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六十三章把朕绑来就不管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天之后。

    飞龙山戒备森严,各个关隘都有重兵把手。无数手持长枪的山贼来回巡逻,虽然是山贼,但在杨妙真的训练之下,却不弱于一般的精兵。

    山顶之上。

    杨妙真一身红色战甲,手持一杆梨花枪,策马奔腾于众军之前。

    “兄弟们,如今山下三万黑山贼围山,咱们红袄军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

    “留下来,只有饿死,突围出去才有可能获得一线生机,可是总会有人要死的,你们怕不怕?”

    杨妙真的娇喝声瞬间传遍整个山顶。

    “愿随大当家突破!”

    “我们不怕!拼死一战!”

    “拼死一战!”

    “死战!”

    一众红袄军高举武器,顿时士气大振。

    “你们现在去准备,半个时辰之后,咱们突围下山!”

    一众山贼都回去准备。

    “大当家,那四个人不管了吗?二当家不是拿着他的书信领金子去了吗?我们这样不厚道吧?”众人散去,一个红袄军首领陡然想起刘辩几人还在关着。

    “现在管不了他们了,我们只取三千金拿来救济百姓已经是便宜他了。等我们走后,黑山贼来了,他们只要舍得,也不会有危险。”杨妙真秀眉一皱道。

    “这,好吧。”红袄军首领不在言语,了解杨妙真的他,心知杨妙真平身最讨的就是世家大族,为富不仁的商人。因此对刘辩等人反感也不稀奇。

    而被关在柴房的刘辩几人,只听得外面外面噪声大作。

    刘辩眉头一皱道:“看来红袄军与黑山军要开战了?红袄军应该是要突围?”

    “陛下,如此一来,您想先说服红袄军首领,里应外合之计就行不通了!”韦孝宽摇了摇头道。

    “朕堂堂大汉皇帝,见个山匪都如此费劲!里应外合之计行不通,那小七,你先带着孝宽混出去,看准时机,再行攻打黑山贼,虽不如里应外合,但也能做到出其不意!”刘辩索眉沉思片刻,想了想道。

    “还是陛下下山吧,陛下要有个闪失,臣万死难辞其咎!”韦孝宽拒绝道。

    “有再兴护卫,区区山匪伤不了朕,而且朕不擅长指挥军队,有你和卢公指挥,当可万无一失!”刘辩沉声解释道。

    “那杨将军千万保护好陛下!”韦孝宽知道刘辩也是个倔性子的,决定的事不容改变,遂不在多言。

    “啪!”

    杨延嗣起身,双臂微微发力,就挣脱绳索。再将韦孝宽绳索解开。行礼对刘辩道:“陛下,小七先护送韦大人下山,在回来保护陛下!”

    “恩,机不可失,战机稍纵即逝,你们速速下山去吧!”

    此时门口已经无人把手,杨延嗣一拳轰开门锁,护着韦孝宽走了出去。

    此时飞龙山上,红袄军三万人,已经集结到山前第一道关隘。前军三千,后军五千,中间跟着两万五千的家属百姓。

    前军由杨妙真领着,后军由其他几个红袄军首领率领。

    关前于毒横刀立马,大有指点江山之意。

    “刚才关内噪声大作,红袄军必定是坚持不下去了,想要突围,你命令兄弟们向关门前靠拢,一旦关门打开,就给我把红袄军堵死在!让他们出也出不来,回也回不去!”于毒对着手底下的喽啰命令道。

    “是,首领!”

    于毒兴奋得舔了舔嘴唇,眼中露出一股子侵略,:“这飞龙山,还真是好地方啊,易守难攻,只要有足够的粮食,坚持多久都没问题。不过红袄军你们不抢粮食,终究是守不住这块宝地,这飞龙山,还有个大美人,终究是属于我的!”

    飞龙山下山只有一条路,而第一道关门,已经位于半山腰了,此地略为平坦,较为开阔。虽不能容纳数万大军战斗,但是三万黑山军却也能将山门围得个水泄不通。

    可以说,红袄军一旦打开山门突围,将面临的是三万黑山贼的团团包围。

    而与于毒只有一门之隔,山门内的杨妙真,领着三万人,绝美的脸庞,布满寒霜,心中却与只是畏惧。

    杨妙真骑着一匹雪白的泼风战马,手里拿着梨花枪。

    “开门,突围!”

