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三十七章你们平时都吃什么?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子城下,上党太守张杨见了卢植,双方一阵客套。

    “张太守,本官奉陛下口谕,陛下待会就要到达长子县,命你出城相迎,准备好驿馆,供陛下休息!”卢植直接道明来意。

    “是,卢公,听闻陛下到来,我喜不自胜,一应东西早已经准备妥当了!”张杨连忙点头道。

    “恩,那我快马回去通知陛下,你在这等候!”卢植不待张杨说话,转身驾马便走。

    “唉,卢公?”张杨被卢植的因为搞得一头雾水,朝廷大员,怎么如此风风火火的。张杨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但还是迷茫得现在城门口等待。

    “主公,陛下到来,您应该亲自出城十里迎接,以显示诚意,在城门口等待,恐怕是对陛下不敬啊!”一个大臣提醒道。

    张杨恍然大悟,但还是不在意道:“陛下命我在此迎接,也没说要我一定接到他面前吧?”

    ………

    这边,卢植一行马骑的飞快,很快又到了刘辩身边。

    “卢公,怎么样?”见卢植身边,并没有张杨等人,刘辩松了口气,向卢植询问起情况来。

    “陛下,微臣一到长子城,张杨收到消息,也很快赶来,陛下的圣喻他也尊崇了!看来他是选择尊奉陛下的!”卢植拱手道。

    刘辩眼神一凝道:“尊朕,但不忠朕,看来想要拿下上党,还要花点心思了。”

    真正的忠臣,刘辩一到并州,一旦得到消息,肯定是帅众迎接的,甚至是直接交出大权。刘辩故意让卢植甩下张杨,张杨却也就顺势没有跟过来,现在张杨尊的只是皇位,并不是刘辩这人,更谈不上忠诚了。

    “陛下,看来张杨是不会主动交出权力了,咱们来上党还有用吗?只怕我们夺权不好吧?”卢植担心道。

    现在刘辩刚刚出走洛阳,一旦夺臣子的权利,恐怕日后,各地诸侯岂不是人人自危。好吧承认陛下的任务就是要重新掌控天下的权力,但有了张杨这个开头,哪个诸侯没有私心,不会反抗?

    “朕也没说要夺他的权啊,他要是反朕呢?怎么办?”刘辩自信道。

    “可是张杨怎么会反陛下?”丁管眉头紧皱道。

    “逼得紧了,自然就反了,更何况洛阳的董卓应该立了刘协为帝,反了朕,他仍然是汉臣。他现在应该是被手底下的官员给说服才答应尊崇朕的。毕竟张杨与吕布有旧,他应该更倾向于支持刘协。”刘辩沉声道。

    “陛下怎么知道张杨手下的官员会支持陛下?”李显忠疑惑道。

    “你以为朕建立的锦衣卫是吃白饭的?朕给了史阿百十号人,还有那许多的财务,如果连朕交代的任务都办不好,还怎么当锦衣卫副指挥使!”刘辩森然一笑道。

    刘辩身旁,锦衣卫建立之初,在场的李显忠,荀攸不由得想到了锦衣卫的作用,收集情报,执行秘密任务,隐于黑暗之中,不光彩,但却实用!

    李显忠,荀攸打了个冷颤,看来史阿是用了非比寻常的手段啊!

    聊着聊着,很快,刘辩一行来到长子城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长子城下,张杨率领麾下官员跪拜刘辩,一阵山呼万岁。

    “你就是上党太守张杨?且抬头让朕看看!”张杨想象中的刘辩亲热扶起,一阵爱卿的亲热语言并没有出现。反而刘辩都没叫自己平身,甚至还盛气凌人的一副模样。

    尽管刘辩是皇帝,但张杨本能产生了一种愤怒,一种屈辱。你是皇帝了不起?更何况你是一个没权的皇帝!

