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52章 校花做诱饵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天赐微微一笑,走出寝室,悄无声息地向厕所走去。

    站在厕所门前,张天赐轻咳了一声,给金思羽打了个招呼,免得造成误会。

    金思羽在里面咳嗽回应,表示可以进来。

    张天赐这才走进去,在黑暗中搜索了一圈,低声问道:“金大美女,不害怕吧?”

    “还好,我又不是没见过这些东西。”金思羽说道。

    其实金思羽的心里,是有些害怕的,但是不想表达出来。

    张天赐点点头,道:“我会每隔一段时间,过来看看。如果你发现什么异常,不要惊慌,可以听之任之。如果对方攻击你了,你就大声叫喊,我会立刻冲进来。”

    “明白,你多陪陪甘雪纯吧,小女孩胆子小。”金思羽说道。

    “好,只要你不吃醋就行。”张天赐嘿嘿一笑,转身向外走去。

    黑暗中,张天赐走了出去,并没有立刻回到自己的临时寝室,而是在长长的走廊上走了一个来回。

    一切正常,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回到临时寝室,张天赐看着甘雪纯,问道:“不害怕吧,甘学姐?”

    “有点害怕……还有,就是躲在里面,有点压抑。”甘雪纯实话实说。

    张天赐想了想,道:“要不我们先睡一会儿吧,说不定还要等很久,不如先养好精神。”

    “现在睡觉?”甘雪纯一愣。

    “是啊,夜里不睡,白天崩溃。”张天赐打了一个哈欠,手指甘雪纯的裤腰,道:“那个解了吧……”

    “啊?你别胡闹,我可不脱衣服啊。”甘雪纯又吓了一跳。

    张天赐噗地一笑,道:“我不是让你脱衣服,是让你解了铜钱锁啊。”

    “哦……”黑暗中,甘雪纯的语气一阵扭捏尴尬,道:“那你又不说清楚,这个那个的,我怎么知道……”

    说话间,甘雪纯已经解下了那一串铜钱,给张天赐递了过去,一边还在心里郁闷,张天赐收回铜钱,什么意思?

    张天赐接过铜钱,在手里把玩着,笑道:“暖乎乎的,还带着学姐的体温和体香啊……”

    “我呸,你恶心不?”甘雪纯脸上巨烫,芳心大乱。

    张天赐嘿嘿一笑,收了铜钱,一翻身上了上铺。

    甘雪纯也在下铺躺了下来,低声道:“张天赐,如果我睡着了,怎么办?”

    “你睡着了,我就好办了啊。”张天赐说道。

    “我跟你说正经话,你别猥琐行不行?”甘雪纯抬起大长腿,在上铺的地板蹬了一下,又道:“我担心,睡着以后,会有不干净的东西来偷袭我。你的铜钱,又收走了,是不是又要以我为诱饵?”

    “你想多了学姐,你是我心爱的校花,我怎么舍得用你做诱饵?我是帮你检查一下铜钱的位置,看看有没有走动,确保它的威力。”

    张天赐忽然从上铺探头,手里的铜钱锁吊了下来,道:“哪,拿回去吧,依旧系在腰上,万无一失。”

    甘雪纯大喜,赶紧接过铜钱锁,依旧系在腰间。

    “睡吧学姐,有我这个护花使者在这里,万无一失。”张天赐又说道。

    甘雪纯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可是心中有事,是不会这么容易睡着的。很久过去,甘雪纯也毫无睡意,辗辗反侧。

    “一只绵羊,两只绵羊,三只绵羊……”张天赐也没睡着,在上铺数绵羊。

    甘雪纯又在上铺床板上蹬了一脚,道:“张天赐,我要去上厕所……”

    “好啊,我也要上厕所,刚好一起。”张天赐从上铺跳了下来。

    甘雪纯急忙坐起来,道:“别胡言乱语,上厕所要排队,谁跟你一起上?”

    两人出了寝室,走向厕所。

    到了面前,张天赐依旧先问话,道:“金大美女,我来看你了。”

    “张天赐,我被你坑死了,厕所里好多蚊子!”金思羽抱怨着,从厕所里面走出来。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张天赐一笑,示意甘雪纯进去方便。

    甘雪纯探头探脑地张望了一下,这才走进了厕所。

    金思羽和张天赐走开几步,一边闲聊。

    “张天赐,你说我们会不会一夜白辛苦啊?”金思羽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哈欠。

    “这种事不好说,和谈恋爱一样,得看缘分。”张天赐也叹气,道:“比如我俩一见钟情,心心相印,爱的死去活来,但是最后能否走到一起,还是个悬念啊。”

    金思羽被打败,摇头苦笑无语。

    不大工夫,甘雪纯急匆匆地从厕所里走出来。看得出来,如厕的过程中,甘雪纯也是提心吊胆的。

    “好了,甘学姐和金大美女各就各位,继续蹲守吧。我去巡逻一番,马上会来。”张天赐说道。

    金思羽和甘雪纯点点头,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

    张天赐微微一笑,背着手,顺着走廊向东走去。

    半夜的宿舍楼,安静的可怕,只有张天赐的脚步声。

    张天赐溜达了十几分钟,在走廊上转了几个来回,这才轻轻推开临时寝室的门,走向甘雪纯的床铺。

    “甘学姐,听不到你说话,不是睡着了吧?”张天赐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向前,道:“你可不要装睡,誘惑我下手啊。我自制能力很差,受不住誘惑的。”

    甘雪纯没有声音,似乎真的睡着了,没有听见张天赐的胡言乱语一样。

    “真的睡着了?”张天赐嘀咕了一声,坐在甘雪纯的床沿上,微微探身,伸手在甘雪纯的眼前挥了挥。

    “哦……”甘雪纯却突然一声梦呓,抬起雪白的手臂,勾住了张天赐的脖子。

    “学姐,你这是干什么?”张天赐的身体微微一震,下意识地问道。

    可是甘雪纯没有回答,另一只手也举了起来,两手合围,箍住了张天赐的脖子,并且缓缓用力,向下一带……

    “学姐,原来你果然喜欢我,呵呵……”张天赐幸福地呵呵傻笑,也把脑袋凑了过去。

    “别说话,亲亲我……”甘雪纯闭着眼睛,声音都变了腔调。

    同时,她也抬起头来,两片薄唇,向着张天赐右耳下面的脖子上吻去。

    “好好好,好……”张天赐口中答应着,却突然变脸,右手一挥,啪地一声,在甘雪纯的后背上,贴了一张纸符!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