    “嘎吱嘎吱!”关门在红袄军的控制下陡然大开。

    “杀!”杨妙真高举梨花枪,一催马匹,率先冲了出去。

    身后三千红袄军也跟着鱼贯而出,在后面两千红袄军保护着两万多的家人,老人,女子和小孩。只等杨妙真杀出一条路,他们就跟着冲出去。

    “给我挡住他们。不要让他们前进一步!”于毒见山门打开,顿时大叫道。

    “还有不要伤了那小娘子!”杨妙真催马而出,那绝美的容貌顿时迷住了于毒。甚至许多黑山军都呆呆得看着,这么美的女子?会杀人?会是山贼?

    但杨妙真却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们答案。

    只见有几个不怕死的黑山军,向着杨妙真扑去,企图将她拉下马来。

    “找死!”

    杨妙真眼中寒芒一闪,手中的梨花枪划过,几个黑山军顿时惊恐的按住喉咙,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死死得倒了下去。

    “兄弟们,随我杀!”

    手里的梨花枪染血,杨妙真面不改色,梨花枪继续舞动,凡是有所阻拦者,皆是被一枪刺死。

    这些黑山军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也不是张燕手里的精锐,面对杨妙真如此恐怖的武力,顿时被杀的连连后撤。

    “不要怕,谁敢向后撤,我就杀了谁。谁要是能活抓了那小娘子,我就把她赏给谁!”被黑山军拥簇着的于毒大声喊道。

    死亡的恐惧与美女的诱惑之下,顿时一众黑山军再次不要命的冲上来。

    但杨妙真却不会有丝毫留情,一杆梨花枪,上下翻飞,舞得密不透风,黑山军顿时又被杀退,杨妙真身边,在不敢有黑山军围攻。

    但随着杨妙真的突围,红袄军逐步向前推进,后军也慢慢出现在战场上,两千人,保护着两万多人,顿时被于毒发现了不对劲。

    “写伙红袄军,居然和我黑山军一样,也是拖家带口?不过你突围也敢带着这些人,若是不带这些人,搞不好还真让你跑了,不过你突围还拖家带口?真是自寻死路!”于毒见着关隘中,逐渐涌出的红袄军家属,顿时欣喜不已。

    打败红袄军的关键,就是这些家属,于毒顿时醒悟过来。

    “你,给我率五千人,绕去后面,有多少,算多少,给我杀,杀了他们,红袄军定没心思突围!”于毒手里长刀遥遥指着红袄军后军,大声命令道。

    “是,弟兄们跟我来!”于毒身后,一首领听了,顿时眼睛一亮,带着五千人想要去攻打红袄军后军。

    五千人鱼贯而出,想绕过杨妙真的前军,去对付后军。可如此大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心细的杨妙真。

    “老三,你带人把他们给我挡住,我继续冲锋!”杨妙真娇喝一声。

    “你们,跟我来!”杨妙真身后,一名使枪男子连忙做出了反应,就在黑山军快要接近红袄军家人的时候,红袄军三当家也带着两千多人迎了上去。而杨妙真只带着数百人继续向前突围。

    这红袄军在杨妙真的训练下,还算训练有素,并且清一色的长枪兵。与刘辩手下的长枪兵一样,这伙红袄军训练时间也不多。在三当家的指挥下,手忙脚乱的开始结阵迎敌。

    两千多红袄军结阵,挡在关门前,身后是两万多的家人。还有着两千多人,保护在他们外围。

    “兄弟们,身后就是我们的父母,媳妇,和孩子,我们只有用生命保护他们,绝不让敌人上前半步!”三当家长枪一横,开始鼓舞士气道。

    “以死相护!”

    “以死相护!”

    三当家的鼓舞起了作用,顿时一众红袄军抱了必死的决心,要保护身后的家人。

    “冲啊!”

    而数千黑山军在一个首领的带领下,也向着红袄军的长枪阵发起了冲锋。

    几千红袄军分成数排,手里端着长枪,长枪稳稳平举。

    “杀!”

    就在黑山军要冲上来的一霎那,红袄军第一排猛地将长枪刺出,这一招,是汇聚了所有的力量,顿时,冲锋在最前的黑山军死死的插在长枪上!

    红袄军将士又猛地一手长枪,百余被红袄军刺死黑山军顿时软软的躺在了地下。

    而红袄军第一排的将士,一招用老,已经来不及施展第二招了。只见他们迅速想后退,身后一排的的红袄军立即向前面补了上来。

    这样一来,红袄军的阵型就想当于没有变化了。

    “杀!”

