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74章 胸肌不错嘛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龚自贵大喜,转身化作一阵风,飘向了江面。

    张天赐用脚踏住书生鬼,声音冰冷如霜,道:“老鬼,你诡计多端,恶贯满盈,我先灭了你,让你神魂俱灭!”

    “法师不要……”书生鬼大惊,叫道:“我说我说……我告诉你田晓荷在哪里!”

    “在哪里,快说!”金思羽急忙问道。

    “我说,我说……”书生鬼艰难地抬起头来,道:“你们答应放过我,我就说!我不说,你们永远都找不到田晓荷在哪里。”

    “不用说了,去死吧!”张天赐大怒,手起刀落,劈在了书生鬼的脑袋上。

    一片刀光之后,是书生鬼的惨叫。

    然后,这个桃林鬼王的鬼影,渐渐虚化,最后变成了一团青烟,消失在晨风中。

    其他的几个老鬼,吓得伏地叩首,连话都不敢说。

    “天赐,你真的灭掉了鬼王?”金思羽有些担心,道:“要是找不到田晓荷,怎么办?”

    “那就不找了呗,一个小女鬼罢了,找不找无所谓,找回来也不能做老公,是吧?”张天赐懒洋洋地说道。

    金思羽翻了一个白眼,转身看向江面,等待龚自贵的消息。

    张天赐用手里的镇狱刀,指着剩下的几个老鬼,道:“你们知不知道,桃林鬼王把田晓荷,藏在哪里了?”

    “启禀法师,我们不知道,我们真的不知道。鬼王做事最有心机,很多事情都不让我们知道……”老鬼们磕头哀求,生怕下一刻镇狱刀劈在自己头上。

    张天赐心中烦躁,一挥收鬼幡,将这几个老鬼,也收了起来。

    龚自贵还没回来,金思羽还在焦急等待。

    张天赐忽然眼神一亮,上前一拍金思羽的肩膀,道:“对了金大美女,我想到了一个找回田晓荷的办法。”

    “什么办法,快说!”金思羽大喜过望,急忙问道。

    “唉,每次都是这样命令式的口气……快说快说,好没意思。”张天赐叹了一口气,装出怏怏不乐的样子。

    金思羽扭头看看四周,突然凑过去,两片薄唇在张天赐的脸颊上点了一下,道:“天赐,算是姐姐求你了,行吧?”

    一言未毕,金思羽的脸上也飞上了两片红云。

    张天赐奸计得逞,笑道:“这还差不多……田晓荷的生辰八字,和具体的死亡时间告诉我,我可以招魂试一试。”

    “这个我有,我看看保存在手机里的资料……”金思羽一愣,随即打开手机,查找有关田晓荷的资料。

    少顷,田晓荷的资料被调了出来,金思羽将之报给张天赐。

    金思羽报的是现在的公元纪年法,张天赐掐指换算,换成了天干地支纪年法,就在轿车的引擎盖上,画了一道符,写上了田晓荷的名字。

    “我们一起去江边,我念咒,你拿着纸符。如果田晓荷真的在这里,就有很大希望找到。”张天赐说道。

    金思羽急忙接过纸符,两手捧着,珍而重之地走向江边。

    “阳灵來我幡,阴灵返汝残。北斗天蓬敕,玄武开****。魂魄乘吾召,急急附吾幡——急急如律令。”江边的长堤上,张天赐一边念咒一边看着风水尺。

    金思羽捧着纸符跟在身后,亦步亦趋。

    忽然间,金思羽手里的纸符一颤,前方的水边,也哗啦一声响!

