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宝典 > 第二章 救命(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乐晨刚刚在夜市卖完家里果园产的两筐早桃,回家这么晚是因为有个特别麻烦的妇女说包圆他最后剩的十来斤果子,但一定要他给帮着送家里去,谁知道乐晨将桃子送到她家里后,她又开始挑肥拣瘦的砍价,把乐晨气得七窍生烟,若按照乐晨的脾气,就是把桃子扔了也不卖给她,但想起家里那嗷嗷待哺的一大家子人,乐晨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也只能收下了妇女最后给的皱巴巴的纸币。

    不过现今正是早桃成熟之时,家里十亩桃园今年是第一年真正成熟,乐晨每天来县城的夜市零卖,同时也在打听收购果农的老客的信息,有老客来一气收走后,应该会有个好收入,家里也就不会像以前那样拮据了吧?

    所以,飞快骑着车,乐晨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敞亮,从父母突然离世后,他还从来没像这几天这样快乐过。

    天色太晚了,奶奶和弟弟妹妹们会很担心的,所以,乐晨自行车骑得飞快,随即看到昏暗路灯下,好像有男女几个人纠缠在一起,尤其是那俩袒胸露肚的汉子,身上有狰狞的纹身,气势吓人,一看就是街上的大混混。

    父母双亡后,乐晨从初中就开始半工半读贴补家里,他虽然年纪不大,现在读高三,但这几年他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早已经不是昔年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小魔王,为了养家他什么苦都吃过,更不想惹祸让家里人担心,何况他今年是丧门星入命宫,隐隐有血光之灾的迹象。

    所以,看到这个阵势,乐晨是想躲开的,谁知道还没绕过去呢,就听那女孩喊:“骑自行车的弟弟救命!”

    再看那女孩儿眼神,更是可怜巴巴盯着自己,乐晨心里叹口气,终究还是躲不开。

    而且看起来,女孩子是个良家女子,被坏人强迫要拉上车,以乐晨的心性,也不好不管不顾的离去。

    “嘎”一个急刹车,乐晨的水管车停在了面包车旁,看着两个大混混气势汹汹的样子,乐晨咳嗽一声,问道:“大哥大姐,你们做什么呢?”

    见是个黑瘦乡下少年,脸上还没脱稚气,虽然个头比同龄人高大些,涛子也没放在心上,一瞪眼睛:“没你什么事儿,滚蛋!”

    要说涛子虽然手上没沾过人命,但也是彪悍的很,一路摸爬滚打过来的,瞪起眼睛那股子彪悍劲儿很有些气势,普通高中生早就被吓得屁滚尿流。

    乐晨拙于言辞,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解,想了想说:“大哥,有事儿咱们报警吧,别这样。”

    “你他妈找死吧?”涛子身后的小弟冲上来,一巴掌就轮了过去,力度十足,一个乡下瓜娃子,保准抽得他嘴丫子冒血。

    涛子微微蹙眉,对方毕竟是孩子而已,下重手万一有个闪失也不好。

    沈丽丹惊呼一声,心下不免后悔,没想到管四儿的人这般无法无天,万一这孩子被打坏了,自己的责任可大了,良心也过不去啊!

    沈丽丹的惊呼声刚刚发出,突然又是一声惊呼,红唇小嘴惊讶的变成了“O”字,再也合不拢。

    却是那马仔气势汹汹的一巴掌,到了乐晨脸边就停了下来,却是被乐晨轻轻伸手抓住了脉门,不仅仅如此,被乐晨扭着手腕,那马仔呲牙咧嘴的身子都慢慢弓了下来,若不是有一口硬气,看脸上痛苦的表情,只怕都能疼的叫出声。

    涛子也是吃了一惊,他常年打架斗殴,一看就知道是怎么个情况,这是被对方少年捏着手筋用不上力了,可这瓜娃子的手劲,也太大了吧,就算自己,也没办法捏着对方手腕就让人失去反抗能力。

    涛子愣了愣,但诧异是诧异,一股怒气在涛子心底升起,一脚便踹了过去:“小崽子!找死!”敢动自己的人,对方只是个毛都没长全的孩子,这点更令人生气。

    乐晨一把甩开马仔,顺势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涛子一脚踢在自行车上,把自行车踢得“啪”一声横出,筐都滚出去一个,他的蛮力可不小。

