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31章 人员名单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甘雪纯和沙莎也紧张地看着张天赐,同时问道:“是啊,谁才是背后的妖人?”

    金思羽却没吭声,眼神中一片空蒙,默默思索。

    张天赐斜了郑瑞一眼,慢悠悠地说道:“我就是不知道妖人是谁,才找你们出来商量的。郑大队长,现在,也该是你出点力气的时候了。”

    “哦哦……你放心,侦查分析,我是专家。”郑瑞点了点头,道:

    “铜镜楼的鬼事,有十几年历史了。如果说有妖人在背后作怪,那么这个人在江城大学,也应该呆了十几年才对。从这个方向开始梳理,慢慢排查,就会有效缩小范围。比如像这个……王德会李帅鹏等人,都是有嫌疑的。”

    张天赐啃了一串鸡翅,说道:“别咋呼,做好保密工作。然后,你把圈定的人员名单交给我,我再想办法。”

    郑瑞脸一红,点头道:“保密,保密,以后再说。”

    随便吃了一点,众人一起回学校。

    这时候,天色已经破晓。

    张天赐回到自己的男生宿舍,洗漱一番,开始补觉。

    因为夜里紧张辛苦,所以张天赐睡得很香,直到午饭前才醒来。

    一睁开眼,张天赐就看到眼前三张一模一样的苦逼脸。

    室友唐杰、刘爱祥和孙潇河,都奴颜婢膝地站在床前,满脸堆笑。

    “老大,你醒了?”唐杰第一个开口,道:“老大厉害,昨晚真的住进了女生宿舍,我等膜拜。”

    昨天晚上,张天赐进入女生宿舍,是这三个家伙亲眼所见的。而且,他们也看到张天赐和校领导走得很近,所以不敢抵赖,都恭恭敬敬地口称老大。

    张天赐坐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道:“愿赌服输,你们还算有点节操啊。”

    “嘿嘿……老大你听我们说……”刘爱祥搓着手,欲语还羞,道:

    “是这样的老大,我们三个都是**丝,穷人家的孩子,要是负担你一个学期的生活费,压力山大啊。所以……就和老大商量,关于生活费上面,能否打个折?要不这样,我们三个请你吃一顿,吃两顿三顿都可以,以后,就免了我们的孝敬,行不行啊?”

    张天赐翻了一个白眼,道:“那就免了你们的孝敬吧,不过都给我记住,一天是老大,就永远是老大。以后这兄弟之间的大小关系,你们可要给我记清楚。”

    “明白了,老大!”唐杰三人都并腿挺胸,同时敬礼,发出啪地一声响,气壮山河。

    张天赐这才起床洗漱,在前呼后拥中,出了校门,去校外的小饭馆里吃饭。

    星期天,小饭馆里格外的忙,都是学生主顾。

    唐杰三人殷勤伺候,给张天赐倒酒劝酒,一口一口老大。

    张天赐稳坐本寝室第一把交椅,享受着三个小弟的尊敬,如沐春风,如饮醇酒。

    三杯酒下肚,唐杰的话多了起来,猥琐地一笑,道:“老大,你昨晚进了铜镜楼,据说……和甘雪纯睡在了一起?”

    “老大的私生活,也是你们可以打听的吗?都给我闭嘴!”张天赐一瞪眼。

    唐杰等人顿觉扫兴,一个个无语,低头吃饭。

    饭后,张天赐扬长而去,在图书馆里,安安静静地坐了一下午。

    一直看书看到天黑,张天赐这才起身离开图书馆,准备吃晚饭。

    可是刚刚出门,却看见金思羽迎面而来。

    “天赐,怎手机关机了,打电话也找不到你。”金思羽走过来,不无抱怨地说道。

    张天赐一笑,道:“通常,我只有打电话给别人的时候,才会开机。别人想打电话找我,要看运气。”

    “奇怪了,你为什么要经常关机?是不是欠债太多,怕人讨债啊?”金思羽和张天赐并肩而行,一边问道。

    “要欠债也是风流债……而且,还是以后的事。”张天赐摇摇头,低声道:“手机有辐射,会影响我的敏感程度,所以能不开机的时候,尽量不开机。”

    “这种说法,也听田晓荷说过。”金思羽点了点头,又道:“郑瑞列了一个大致的名单,所以我过来,想和你研究一下。”

    “好啊,出去散散步,边走边说。”张天赐指了指校门的方向。

    学校里人太多,说话不方便,讨论案情,还是要回避一点。

    金思羽自然明白,点点头,和张天赐一起走向校门外。

    “对了,那个田晓荷是怎么回事?”走在路上,张天赐问道。

    金思羽叹了一口气,道:“也是一个可怜人吧,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爱上一个有妇之夫。结果……被人家的原配夫人,买通了亡命之徒,被杀死了。”

    “这么可怜?”张天赐随口应了一句,心里却想,田晓荷自己也有责任。世上男人这么多,何必去抢别人的老公?

    “其实也不能怪田晓荷,她和那个男人,原本是青梅竹马,只是天意弄人,没能走到一起。”金思羽摇摇头,道:“而且,案件侦破以后,那个男人,也自杀殉情了。”

    “是吗?这么说来,倒也不冤枉田晓荷爱他一场。”张天赐暗自点头,改变了先前的看法,又问道:“为什么田晓荷,会跟着你?”

    “案件是我办的,是我查明了田晓荷的死因,让凶手伏法的。所以田晓荷觉得我亲切,就一直跟着我。算起来……都有三年多了。”金思羽说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出了校门,向右一拐上了马路。

    “你也觉得田晓荷好玩,所以就带着她,对吗?”张天赐扭头问道。

    “是啊,带着她,对我也没有坏处,她不会害我的。”金思羽点头说道。

    张天赐一笑,道:“可是,你耽误她投胎了,就相当于耽误了别人的前程。”

    “这不怪我,我找人给田晓荷做过超度,可是田晓荷就是不愿意离开我。”金思羽耸耸肩,说道。

    张天赐嗯了一声,又问道:“那你有没有试过,让田晓荷进入铜镜楼,调查女鬼事件?”

    “田晓荷去过一次,差点被那个女鬼抓了,就再也不敢进入江城大学了。根据田晓荷的说法,那个女鬼非常厉害。如果要做实力对比的话,田晓荷相当于武侠小说的徒孙,而铜镜楼的女鬼,则是师叔祖……”金思羽说道。

    这个比方,倒是有趣,张天赐噗地一笑。

    江城大学处于江城东郊,两人边走边谈,越走越偏僻。

    忽然间,身后有一道风贴着地面刮了过来,卷着一张彩色的纸片。

    “是钱,是钱啊!”张天赐眼尖,看见那张彩纸,正是一张百元大钞,不由得两眼放光,追上去弯腰来捡。

    可是邪门了,张天赐一弯腰的时候,那钞票嗖地一下,又向前飘出了好几米。

    “还想跑?”张天赐嘿嘿一笑,再次追了上去。

    金思羽跟在后面,眼中突然聚光,随后脸色一变,向前紧追了两步。

    可是追到张天赐的身边,金思羽却又眉头一皱,欲言又止。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