    张天赐手里,风水尺的探针,也指向了江边水响的位置。

    “行了,嘿嘿……”张天赐收了风水尺,上前几步,下了江堤。

    “天赐小心啊,早上雾气重,江堤坡面湿滑,注意安全!”金思羽急忙叫道。

    很多游客,就是觉得好玩,踩着江堤坡面行走,结果失足落水丢了性命。金思羽在江城长大,知道此中危险。

    “没事,放心吧!”张天赐脚步轻快,已经走到了江水边。

    金思羽趴在江堤上,伸长脖子去看。

    只见张天赐伸手入水里一番摸索,提上来一个东西。

    远远的看不清楚,等到张天赐转身走回来,金思羽才知道,他手里提着的,竟然是一只碗口大的王八。

    王八脖子上系着红线,显然是被人放在这里的。此刻在张天赐的手里,王八四爪乱挥,显然还活着。

    “天赐,怎么弄出来一个王八?”金思羽不明白。

    张天赐上了江堤,将王八放在地上,让它肚皮朝天,看着它四爪挥舞,笑道:“我想起了一个关于王八的笑话。”

    “啊?什么笑话?”金思羽一头雾水。

    “说是一公一母两只王八在江边幽会,圈圈叉叉之后,公王八去了,母王八却爬不起来……”张天赐很猥琐地笑着,手指四蹄朝天的王八,道:

    “就像这个王八目前的样子。第二年,公王八又来江边,看见母王八还在这里躺着,不由得奇怪,问其原因。母王八大怒,道,你小子爽快之后跑了,也不帮老娘翻过身来,害得老娘在这里躺了一年!”

    金思羽瞪了张天赐一眼,道:“一点不好笑!我只想知道,田晓荷和这只王八,有什么关系。”

    “缺乏幽默细胞,唉……”张天赐摇摇头,道:“哪,田晓荷的魂魄,此刻就被锁在这王八的体内。”

    “啊?田晓荷投胎做了王八?”金思羽大跌眼镜,弯腰低头,使劲地打量着这个王八。

    “这不是投胎,只是暂时寄魂。”张天赐说道。

    金思羽抬起头来,道:“我不懂,反正你把田晓荷弄出来,就行了。”

    “纸符拿来。”张天赐伸手向金思羽。

    接过了纸符,张天赐将纸符平托在手,又将王八放在纸符上,然后猛地一翻腕,将王八拍在江堤的水泥地面上。

    “咿啊……”

    一声女子的尖叫,从王八口中传了出来。

    张天赐提起手来,将纸符抖了抖。

    一道鬼影飘出,在空中盘旋了两圈,看见金思羽之后,嗖地一下飘了过去。

    “晓荷!”

    “思羽!”

    一人一鬼一对闺蜜,久别重逢,持手相看,都是眼圈红红的。

    张天赐不说话,负手而立,目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

    这个女鬼田晓荷,的确蛮漂亮的,就此刻的本相来看,身材丰满,凹凸有致。身段好,脸蛋也好,白白净净明眸皓齿。

    “晓荷你终于回来了!这么多天没找到你,可把我急坏了!”金思羽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田晓荷,喜不自禁。

    “我也是啊思羽,一直很想你!”女鬼田晓荷拉着金思羽的手,转着圈打量,眼中自有一片深情。

    张天赐看不下去了,咳咳地干咳了两声。

    田晓荷这才看到张天赐,扫了一眼,冲着金思羽坏坏一笑,道:“思羽,这个小鲜肉,已经被你收入裙下了?”

    感情到现在,田晓荷还不知到张天赐的身份和手段,所以肆无忌惮,调戏张天赐,调侃金思羽。

    “别乱说话啊八婆,我没有你那么烧!”金思羽脸色一红,道:“张天赐的身份你不知道,他是法师,有很多手段,当心他收拾你!”

    “呵呵……”张天赐却傻兮兮地咧嘴一笑,无动于衷。

    “不会吧,这么年轻的法师?你又骗我!”田晓荷一愣,飘到了张天赐的身前,两手搭在张天赐的肩膀上,媚眼如醉,道:

    “记得上次,这个小帅哥被我吓得尿了裤子啊,我真担心他从此以后永垂不举。如果真有本事,怎么会那个熊样?”

    第一次在这里的金凤山上,女鬼田晓荷在金思羽的授意下突然现身,变成恶鬼的模样吓唬张天赐。张天赐当场一声大叫晕了过去,那场景还在眼前。

    现在说起此事,田晓荷依旧洋洋得意。

    张天赐还是咧嘴傻笑,一动不动,满脸的忠厚老实。

    “小帅哥,我说得对吧?”田晓荷一挑眉,两手下滑,移到了张天赐的胸前,继续摸索,道:“胸肌不错嘛,思羽好眼光……”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