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绝顶枪王 > 第44章 唉,枪法是硬伤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4章 唉,枪法是硬伤

    灼热的子弹在空中的痕迹,就像是从沈照楼他们的心里呼啸而过。

    一道黄金光芒,一道漆黑的暗光,交错而过,一闪而逝!

    噗。

    一声切西瓜似的声音,从韩笑的耳机里传出。

    爆头音效!

    韩笑的手指在键盘上猛地拍了两下,画面里,笑帮主扣动扳机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可是,这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他慢慢地跪下,然后,身体无力地滑落到了地面上。

    阵亡!

    一大摊血迹以尸体为中心扩散开,血泊之中的笑帮主,除了死亡姿势可圈可点之外,简直是屈辱得不行了。

    “草,这操作……”沈照楼都看得目瞪口呆。

    韩笑从一开始的判断、决定、行动,全部都是正确的,甚至面对战无伤故意用枪声卖的破绽,他反而将其变成了自己的优势。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韩笑判断对了战无伤的行进路线之后,这一局的战况就一点都不复杂了。

    明明应该是笑帮主三两下从后面追上战无伤,随便开出两枪,直接爆头,收取胜利果实的剧情。

    但是,韩笑端着把AK47,就算爆头没爆到也就算了,好歹也该爆个菊,那也能把战无伤给弄死吧?结果,战无伤只是稍微一个拉扯走位,笑帮主连爆菊都没爆到。

    要知道,韩笑的笑帮主也是一直在拉扯走位、在掩体边上若隐若现的,可是,战无伤抬起手枪砰砰两枪,就顺利地把他给爆头了。

    他这还能有什么话说?

    “果然菜。”张宁自己打完都愣了好几秒钟,才若有所思地去看裴鹏天。

    裴鹏天一脸都是苦水。

    韩笑刚被这样随手菜掉了,张宁就回头来看他,这不是明摆着让他跟韩笑友谊的小船彻底翻进下水道了吗?

    那不行啊!

    裴鹏天不得不赶紧开口补救:“大叔你用词能不能文明一点?这不叫菜,这叫……叫……惜败!”

    “惜个头!”沈照楼恨铁不成钢地打断了裴鹏天的扯淡,“我算上明白了一件事,智商是硬伤不可怕,就怕枪法是硬伤啊!阿笑你的枪是有毒吗?”

    “……”韩笑叹了口气,自己反而比较淡定。

    他的枪法,旁观者都看醉了,他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

    无论是裴鹏天还是沈照楼,输给张宁都能扯出原因来,因为张宁猥琐嘲讽也好,有关键道具不报也好,强行扯也能扯得动.

    可是,他这输得太爽快、太直接了,别说什么空血翻盘,他这完全是巨大优势都赢不了的节奏!

    他的输,毫无理由。

    有优势的情况下,带把AK47对不过手枪,就是一个字,菜。

    “来来来,少年郎……”张宁四处寻找,没再找到合适的作业本,只能扯了一张抽纸,“你的命挺有意思,我来批一个?”

    “滚。”韩笑没好气地直接拒绝。

    可惜,张宁明显不是那种被拒绝了就会知难而退的人。

    虽然抽纸上很难写字,但他还是排除万难地给韩笑批起命来。

    不知道是因为韩笑的命真的很特殊,还是仅仅因为抽纸上写字太考验操作,他这次足足折腾了三分钟,才把符纸给画好。

    本来就软趴趴的抽纸,被张宁这么蹂躏了一番,变得皱巴巴的跟厕纸一样。

    沈照楼看着就眼皮子直抽搐。

    不过,她现在离张宁最近,还是忍着恶心,把这张符纸接过来。

    结果,她一看,发飙的因子又在蠢蠢欲动了!

    “万丈高楼平地起,纵有战机徒叹息,劝积跬步慢慢行,驰骋职业尤可期!”沈照楼白了张宁一眼,“上吉?”

    张宁托腮作高人状,点头。

    裴鹏天就乐了:“不是吧?韩笑反而是我们三个人中间,唯一能打上职业赛场的人?”

    裴鹏天、沈照楼和韩笑三个人,虽然都输给了张宁,但是,韩笑是他们中间输得最干脆,最没有争议的一个。

    直接对枪干死,被张宁实力碾压,能有什么争议!

    可看看张宁给他批的命是什么?

    驰骋职业尤可期!

    张宁觉得韩笑能打上职业赛场。

    “大叔,你批命的思路还真的是够随机的啊!”裴鹏天把那一坨抽纸,塞进韩笑的衣领后面。

    “草,胖子你找死!”韩笑一下走神,就被裴鹏天偷袭成功,跳起来就跟他追打。

    “喂喂喂,你们已经输了三局了。”张宁笑得一副地主收租的死相,贱得让人想上去一拳搂死他。

    韩笑艰难地反手从衣领里掏出纸团,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裴鹏天也安静了下来。

    张宁说得没错——七局四胜,他们已经输了三局了!

    陈尧必须四局连胜,才能帮他们翻盘。

    虽说他们这也不是比赛,即使真的输了,也不会掉一块肉,但是,今天是他们主动跑来兴师问罪,如果最后的结果却是自己灰溜溜地滚回去,他们心里总会有那么点不痛快。

    可是,陈尧能做到吗?

    张宁的目光,沈照楼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陈尧。

    他们在黑网吧里打打闹闹了这么久,又是嘲讽又是批命的,现在,天都已经黑了。

    黑网吧里,灯都开了。

    陈尧的侧脸在橙黄色的灯光下,显得十分的平静、安宁、人畜无害。

    “你叫陈尧?”张宁问道,“胖子说的校队新人?”

    “嗯。”陈尧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开始?”张宁的目光里透着浓厚的兴趣。

    “不。”陈尧摇了摇头,“有一件事。”

    “哦?说说看?”张宁问。

    “三局地图都不是我们手选的,下面,由我来手选地图。”陈尧静静地说。

    他不是在询问张宁是否同意,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神色,他的语气,只是在很平静地陈述一个事实。

    沈照楼他们都“咦”了一声。

    他们怎么没想到?

    第一局是裴鹏天随机的地图,第二局第三局都是张宁选的图。

    没有一局是他们手动选的!

    所以,陈尧的这个要求,完全没有可拒绝的理由。

    以张宁高达250的智商,都没转出什么弯弯绕绕来,只能应了一声:“好啊!”

    他的“好啊”两个字才刚落,就看到画面一闪。

    陈尧选择了地图——消失的运输船!

    张宁一愣。

    那不就是他在第一局上,打赢了裴鹏天的地图?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