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二十八章二杨大闹洛阳城(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再兴这边,刚欲斩杀魏续,斜刺里杀出张辽,挡下了杨再兴必杀的一击。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仅仅只是一挡。杨再兴就从张辽的力量,以及切入时机上判断出这是一个高手。

    比之李显忠更强一筹!

    “想不到西凉军中,除了吕布,还有高手,有意思!”杨再兴冷笑一声,不在去管逃命的魏续,转过身来迎战张辽。

    “吾乃并州军张辽张文远!”张辽听杨再兴称其为西凉军,脸色一正道。

    “并州军?助纣为虐的奸贼而已,丁公惨死吕布刀下。你们不思报仇,反而认贼做父,有何面目自称是并州军!”杨再兴讽刺道。

    杨再兴此话好似是戳到了张辽以及并州军的痛处,一个个面色瞬间潮红,有羞愧,有愤怒,还有仇恨。

    “休要多言,要战便战!”张辽怒吼一声,拍马来战杨再兴。

    杨再兴也挺枪迎敌,瞬间两人战做一团,好不热闹。

    再说杨延嗣,告别刘辩之后,一路策马扬鞭,不消半个时辰,正撞上李催率领五万救援董卓的人马。

    “前方何人,快快下马受降!”李催军中一偏将出阵喊话。

    杨延嗣也不搭话,仍是控制着坐骑向前猛冲。

    “你找……”偏将大怒,举起手中武器就欲迎敌。可一个死字还没来得及说,杨延嗣就已经到了跟前,直接一枪刺死这偏将。

    “列阵,迎敌!”领头的李催立马高声喝道。

    西凉军立刻一队队人马挺枪而出,队列整齐,一把把长枪突出,散发出冰冷的肃杀气息。

    长枪兵,战阵厮杀时,只需要完成两个动作。刺枪,收枪!这两个招式练好了,只要军队纪律好,令行禁止,就足以说是天下精锐。

    这西凉士卒,久经厮杀,可以说是精锐中的佼佼者,但杨延嗣面对他们时却毫无惧意。

    “驾!”杨延嗣催动胯下宝马,笔直向着西凉兵战阵冲去。

    “杀!”西凉士兵挺枪刺去,杨延嗣手中虎头乌金枪上下翻飞,登时,西凉士兵一个个惨叫不已,做了杨延嗣枪下亡魂。

    杨延嗣好似虎入狼群,一人一马一枪,杀的西凉军血流成河。

    好在杨延嗣清楚自己的目的,也不恋战,只是向着洛阳城的方向冲。一路上但凡有阻拦的西凉士兵,都被杨延嗣一一挑飞。

    “退下,我们继续赶路,救援主公要紧,不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李催看拦不住杨延嗣,立马下令道。

    “是!”消息传达下去,立即西凉兵让开一条道路,让杨延嗣通过。面对这种杀神,西凉兵在怎么精锐也不想与之对敌。

    很快,杨延嗣杀出重围,直向着洛阳城下而来。

    不久正撞上一将,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正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却是吕布刚拜托杨再兴,正赶往救援董卓的路上,不巧正撞上杨延嗣。只是吕布现在头发有些散乱,肩上还有着伤口,涓涓流出鲜血。

    杨延嗣叫着吕布,在联想起他的样貌,一眼就认出这是吕布。杨延嗣冷笑一声,暗叹运气真好,也不赶路了,拔马立在路中央。

    “来者何人,快快闪开,否则休怪某家戟下无情!”吕布眼见折了宋宪,又跟杨再兴打了变天,占不到便宜,早已经憋了一肚子火。眼前这小子正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还挡着自己的路!

    “你爷爷我叫杨延嗣,你可以喊我七爷爷!”杨延嗣调笑道。

    “你找死!姓杨的都该死!”吕布脸色一怒,今天还真是跟姓杨的杠上了,先是杨再兴,现在又是杨延嗣!

    吕布被杨再兴激怒,瞬间驾驭着赤兔马向杨延嗣冲去。当天画戟倒拖在地,马到跟前,当天画戟陡然高高扬起,一记泰山压顶向着杨延嗣头上砸去。

    这一招若是砸中,杨延嗣肯定是脑浆迸裂,活不成了。

    可杨延嗣眼中却没有丝毫惊慌失措,只见杨延嗣在电光火石间兀的双臂抬起虎头乌金枪,高举过头。

    “砰!”震耳欲聋的声响传递开来,方天画戟重重砸在杨延嗣枪杆上!

    瞬间,反震之力将方天画戟弹开,吕布面色潮红不已,方天画戟差点脱手而出。

    “好大的劲啊!”吕布不由自主道。刚才那一招,不仅是包涵自己本身的力量,更借助了赤兔马奔腾之间的力。想不到杨延嗣在仓促之间,就轻描淡写的化解了?这得多大的力量?

    “更大的还在后面的!”杨延嗣冷笑一声,骨头乌金枪一转,向着吕布攻去。

    双方你来我往,大战二十余回合。吕布虚晃一枪,拔马便往回走。

    “逆贼怎么跑了,再打啊!”杨延嗣大叫道。

    吕布脸色铁青,真是苦不堪言。上午与杨再兴大战数百回合,本就体力不支,肩膀更是受了伤,力量的运用也是不如全盛时期。

    面对杨延嗣这种天生神力的猛将,吕布却是硬抗不得,若是没有受伤。吕布自然可以战而胜之,可是现在,战不到二十回合,吕布感觉肩上伤口隐隐作痛,好似被震裂了一般。

    唯恐有失,吕布只得拔马回洛阳了。自从遇到刘辩就屡屡吃瘪,他手底下的猛将更是层出不穷,谁知道一会去了会不会还有!瞬间,受了伤的吕布在也不敢追击过去了。

    “吕布贼子休走!”杨延嗣拔马追赶。

    很快就赶到洛阳北门城下!城外,每个门都有二万五的西凉大军驻扎,以防不测。却是李儒谨慎,怕刘辩有什么底牌,故而把兵马都布置在洛阳城外,却不想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当然,李儒也没想到,刘辩有那么大的魄力。一个皇帝,会放弃祖宗家业,抛弃洛阳,带着满朝文武,在打江山了。

    洛阳城北门外,两万西凉大军驻扎,见吕布回来,连忙让出一条道来,

    吕布赶紧催动赤兔赶进洛阳城内。

    “休要放他进来!”吕布狂吼道。

    可杨延嗣紧跟其后,一众西凉士兵也是愣住了,被杨延嗣一枪横扫,登时毙命四五人。

    等西凉士兵回过神来,杨延嗣已经进入士兵让开的道路。吕布在前面来道。杨延嗣则沾个光,在后面紧跟不舍,若是有西凉士兵阻拦,都被杨延嗣一枪刺死。

    北门在望!杨延嗣老远望见一将满身浴血,被一群人围攻!

    “可是杨烈杨再兴!”杨延嗣高声喊到。

    杨再兴大喜过望,连忙答道:“正是某家!”

    “杨兄休慌,待我援你!”杨延嗣拍马向杨再兴方向赶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