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绝顶枪王 > 第33章 裴胖子的“天才”计划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3章 裴胖子的“天才”计划

    “说说说。”沈大领队因为陈尧的超额完成任务,心情正好。

    “一口气把两个问题都解决,明天我们就杀上隔壁去!”韩笑说。

    “好!”裴鹏天考虑到自己的体型,和学校电脑桌的质量,这次没再爬桌子,“你们都知道罗敬之吧?”

    “罗敬之谁不知道……”

    以罗敬之花式虐谢轻名的过往,几乎七中人人都知道他的大名。

    “古人云,射人先射鸟,擒贼先擒王,要隔壁答应跟我们打一场,首先就要搞定他们的队长,也就是罗敬之!”裴鹏天压低了声音。

    沈照楼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我说……这种人尽皆知的事情,你完全不用说得这么鬼鬼祟祟。”

    裴鹏天嘘了一声:“不,我接下来要说的,必须鬼鬼祟祟!”

    韩笑做了个投降的手势,回头开了一局。

    “你们都知道罗敬之,但是,你们肯定不知道,他还有个妹妹,叫罗静织!”裴鹏天神秘地说道。

    “他妹妹跟他一个名字?”沈照楼脸上全是混乱。

    “不是,他妹妹是安静的静,织女的织。”裴鹏天纠正道。

    “噗哈哈……他父母不是一般的懒啊。”韩笑回头吐槽。

    “嗯,确实很懒。”裴鹏天接着说道,“他妹妹在博学中学初中部读书,今年初二,每天下午比罗敬之早半个小时放学,而这半个小时,她会坐在高中部跟初中部之间的连廊里,那棵樱花树下面复习功课,她一米四七的个子,黑色长发,长着一张娃娃脸,喜欢穿粉色的蛋糕裙,背的书包是……”

    “喂,胖子,你先停一下。”沈照楼越听越不对劲,“你把隔壁队长的妹妹搞这么清楚,跟让隔壁来跟我们打一场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了!不搞清楚搞清楚罗敬之妹妹的相貌,特征,日常作息规律这些,怎么绑架?”裴鹏天说。

    “绑架?”沈照楼跟韩笑顿时就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对啊,你们想啊,罗敬之就罗静织这么一个宝贝妹妹,只要搞定了罗静织,那罗敬之还不得我们让他往东,他就不敢往西,让他跟我们打个练习赛,他就得给我们打个练习赛……对了,甚至直接让他放水,大比分让我们血虐一通都绝对不是梦,我们光谷七中校队力克博学校队,名扬江城的时候就要来了!”裴鹏天一手叉腰,越说越带劲。

    “你是在开玩笑的,对不对……”韩笑看到裴鹏天眉飞色舞的表情,忍不住腾地站了起来,的键盘线都被差点扯断了,哐当一声键盘掉在了地上。

    裴鹏天连忙朝他们平压手掌:“冷静,冷静。”

    沈照楼一叠退队申请全拍在了裴鹏天脑袋上:“冷静你个大头鬼,什么罗静织罗敬之的,你夜观天象就观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姐就想知道到底是哪颗星星直接掉下来砸你脑袋上了,才让你观出了这么个漏洞百出的计划?”

    “哪儿有洞,你说,我补还不行吗?”裴鹏天嗷嗷叫。

    “绑架,是犯罪。”陈尧淡淡地提醒。

    “你放心,”裴鹏天一副老子早就想到了的样子,“我绑架他妹妹,一不求财,二不求色,带她去游乐园玩一趟就放她回去,这样连立案都很难!”

    沈照楼都愣了一下,还真没想到裴鹏天一答就答上来了。

    但是,韩笑还是摇头:“隔壁学校的,没几个家里没背景的,要立案分分钟能给你立成大案特案要案!”

    裴鹏天冷笑一声:“切,就算立案了,我也没什么好怕的,我还后最后一条杀手锏,未成年保护法,我可还未满十六周岁,况且……”

    训练室里顿时静了下来。

    沈照楼和韩笑,还真没想到,还有未成年保护法可以免罪这一出。

    问题是,裴鹏天也同样是个爱玩游戏,嘻嘻哈哈的死宅,他凭什么能想到这种法律漏洞的?

    平时他在学校里,可是连打个架什么的都很少的性子。

    沈照楼一皱眉,不耐烦道:“况且你个毛线!人家小萝莉在高中部跟初中部之间的连廊里樱花树下复习,请问,你怎么到达那棵樱花树下,你能上天?咻一下,飞进去?”

    “不是,你们听我细细道来,我真的已经有详细的路线图和计划书……”裴鹏天居然真的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A4纸来,上面涂满了各种时间啊,地图啊什么的,那阵势还真有几分动真格的意思。

    不过,还没等他来得及把那张A4纸展开,沈照楼就劈手给他夺了过去,连看都没有看,就直接给他撕了个粉碎。

    “哎哎哎,楼姐,这可是我们的心血之作啊……”裴鹏天欲哭无泪。

    “心血你个头啊,你用你的猪脑袋想想,就算你计划很周密,真的被你绑了那个什么罗静织,最后你又靠什么未成年保护法免于刑事处罚了,但是……学校会放过你吗?全队开除都是最轻微的处罚了吧,那可好了,咱们也不用操心什么校队社团了,因为到时候我们也绝对不叫什么校队了,直接改名光谷流浪儿童队,或者是光谷少年犯队之类的得了!”

    沈照楼冲着裴鹏天劈头盖脸一顿训,裴鹏天顿顿时就懵逼了:“对哦,绑架会被开除哦……不对,一定是我把计划听漏了什么地方,不应该啊,这么好的计划,不该有这么大的漏洞啊。”

    “等等,听漏,我们?”韩笑一眯眼睛,立刻就在裴鹏天的话里抓出了细节,“裴胖子,你给我从实招来,这傻了吧唧的计划是谁灌到你脑子里去的?”

    “这,这么天才的想法……当然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裴鹏天梗着脖子道。

    “说实话!”沈照楼说。

    “楼姐,真,真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你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我呢?”裴鹏天不服气道。

    “姐真不是鄙视你!就你那灌满汤汤油油的脑子,能知道罗敬之妹妹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放学在哪儿等她哥哥,还能吐出‘立案’跟‘未成年人保护法’这么缜密的词儿来?”沈照楼说。

    她太了解他们了。

    因为,他们是为数不多的,她能称之为“队友”的人!

    裴鹏天欲哭无泪:“姐,你还说不是鄙视我?你这明明就是鄙视!”

    “别扯淡,到底谁告诉你的?”沈照楼一拍桌子,柳眉倒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