排的果树接的果实又红又大,越是往里,果实越是青涩,而正中阵眼之处的果树,去年一颗果子也没,今年也仅仅结了七八枚青涩无比的小果,看起来极为寒碜,但是乐晨却知道这几枚果子的价值。

    如果不是手头拮据,乐晨便是最外围的桃子也一个不想卖,这些最外围的桃子,也要比寻常水果对人的身体益处多多。

    而且古书的灵木自得之法培育灵气转化寻常草木,是以布阵后随着年代愈久效果愈佳,如果等到阵眼处结成红果,其价值可就不敢想象了,只是不知道这要多少年之后的事了。

    千年后那阵眼中的桃木会变成什么样?不知道传说中的蟠桃是不是也是这样来的。

    可惜,自己肯定看不到了。

    不过,如果按照古书所说,仅仅那几枚青果的滋补效果也足够令人惊骇,寻常普通人根本想象不到,其桃核更对自己的修行很有帮助。

    是真是假,过些日子,自己就可以摘下来验证了。

    走在回村子的土路上,乐晨正胡思乱想之际,黛儿突然小声说:“少爷,家里出了点事,姥姥和大舅正着急呢,好像是村长来跟姥姥说,要收回果园的地,盖什么养猪场。”

    “什么?”乐晨一愣,咬了咬牙,快步向村里走去。

    ……

    王庄属于县城近郊,乐晨上学也在县城二中,在村口就可以看到不远处县城灯火阑珊,却比这边明亮了许多。

    乐晨家是四间正房的大院,这是乐晨父母留下的,乐晨父母在时,乐晨姥姥便被接来在这里住,院中槐树,据说是乐晨出生那年栽下的,现今已经绿意参天,乐晨每次经过这棵槐树,都会想起小时候的事。

    堂屋中,姥姥看到乐晨进院,便起身走向灶台,显然是要热饭,黛儿已经快跑几步过去,抢下了姥姥手中的活儿。

    大舅陈大柱也坐在堂屋木桌旁的马扎上,他是个四十多岁黑黝黝的淳朴汉子,这些年一直打光棍,为人特别老实本分,和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二舅一家简直云壤之别。

    大舅是姥爷的前妻所生,所以姥姥当年对他的婚事并不尽心,不然就算大舅天生是个瘸子,性格也太没火气被外人看起来就是窝囊,但也不至于凑合不了一个老婆。

    现在,姥姥却后悔的紧,有时候就抹眼泪,说对不起大柱。

    大舅陈大柱心里却没有什么芥蒂,乐晨还能上学,也全靠他经常来帮忙,不然家里就乐晨一个男人的话,怕早就辍学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