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六十七章半渡而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河自古便是波澜壮阔,咆哮奔腾,但是黄河渡口这一段河口。虽然也是波涛汹涌,但相比其他河段,却是相对平静一些。

    六月时节,天气一直反复,前段时间还下过一场暴雨。此时河面上水位比平时高出许多。

    吕布大军所乘船只,不算是战船,但相比一般的木筏,小舟又大出许多。长约五米,宽约三米,每艘船上,大约数十将士,再加上装载的粮食战马等滋重,一共近千条船游戈在黄河之上。

    黄河之水咆哮,也引得船只左右摇晃个不停。吕布麾下将士只得牢牢抓住船上的物体,才能勉强站立。

    大约在中间偏前的一艘大船上,吕布一身战甲,手持方天画戟,在烈日的照耀着,戟刃反照的光芒映照在河面上。

    吕布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绵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背后扎八背护旗,威风凛凛,在河风的吹拂下,飞舞的咧咧作响。

    吕布兴奋的看着河对岸:“过了河,最对行军半天,即可踏入上党地界,到时候,刘辩的心血就将毁于一旦!杨再兴,杨延嗣,刘辩!当日洛阳城给我的耻辱,某家定将百倍奉还!”

    “传令,将士们进入并州之后,本将允许将士劫掠!能抢多少,都算他们的!”吕布眼色一冷,对着身后几员大将道。

    “将军,并州乃是我们的老家啊!如此岂不让百姓们心寒?又如何对的起我们在并州的列祖列宗啊!”身后张辽上前,眉头一皱,阻止道。

    “心寒?我为他丁原南征北战,为并州将士抵御外族,就只是一个主簿,我的心早就寒了,谁又替我说过一句话?哈哈哈!”吕布突然癫狂的大笑起来。

    “你要是不忍心,那就不参加好了,其他诸将,尽情劫掠吧!”吕布有陡然收起笑声,冷冷得看了张辽一眼道。

    “是,将军!”其他几将顿时眉开眼笑,拱手称谢。

    张辽还待要说,一旁的高顺连忙拉住了他,轻轻得摇了摇头。

    当先一排船头,已经行至岸边,开始有士卒下船,从船上往下搬运物资。

    而隐藏在不远处的丛林中的汉军中。

    一个千夫长舔了舔嘴唇,看着从船上运送下来的兵器,粮草,战马。眼中满是兴奋:“将军,下令进攻吧!此时进攻,必能胜利,吓走吕布大军!”

    “再等等,等他大军过来一半,我们再行出击!”李显忠趴在丛林中,死死得顶着远处的吕布军。

    “命令将士,谁也不许妄自出击!”李显忠要的不仅仅是胜利,还是大胜,一次性打的吕布,董卓在也不敢有其他心思。此时轰击,纵然能够胜利,但也只能是吓退吕布,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

    收到命令,一众汉军只得压下心中的悸动,强忍着趴在丛林中。

    大约又过了一刻钟,终于,大约一半左右的吕布军船只停靠在了岸边,还有一半继续还河中划动。

    而吕布的船只也稳稳的停靠在岸边,吕布正欲下船。突然四面八方,震耳欲聋的声响传来。

    “就是现在,出击!”李显忠陡然从丛林中跳了出来。一把跨上战马,纵马挺枪,直向着黄河岸边而去。

    李显忠带头冲锋,身后一万大军尽皆手持兵刃,向着吕布大军冲去。

    此时,吕布大军在岸边的大约有一万二千左右,他们分散在黄河岸边,有的在船上搬运粮草,有的还因为晕船,在岸边狂吐不止。

    “什么声音?”

    “这是敌袭?”

    “快快,结阵迎敌,是汉军!”

    “弓箭手,给我放箭!”李显忠冲到一个适当距离,立即下令弓箭手放箭!

    虽然上党只留下一千弓箭手,但乃是一天一训,弓箭手挑选的乃是臂力过人之辈,掌控要诀,射不准没关系,天天练就行。这一千弓箭手,自挑选出来,就每天练习射箭,到如今,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弓箭手了。

    以有心算无心,汉军一轮弓箭射过来,虽然密集度不高,但胜在命中率高。几乎下船的的吕布军,有的上传般东西,有的下船吐,兵器,盾牌都不在身边,没有掩体,几轮弓箭过后,吕布军顿时死伤惨重。

    此时吕布军中,豋岸的一万多将士,被射杀数千人。不过其他将士,却已经找到了兵器,盾牌,挡在身前,准备抵抗弓箭。

    “弓箭手,给我压制船上的贼军,其他人,随我冲!”

    就在吕布军将士惊魂未定之时,李显忠带领大军发起了冲锋,瞬间,就杀到黄河岸边,但吕布大军才刚刚才被弓箭射的一阵手忙脚乱,此时还没反应过来,有的还没有拿起武器反抗,就被汉军给杀了。

    “不好,将军我们中计了,快快撤军吧!”吕布船上,魏续一阵惊慌道。

    “李显忠,你来的正好!这次顺带将你一并解决了!”船上吕布不见一点惊慌,反而满是杀气得看着岸边带头杀敌的李显忠。

    “将军,大势已去撤吧!”曹性看着岸上不断溃败的一家将士道。

    “撤什么撤?还嫌丢的人不够多吗?张辽你在船上镇定军心,高顺带八百陷阵营下船,其余诸将随我下船厮杀!”吕布手持方天画戟,几个跳跃,顺手挥舞画戟,格档着压制的箭矢。跨越几条船只,跳下岸来。

    可吕布有如此勇武,其他几个将领就不行了。并州军只得猫在船上,不敢露头,谁要是伸出头来,就被李显忠事先安排的弓箭手给一通猛射。

    “儿郎们,随我出战!”魏续自恃勇武,捡起一把长枪,探出头来,挥枪格档箭矢,就欲下船,迎战汉军。

    “快射他,他是当初的八健将之一的魏续。”

    当初吕布与高顺,张辽等八人,为丁原手下的八健将,丁原死后,吕布做了主公,实际上只剩下七将了,按照历史的走向,吕布在徐州之时,会收服臧霸,麾下再次有了八健将,但现在,洛阳一战中,宋宪死于杨再兴枪下,如今只剩下六人。

    汉军中,有上党老兵认出了魏续,连忙大喊。早有心细的弓箭手瞄准了魏续,尽管魏续小心异常,但还是被一箭射中了心头。

    “痛煞我也!”魏续大叫一声,手里的枪也掉下了河,魏续一脚栽倒,掉下河去,瞬间被滚滚的黄河卷走,生死不知。

    “魏续!”与魏续交好的候成大喊一声,就欲站起来,想要下河挽救魏续的生命。

    “不要白白丢了性命!”张辽连忙一把拉住候成。

    “现在可怎么办?还没进入上党,居然就遭此大败!更折了魏续,特娘的这些人怎么知道我们要攻打上党?莫非是未卜先知不成!”曹性一拳捶在甲板上叫骂道。

    张辽还算冷静,只见他看了一眼岸上的自家不断溃败的士兵,眼神凝重道:“高兄,我们都被弓箭手压制,想要帮助将军都难了,这次只有靠你们了!”

    张辽身边,一高大威猛壮汉,四方脸,一脸冷静道:“文远放心,我必救出将军!”

    “陷阵营的将士,给我站起来!迎敌!”高顺抄起地上一块盾牌,一柄大刀,猛地站了起来,对着周围几个船只高声大喊。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