    大厅广众之下,张杨也不能怎么样,只得满脸堆笑得抬起头来。

    “啧啧,生的倒是一副好相貌啊!你们起来吧!”刘辩啧啧有声,似赞赏,但配上他那一副诡异的笑容,有好似在嘲笑。

    张杨站起身来,脸色有些不好看,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长的怎么样了,你夸我,干嘛这么一副笑容?到底什么意思。

    “陛下,臣已准备好酒宴,陛下一路风尘,想必十分辛苦了!”张杨按耐下心中的疑惑与不安道。

    “唔,还准备了酒宴?也罢,朕也饿了,就客随主便吧!”刘辩摸了摸肚子道。

    很快,一行人来到太守府,一众大臣家眷被安置到了一处宅子,十几位大臣,李显忠,杨再兴,杨延嗣跟着刘辩前去赴宴。

    几百御林军则在太守府外等待。

    府衙之内,刘辩跪坐于主位之上,其余大臣按官位而坐。而身为太守的张杨,也坐到了刘辩下首的一个位置。而杨延嗣,杨再兴,都是站立在刘辩身后。

    很快,食物都上到桌上,身边的侍女拿去鼎盖,一股扑鼻的肉香传递开来。

    “时间仓促,来不及准备,只得这些粗茶淡饭,还请陛下及诸位大臣莫要见怪。”身为主人的张杨客气道。

    “张杨,你说什么?你说这是什么?”刘辩听了这话,脸上好似很吃惊的样子,怒视着张杨道。

    张杨及一众大臣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摸不清头脑,但刘辩发问了,张杨只得硬着头皮道:“陛下,微臣仓促之间,只得准备这些粗茶淡饭,还请陛下恕罪呀!”

    张杨摸不清刘辩的意思,以为刘辩真的怪罪他食物准备的不够丰盛,故而发怒。

    “哈哈,你们平时都是吃些什么,告诉告诉朕!朕也关心关心大汉官员的生活!”刘辩不动筷子,反而看向上党的一群官员问道。

    “陛下,小臣平日青菜豆腐!三天一肉!”

    “臣平日乃是喝肉粥!”

    “臣以大饼充饥,两天食一肉!”

    “……”

    “张太守,你平日里又吃些什么?”刘辩饶有兴致道。

    “臣平日里吃的是粟米,一天一肉!”张杨低声道。

    “哦,那你确实是准备不周了!”刘辩点了点头,高深莫测道。

    “还请陛下恕罪啊!”张杨委屈道,就是吃个饭而已,陛下为何如此折腾我啊!

    “恕罪,你的罪还真不好恕!”刘辩沉声道。“卢公,你告诉他,我们一路走来吃的是什么,所见上党的百姓,吃的又是什么?”

    卢植站起身来,好似明白了刘辩的意思,点了点头道:“这几日,陛下与我等,都是以大饼,稀粥充饥,所食并无半点荤腥。我等一路走来,所见并州上党百姓,衣不附体,食不果腹,许多百姓甚至是以树皮草根充饥!”

    刘辩森然一笑道:“张太守,朕很想知道,你准备周到了,又准备给朕吃的是什么?”

    席下张杨,此时才明白刘辩的用意,张杨身上散发出一股冷意,但还是跪下来叩头道:“陛下恕罪,陛下恕罪,臣治理上党不力,但多是因为天灾人祸啊,陛下远道而来,为了招待陛下。所以臣才准备的些食物啊!”

    刘辩站起身来,看了眼食物道,一脸痛心疾首道:“朕一想起上党百姓,就心如刀绞,这些食物,朕实在是吃不下!朕乏了要去休息了!你们慢慢用吧!”

    刘辩向着殿外而去,身后杨再兴杨延嗣二将紧紧跟着。一众大臣见刘辩不吃了,也立刻跟着出去。

    路过张杨身边时,刘辩眼色一冷,杨再兴顿时驻足而立。一股浓郁的杀气就从杨再兴身上喷薄而出。

    “哼!”刘辩冷哼一声,快步走出大殿。

    刘辩等一行走后,张杨才敢满头是汗抬起头来。

    “小皇帝刚才是想杀我?”张杨心里发凉,一瞬间觉得迎刘辩进城是种错误。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