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41章 出刀!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瑞此刻,也就站在枣树前七八尺远的地方。

    所以这一道惊雷,似乎就在郑瑞的头上炸响的。

    郑瑞惊恐于炸雷的震撼力,还以为自己的毒誓验印了,当即嗷地一声,白眼一翻跌坐在地!

    “郑队!”金思羽也以为郑瑞被雷劈中,吓得花容失色,扑了上去。

    张天赐一把扯住金思羽,笑道:“没事,死不了的。”

    郑瑞扭头看看四周,茫然道:“没、没打中我?”

    “炸雷又来了,再不跑就打中你了!”张天赐用手一指天空。

    嗖地一下,郑瑞就地爬起,兔子一样冲出老远。

    张天赐哈哈大笑,金思羽也放了心,咯咯而笑。

    “好了,现在雷击木已经有了,带回去就可以了。”张天赐抬头看天,发现那只风筝,受到刚才的惊雷影响,已经斜斜地飘落下来。

    金思羽有些担心,道:“天赐,先不要动风筝线,防止还有惊雷。”

    “没事,我注定没有被雷劈的命运,不怕。”张天赐无所谓,解开了风筝线,将风筝收了回来。

    收线过程很顺利,果然没事。

    收了风筝以后,天色居然亮堂了一点,头顶上的乌云,正在退去。

    张天赐指着那棵被雷劈过的枣树,对郑瑞说道:“郑队长,麻烦你把这棵树弄断,我们要带回去。”

    “这么大一棵树,我什么都没带,怎么弄断?”郑瑞扫了一眼,立刻嚷嚷起来:“你们做神棍的,不应该随身带着一把宝剑什么的吗?怎么叫我动手,我用牙齿要吗?”

    那棵枣树不算粗壮,但是也有成人胳膊粗,想赤手空拳弄断它,几乎没有可能。

    “我随身带着宝剑大刀,你们警察叔叔,会不会把我当成危险分子抓起来?”张天赐翻白眼,道:“我倒是想带着一杆方天画戟,可是这时代不允许啊!”

    金思羽也皱眉,道:“是啊,我们没带工具来。不如这样吧,返回附近的老乡家里,借一把斧头或者锯子来。”

    “不用这么麻烦。”张天赐摇摇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这儿有把纸刀,我来吧。”

    “纸刀?”郑瑞一愣。

    张天赐没搭理他,慢吞吞地拿出一个纸卷来,在手里展开了。

    “卧槽,你骗小孩子呢?一张纸片可以砍断大树?”郑瑞手指张天赐,连连摇头。

    金思羽却见识过这把镇狱刀,对张天赐很有信心,饶有兴趣地看着。

    “不相信是吧?打个赌啊。”张天赐淡淡地说道。

    “打赌就打赌,你说赌什么?”郑瑞说道。

    张天赐想了想,道:“这样吧,假如我用这把纸刀劈断了枣树,你以后就以我为老大,对我言从计听,呼来喝去绝无怨言。反之,也是如此,我办不到,便奉你为老大,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一言未定,不由要说清楚,有违道义和法律的事,我不做。”郑瑞说道。

    “答应你,一言为定!”张天赐嘿嘿一笑,手一松,镇狱刀又卷了起来。

    郑瑞大喜,睁大眼睛看着张天赐,看他如何用纸刀,把眼前的枣树砍断。据他看来,张天赐的那把刀,连一根蒿草也砍不断。

    金思羽却瞥了郑瑞一眼,悠悠地道:“郑大队长,我觉得你输了,准备给张天赐做小弟吧。”

    对于张天赐的能力,金思羽现在是绝对相信,因为这十来天,她亲眼见到了张天赐的各种神奇手段。比如今天下午的引雷,张天赐也不可思议地办到了。

    “我不信我会输!”郑瑞嘿嘿一笑,好整以暇地点起了一颗烟。

    张天赐不慌不忙,取出那一块黑色绸布,就是天师收鬼幡,将之围在枣树的根部。

    收鬼幡里面的老鬼龚自贵,感受到了危险,在绸布里奋力挣扎,带着绸布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别乱动,否则一刀劈了你,可别怪我!”

    张天赐退后两步,忽然一个转身,右手一挥,铮地一声啸响,镇狱刀已然出手,向着黑绸布的上沿口劈去!

    呜……

    刀刃挂风,呼啸有声。

    咔地一声轻响,郑瑞看见那纸片刀已经从枣树上挥了过去。

    “啊……”天师收鬼幡里,老鬼龚自贵发出一声惨叫。

    那是镇狱刀的凌厉杀气发散出来,让龚自贵感受到了一种可怕的绝望。

    郑瑞被老鬼的惨叫吓了一跳,陡然变色;而金思羽却在预料之中,眼见镇狱刀劈过了枣树,不由得大声喝彩!

    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张天赐收刀,纸卷缩回了袖中。

    枣树渐渐歪斜,随后轰然倒地。

    老鬼龚自贵还在惨叫,拖出一个长长的瘆人的尾音……

    裹在枣树根部的黑色绸布安然无损,因为刀口刚好平着绸布的上沿。

    “好厉害,好厉害……”郑瑞吓得跌坐在地,两眼发直,喃喃地道:“张天赐,你、你是个真神棍,不是……假神棍。”

    “没大没小的,以后叫我老大,否则我一刀阉了你!”张天赐瞪了郑瑞一眼,走上枣树前,解下了黑绸布,向上移动到树干的上部,再次将树干包裹起来。

    因为现在的枣树,还带着宽大的树冠,难以带回去,所以,还要砍成几段才可以。雷击木的取材,一般也只要树木的中段。

    “哦……对对,老大……是个真神棍。”郑瑞从地上爬起来,面色扭捏,尴尬地结巴道:“老、老大……以后我背下称呼你老大,可是在别人面前,这个称呼可不敢用啊。好歹我也是个官差,我要注意形象。而且有些事,是纪律上不允许的……”

    堂堂刑警队长,认一个神棍做老大,被上面知道了,肯定要批评警告的。虽然这老大小弟的称谓,只是戏称,只是私下的玩笑,可是毕竟有损官差的形象。

    “我是老大,你是小弟,这只是我们的私交。其他场合,不勉强你。”张天赐懒洋洋地说道。

    郑瑞如逢大赦,急忙赔笑:“多谢……老大。”

    “跟张天赐打赌,你不是找不痛快吗?”金思羽同情地看着郑瑞,微微摇头。

    郑瑞则恶狠狠地瞪了金思羽一眼,低声道:“死丫头,不早说!”

    张天赐却忙着自己的事,在枣树树干的中上部系好了黑绸布,准备再一次出刀。

    “法师,求你别再吓唬我了,再来一次,我就要魂飞魄散了!”收鬼幡里龚自贵,颤抖着求饶。

    “我只是借助你的鬼气,来激发我的镇狱刀,不杀你,别害怕。你要是不配合,我可真的斩了你!”张天赐冷冷一笑,一挥手,镇狱刀再次劈出!

    呜……

    镇狱刀匹练一般划过,枣树的树冠断落在地,龚自贵又发出一声惨叫,再无声音。

    “那个老鬼不是死了吧?”金思羽吃了一惊,问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