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76章 金屋藏鬼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思羽在客厅餐厅里扫了几眼,便往张天赐的卧室里去,口中道:“天赐啊,晓荷呢?你不是把她藏在卧室里吧?”

    “只听说金屋藏娇,没听说金屋藏鬼的。”张天赐摇摇头,自去卫生间洗漱,准备赴约,谈谈王凯的事。

    金思羽牵挂田晓荷,在张天赐的卧室里没找到,又去其他的卧室里寻找。

    找遍了整套房子,金思羽还是没看见田晓荷在哪里。

    她也知道,田晓荷有可能还在张天赐的纸符里,但是却不能去翻张天赐的包。朋友之间,也有个界限的。

    果然,张天赐从卫生间出来,道:“田晓荷还在纸符里,我还没来得及调理她。”

    “多谢天赐,不过你打算怎么调理她啊?”金思羽转忧为喜,问道。

    “无非是弄个牌位,点上香烛,当成姑奶奶一样供起来。”张天赐翻白眼,走进了卧室里,关门换衣。

    金思羽靠在门外,笑道:“当成姑奶奶就好,我就担心你把她当成小妾……”

    “人和鬼之间的,是不能敦伦的,怎么做小妾啊?”张天赐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敦伦?什么意思啊?”金思羽一愣。

    “就是圈圈叉叉喽,中文系古汉语专业的都知道,敦睦夫妻之伦,说的就是夫妻俩圈圈叉叉,互相尽义务,维持夫妻和睦。”张天赐在里面解释道。

    金思羽呸了一口,道:“呸,好污!”

    张天赐开门而出,道:“这是教授在课堂上说的,怎么又怪我?”

    金思羽看看时间,距离赴会还早,便央求道:“天赐,你把田晓荷放出来,让我看一眼吧。”

    张天赐没奈何,抖开纸符,放出了田晓荷。

    这次,田晓荷出来以后,完全变了秉性,束手束脚战战兢兢,首先在张天赐的面前行礼,连金思羽打招呼,她都不敢接茬。

    “不用客套,我这人也没什么架子,只要你别在我面前胡闹就行。”张天赐挥挥手,道:“记住了,胡闹的话,轻则屁股吃亏,重则严惩不贷。”

    金思羽心疼田晓荷,急忙护在身前,道:“天赐,大家都是朋友,不要吓着田晓荷。”

    “不,我这人有原则,一般不和鬼做朋友。我是捉鬼法师,她是被捉对象,阴阳立场,是改变不了的。”张天赐正色说道。

    金思羽想了想,忽然道:“可是上次,郑瑞去双槐树村调查你,说你小的时候,身边有个鬼保姆。我觉得,你不应该对鬼魂,抱有成见啊?”

    张天赐的眼神里,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直勾勾地盯着金思羽,一言不发。

    金思羽被看得心里发毛,讪讪一笑,道:“算我没说……”

    “我的身世问题,以后不要多提,尤其是有第三人或者第三鬼在场的时候。”张天赐转头看着田晓荷,冷冷地道:“就算你听到了什么,也要记住,烂在肚子里。否则,我会杀你灭口。”

    田晓荷吓了一跳,不住点头,道:“是是是,我记住了……不不,我什么都没听见……”

    金思羽也急忙赔礼,拉着张天赐的衣袖:“天赐,我也是无心之言,你别生气啊。”

    “没有生气。”张天赐一笑,取出符纸毛笔,在餐桌上画符。

    背后,金思羽和田晓荷对视一眼,同时耸肩,都在心里想,这张天赐刚才,好大的杀气!

    转眼间,张天赐画好了一张纸牌位,随手贴在餐桌上边的墙壁上。

    “进去吧。”张天赐看着田晓荷说道。

    田晓荷会意,也不敢多问,轻轻飘起来,向着墙壁上的牌位而去。

    鬼影在墙上飘飘摇摇了几下,忽然化作一阵青烟,钻进了牌位里,消失不见。

    张天赐点点头,在排位下面放了香炉,点了一枝香。

    “多谢法师。”田晓荷的声音,从牌位里低低传来。

    “保持心无杂念的状态,安心受香火吧。”张天赐转身,收拾好自己的背包,仍在肩上,看着金思羽,又道:“我们可以去了吧,和王凯约好的,晚六点在学校北门见面。”

    金思羽又看了两眼墙上的牌位,道:“好吧,我们走。晓荷你在这里,要听话啊,别胡闹。”

    “知道了思羽,你们去吧。”田晓荷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金思羽这才冲着张天赐一笑,扯着他的胳膊,一起出了门。

    电梯里,金思羽笑道:“其实今晚没什么事,王凯约你,也只是跟你汇报一下情况。可以想象到,见面以后就是吃饭,听故事。”

    “都是你闹出来的事,无缘无故的,给我介绍了这么一个生意。”张天赐想了想,道:

    “这个生意,估计推不掉了。因为一旦推掉,我就会搬出这套房子。办不成别人的事,又何必赖在别人的家里?但是就这样搬回去,有点灰溜溜的,又有损我的形象,不符合我的性格。”

    金思羽撇嘴,道:“五十万的生意啊,天赐,都够你买房娶媳妇了。”

    “噗,不是说好了,你嫁过来的时候,带一套房子做嫁妆吗?通房大丫头都舍得,一套房子舍不得?”张天赐斜眼说道。

    金思羽正要回嘴,却突然忍住了,因为电梯到底了。电梯门打开,外面有人在等待乘电梯。

    张天赐走出电梯,笑道:“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以后别赖账。”

    “你呀你呀,整天跟我疯言疯语,当心我真的对你有了感觉,赖上你,祸害你一辈子!”金思羽说道。

    “真的被你赖上,那就是不胜荣幸。”张天赐嘿嘿一笑。

    两人说说笑笑,斗着嘴,上车直奔学校。

    张天赐突然想起了王德会的事,便问道:“对了,王德会抓到了没有?”

    “没有,一直在找,却毫无踪影。”金思羽一边开车,一边问道:“你说这个人逃逸了,会不会有潜在的危险?对其他人造成危害?”

    “应该不会吧,不过可想而知,他一定记恨我。”张天赐叹了一口气。

    学校门前,停着一辆大奔。

    王凯正站在车边,等待张天赐的到来。

    金思羽在大奔的前面停了车,和张天赐一起走出来,点头淡笑,道:“王总,久等了。”

    “哪里哪里,我也是才到,才到。”王凯快步上前,堆着一脸的笑:“两位晚上好,耽误你们的时间,真是抱歉。”

    其实这孙子,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只是有求于张天赐,所以表现得很谦谦君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