    替补上来的红袄军再次一枪刺出,顿时冲上来的黑山军再次成了枪下亡魂。

    这样一来,黑山军反而被红袄军给拦住不能前进了。黑山军一旦前进,就被红袄军的长枪阵所绞杀。

    不过,红袄军的长枪阵,毕竟训练不精,在阵型移动过程中,阵型也渐渐变乱。甚至有几人还在变幻阵型时被误伤了。

    黑山军人多,只要不要命的向前冲,红袄军必定大败。但损失了近千人的黑山军却看不出来,他们犹豫得拿着武器,踌躇不前。而红袄军趁着这个功夫,再次调整阵型。

    “一群废物!”阵后,于毒看了不由得怒气丛生。

    被杨妙真一人杀的落花流水也就算了,如今居然被一个区区的长枪阵所阻拦。

    “驾!”

    怒火中烧的于毒瞬间拔马挺枪,向着长枪阵而去。

    “随着我冲!”

    片刻功夫,于毒到达长枪阵前,带着身后的黑山军发起冲锋。

    红袄军长枪阵再次一枪刺去,可是这次冲锋的是于毒,并且他还是骑着战马的。

    虽然于毒不是什么名将,但却也有几分勇武,只见于毒手里铁枪一挥,顿时扫开挡在身前的红袄军将士刺出的长枪。顺势在一枪横扫,结果了红袄军士兵的性命。

    在红袄军士兵面前,于毒仿佛是下了山的猛虎,无人可挡。红袄军前排顿时被于毒撕开了个口子,后面,猝不及防的红袄军顿时阵脚大乱,

    红袄军无高统帅者指挥,又无强者稳定军心,顿时红袄军就乱了阵脚,被黑山军杀进军阵。

    “哈哈,给我杀,通通杀光,看谁还敢与我黑山军作对!”于毒顿时狂笑不止。

    红袄军枪阵一乱,顿时战斗力大大降低,死伤惨重。枪阵无法维持下去,只得与黑山军展开混战。但双方人数比乃是一比二,黑山军比红袄军人数多了一倍,又有于毒带头冲杀,不多时,红袄军就显露溃败之势。

    而远处的杨妙真,见此情形一阵焦急,只得放弃冲锋,回头对付于毒。

    但于毒杀的兴起,已经冲进了红袄军家人里面。杀红了眼的于毒一枪刺死一个老者,其后又是一连几枪杀死几个无辜的红袄军家人。

    “爹爹!”

    “娘,娘不要离开我!”

    “我的孩子啊!”

    一阵哭嚎之声瞬间在红袄军里面响起。

    “可恶,我要杀了你!”杨妙真双目充血,大声怒骂道,手里的长枪拼命舞动,想要快点杀散面前的黑山军,快点解救自己的亲人。但杨妙真距离于毒有一段距离,而眼前的敌军又十分缠人,杨妙真越是心急,反而越是冲不上前。

    “哈哈,都给我去死!”于毒高举长枪,正要杀害一个孩子!

    “再兴,将这杀害我大汉百姓的逆贼给朕杀了!”

    就在于毒想再次残杀无辜之上,关隘上的高强上,陡然传来一声大喝!

    “是,陛下!”红袄军后军,也是传出一声中气十足的回应声。

    杨再兴手里擎着一杆捡来的长枪,骑着一匹红袄军中夺来的劣马,向着于毒冲来。

    “哈哈,给我去死!”

    于毒长枪高举,就欲刺下。

    “大胆逆贼,给我受死!”杨再兴怒喝一声,手里的长枪高高举起,直接当做标枪向着于毒掷去。

    “咣铛!”

    于毒瞳孔不断方大,呆呆得看着插在胸前的长枪,眼中满是一阵恐惧。但瞳孔不断涣散,于毒拼命得想要捂住胸前的伤口,想要挽救自己的生命,但身体却无力的向着身后倒去。

    “贼首已死,降者不杀!”

    杨再兴坐在马背上,高声斥喝。于毒一死,黑山军顿时大乱。但黑山军仍然有数名首领,却不置于溃散,投降。

    但就在黑山军刚刚稳住阵角之时,黑山军后方,陡然传来一阵喊杀声。

    “杀啊,救陛下!”

    “大汉天军在此,尔等山贼还不快快投降!”

    顿时,黑山军红袄军都是大惊失色,怎么朝廷的军队来了,大汉的皇帝在这?

    “女大王好厉害呀,将朕抓到山上,可是呢,金子也拿到了,却不放了朕,也不管朕,这不符合你们的规矩呀,所以呢,朕只有自己出来跟你讨债咯!”刘辩笑眯眯的看着,望着自己目瞪口呆的杨妙真。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