    随即涛子便扑向乐晨,却不想,毫无征兆的,在涛子又扑上来拳头距离乐晨的脸还有两三厘米的时候,他的胸口突然出现了乐晨那沾满泥渍的黑布鞋,乐晨这一脚却是后发先至,重重踢在涛子的胸口,涛子立时脸色煞白,蹬蹬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胸口一口气堵得上不来,眼前金星直冒,几乎昏厥过去。

    “呔”,那偷偷爬起身的马仔从后面抱住乐晨,却被乐晨身子一抖一甩,便又飞了出去,摔出了一米外,鼻子磕在水泥地上,当时就见了血。

    涛子甚是彪悍,不惧反怒,虽然这个少年力气跟蛮牛似的,但终究是个小毛孩而已,今天要撂不倒他,以后哥几个也别出来混了。

    晃晃脑袋,涛子已经站起身,顺手摘下了腰间腰带,更确切的说,是一条铁制的链锁,为了打架方便,他腰上一直缠着条链锁,动了家伙,可就是来真格的了。

    劈头盖脸的把链锁轮了过去,涛子眼睛都红了,手下可没留情,谁知道,那少年比泥鳅还滑溜,左闪右闪,每次都堪堪躲过。

    来回没几个照面,乐晨便寻了个破绽,一把抓住铁链,顺手一带,“躺下吧你!”涛子踉跄跌出,摔了个狗啃泥,好巧不巧的,摔在了那个马仔身边。

    摔得头晕眼花还是其次,涛子心中却是惊骇无比,这个少年不过十七八岁而已,而且好像不是正统的练家子,可反应之灵敏力气之大简直骇人听闻,别说一个自己,就是有七个八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跟着涛子来的马仔,本来想爬起来,可看到眼前情形眼里闪过一抹惧色,哼哼唧唧的捂着腰,好像要死过去的样子,等到乐晨走过来,更吓得慢慢挪着身子后缩。

    沈丽丹完全惊呆了,这是个孩子吗?简直是个怪物,难道会武术?

    乐晨走上两步,心下琢磨拿这两个痞子怎么办?惹了这些狗皮膏药,自己倒不怕,可骚扰家里人的话,这些祸害可不知道多烦人,要说现在叫他们消失便可省却许多麻烦,可旁边还有目击证人呢。

    自从父母双亡后,乐晨尝尽人情冷暖,更曾经被欺负欺辱,心态便有些阴暗,叫人消失的事情以前也做过,更是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但今天却不好下手。

    就在这时,就听沈丽丹失声惊叫,乐晨心头猛的升起警兆,回头之际,却见面包车的司机下了车,手里,却是拎了管猎枪,正对自己瞄准。

    “嘭”,猎枪发出巨响,乐晨应声倒地。

    沈丽丹的尖叫声划破夜幕,远方有狗狂吠起来。

    “快走!”涛子眼见闯了祸,急忙拉着马仔连滚带爬起身,跳上面包,打火起车疾驰而去,从后视镜看着沈丽丹扑到了那瓜娃子身边,涛子眉头跳了跳,这小王八蛋,不会挂了吧?打死个孩子,尤其如果还是在校学生的话,管四哥那里想摆平,可就要付出大代价了,说不得自己还得潜逃一段时间。

    扑到了乐晨身边,看着乐晨身上斑斑血迹,沈丽丹吓得手足无措,都要哭出声,只是连声喊:“救命!救命!”

    从乐晨和涛子两人动手到现在,其实也超不过五分钟,沈丽丹的心也跟过山车似的跌宕起伏,从乐晨开始动手占上风的吃惊,到现在乐晨受伤倒下的恐慌,沈丽丹脑袋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街道拐角处,渐渐出现了骑自行车的人影,看起来,是下晚自习的学生。

    突然,沈丽丹就见怀里少年一咬牙,猛的就站了起来,沈丽丹吃了一惊之际,那少年已经扶起自行车飞快跳上去,疾驰而去,走之前甚至不忘把掉落的筐挂在了车把上。

    沈丽丹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追了几步,但见少年飞快驶进了一个巷子,等追进去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不见。

    怔忪了好一会儿,眼见巷子深深,夜幕如墨,刚刚又经历了心惊胆战的这一幕,她不敢多做停留,转身离去,赶紧回家找些人再来探访那个受伤的少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