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40章 雷公电母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书接上回。

    金思羽开车向前,直奔郊区。

    好在大学城原本就在城乡结合部,向前十余里,便已经看到江南粉墙黛瓦的村庄了。

    继续向前,看见一个孤伶伶的村落,金思羽驾车拐了进去,放慢速度,沿路寻找枣树。

    “路边的不行,开进村子里吧,停车以后,我们去田野上找找。”张天赐说道。

    金思羽点点头,将车开到村头停下,下车左右打量。

    恰好有一个大妈走过来,金思羽正好上前打听,问道:“大妈,请问一下,这附近的田野里,有没有野生的枣树啊?”

    “你们买树啊?”大妈愣了一下,手指村北,道:“那边有一片枣林,后来盖了养猪场。现在养猪场也荒废了,四周还有一些枣树……”

    “多谢大妈,我们去看看。”张天赐觉得可用,立刻表示感谢,示意金思羽这就动身。

    问了距离,原来也不远,就在向北三里多地的一个坡地上。

    乡间道路不便,两人弃车步行,向北而去。

    “天赐,一般来说,捉鬼不都是桃木剑吗,怎么你要枣木剑?”金思羽问道。

    “捉鬼当然是桃木剑,可是我准备枣木剑,不是捉鬼,而是用来对付尸王的。”张天赐解释了一下,道:“遇到尸王,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准备不充分,我们可能会死在那里。”

    “这么危险,我们后天晚上,多带一些人过去吧?”金思羽说道。

    “人多了,桃林坟场的老鬼们也不傻,还会出来,跟我们两军对峙?”张天赐一笑,道:“到时候,他们全都跑了,你也就一辈子见不到田晓荷了。所以,只能是我们两个去,那些老鬼,才会和尸王一起出来。”

    “那好吧……我听你的安排。”金思羽有些害怕,但是为了田晓荷,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说话间,大妈说的养猪场,已经近在眼前。

    养猪场是一个四合院形式的简易建筑,大概是效益不好,早已经人去场空。

    养猪场的外围,的确可以看到稀稀落落的枣树,不过都不粗壮,最大的也就胳膊粗细。

    “这些枣树可以用吗?”金思羽看着四周,问道。

    “可以,而且非常合适。”张天赐微微一笑,打开背包,取出了一个小巧的罗盘。

    金思羽大喜,看着张天赐摆弄罗盘,问道:“用罗盘干什么?”

    “不是每一棵枣树,都可以用的。对付尸王,我需要雷劈枣木。”张天赐看着罗盘,说道。

    金思羽又是一呆,道:“雷击木倒是听说过,可是这里这么多枣木,你怎么知道哪一棵被雷劈过?”

    “这很简单啊,我可以引雷来劈,不就有了?”张天赐得意地一笑,又看着罗盘,继续寻找方位。

    金思羽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道:“这天气,会打雷啊?”

    “我说了,引雷嘛。雷不来,咱们把它引过来。雷公电母,和我的关系也不错,等下我念一道咒语,他们总会给个面子的。”张天赐说道。

    “……”金思羽半信半疑,皱眉无语。

    张天赐托着罗盘,在养猪场附近转悠。

    十来分钟以后,张天赐选定了一棵枣树,收起了罗盘。

    “这棵树可以用?”金思羽问道。

    “根据天干地支推算,这可枣树,会在一个多小时以后,处于八卦中的震位。震,代表雷,所以就它了。”张天赐打开背包,取出一些东西,开始布置。

    首先是一个小小的银色风筝,被张天赐放上了天空。风筝线也是银色的,拖在空中,很难发现。

    用风筝引雷,倒也是合理,当年,外国的科学家富兰克林就干过,而且成功了。金思羽在一边看着,暗自点头。可是看到这万里无云的晴好天气,金思羽又有些怀疑张天赐的成功率。

    风筝放上高空以后,张天赐将风筝线,系在选定的那棵枣树上。

    然后,张天赐取出三寸长的一段线香,点燃了插在树下,又在树前烧了一道纸符,同时口中喃喃念咒,貌似很慎重很虔诚的样子。

    烧纸结束,张天赐又站起来,看看四周,忽然手指天空的风筝,继续念咒,脚下踩着奇怪的步子,如痴似癫。

    金思羽在一边看着,越发的好奇和惊喜。她实在搞不明白,小小年纪的张天赐,哪来的这么多套路?

    大约两分钟以后,张天赐停止了奇怪的舞蹈,退回金思羽的身边,煞有介事地道:“接下来就是等待了,我已经给雷公电母念了咒语,他们收到咒语以后,就会发雷帮我。”

    金思羽自然不相信什么雷公电母,但是看见张天赐大费周章,也觉得有点希望,道:“好,我们就等着,看你的咒语灵不灵。”

    两人离开几步,在树荫下席地而坐。

    金思羽正要说点什么,电话却响了,是郑瑞打来的。

    “喂,金大仵作你和张天赐在哪里啊?我找你们有事商量。”电话那边,郑瑞急急地说道。

    郑瑞和金思羽,一个是刑警,一个是法医,不属于上下级的关系。只是因为工作交集,所以经常配合工作。故而,郑瑞对金思羽也很客气,戏称为金大仵作。法医嘛,在过去就是仵作小吏。

    “我在东郊,和张天赐办事,一时回不来。郑队,有什么事就在电话里说吧?”金思羽说道。

    “电话里说不清,你们在什么地方,我来找你们。”郑瑞说道。

    “好吧,我发手机定位给你。”金思羽挂了电话,将自己目前的位置坐标给郑瑞发了过去。

    张天赐却坐在一边,事不关己的模样,从包里翻出昨晚的一沓女生照片来欣赏。

    “看美女啊?”金思羽凑上去,搭讪道。

    “是啊是啊,养养眼。”张天赐抬头一笑,又低头继续看。

    金思羽无语,翻了一个白眼,又拿起手机,翻阅储存在里面的一些案件资料,消磨时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有一丝凉风吹来。

    金思羽一抬头,才发现天气悄悄变了,四野乌云渐生,天幕低垂,太阳躲进了云层里。

    难道这小子,真有本事沟通雷公电母?金思羽又惊又喜,忍不住又打量了张天赐一眼。

    “嗨,金思羽,张天赐!”南边的田间小路上,郑瑞正匆匆跑来,一边挥手大叫。

    “来得很快啊,郑队?”金思羽站起来,微微一笑。

    “咱这效率,全系统第一!”郑瑞咧嘴一笑,看着张天赐,问道:“张天赐,你们在这里搞什么幺蛾子?”

    张天赐正要说话,却突然变色,捂着鼻子跳了起来,手指郑瑞大叫:“哎呀卧槽……郑队,你昨晚又没洗澡!”

    郑瑞脸上一抽,哭笑不得,手指天空,道:“我发誓,我昨晚洗了澡的,如有假话,天打雷劈!”

    咔嚓嚓——

    恰在此时,云空中一道惊电闪过,随后一声雷鸣惊天动地。

    郑瑞身后的枣树猛地一颤,枝头上的树叶,被劈得当空乱舞,沙沙作响!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