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30章 五帝铜钱锁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天赐顾不上碎玻璃四溅的危险,手中的铜钱串向着镜框中抽去!

    “咿呀……”

    这一鞭子似乎命中了,有鬼叫声传来。

    但是红影一闪,刚才的恶鬼,却最终逃脱,从镜框后面,冲向了厕所的窗户。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破!”张天赐急忙一转身,右手中指和食指并出,向着鬼影一点。

    “啊……”鬼影在空中一顿,随后转身飘开,再一次冲向厕所的通气窗。

    窗口处一阵微风吹动,一张黃色的纸符,迎着红衣鬼影而来。那是张天赐之前的布置,就是熄灯以后,借着上厕所的时候完成的。

    可是红衣女鬼见到纸符,并不害怕,反而加快速度,嗖地一下撞了过去。

    啵地一声轻响,纸符竟然被撞破,红衣鬼影冲出了透气窗,身后是纸符被撞破后的点点碎屑,如蝴蝶一般在空中飞舞。

    “我靠,这是什么鬼,这么厉害?”张天赐一呆。

    忽然间觉得脸上有东西爬过,痒痒的感觉。张天赐随手一摸,却摸了一把鲜血。

    那是刚才穿衣镜破裂,玻璃碎片溅出,擦中了张天赐的右脸脸庞。

    厕所外面脚步咚咚作响,夹杂着金思羽的声音,连声道:“张天赐,你没事吧?”

    金思羽和郑瑞,今晚都在铜镜楼楼下的值班室里蹲守,防止出现不可控的情况。

    先前,东头宿舍里的一声尖叫,让金思羽和郑瑞吃惊,所以一起冲了上来。

    “我没事。”张天赐恼怒兼郁闷,捂着半边脸,走出了厕所。

    金思羽手里的电筒晃了晃,照见了张天赐脸上的血迹,吃了一惊,问道:“天赐你受伤了吗?脸上有血啊。”

    “皮外伤,无妨。”张天赐松开手来。

    金思羽凑上前,用自己的衣袖擦干了张天赐脸上的血迹,又反复看了看,这才放心。

    那道伤口,也就两三公分长,已经停止了流血,料无大事。

    “鬼呢?鬼抓住了没有?”郑瑞比较关心这个,低声问道。

    “鬼跑了,差了一点点就抓住了……”张天赐摇摇头,对金思羽说道:“前面的宿舍,刚才有女生尖叫,你们去看看吧。”

    金思羽愣了一下,点点头,带着郑瑞向走廊那一头而去。

    “甘学姐,没事了。”张天赐走到甘雪纯的身前,将她手里的镜框拿下来,从上面解了自己的衬衫,穿在身上。

    甘雪纯似乎还没有从惊惧中恢复,良久才问道:“那个鬼……跑了?”

    “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总有一天,我会抓住她!”张天赐扭头看了厕所一眼,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

    甘雪纯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

    张天赐把手里的一串铜钱给甘雪纯递了过去,道:“这个叫五帝铜钱锁,甘学姐,你带在身上,当成腰带系在腰间,以后就不会再遇到鬼了,百无禁忌。”

    五帝铜钱,张天赐一共有十套,送了一套出去,还有九套,所以张天赐很大方。

    这也算是对甘雪纯的一点补偿,毕竟,今晚利用了人家,把人家吓得花容失色花枝乱颤。

    “真的可以百无禁忌?”甘雪纯大喜,随手接过五帝铜钱锁,撩起上衣,从腰间箍了一圈,把自己“锁”了起来。

    张天赐一笑,扯着甘雪纯的胳膊,道:“没事了,我们去那边看看。”

    甘雪纯点点头,正要动步,却见走廊那头,金思羽探出头来,招手道:“天赐,这边有个女生晕过去了,快来看看!”

    张天赐和甘雪纯对视一眼,加快脚步走去。

    走廊最东头的宿舍里,一个女生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另外几个女生,在一边瑟瑟发抖。

    “这个女生睡梦中一声惊叫,然后窗玻璃就碎了。室友们起来查看,发现她已经昏迷。”金思羽指着那昏迷的女生,向张天赐说道。

    张天赐点点头,走到床边,伸手按在那女生的额头上。

    触手处一片冰冷,那女生就像死人一样,没有温度。

    张天赐又扒开那女生的眼皮,仔细看了看,道:“没事的,其他同学出去,我来抢救。”

    同宿舍的几个女生,很配合字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甘雪纯和金思羽,还有郑瑞都留了下来。

    张天赐从口袋里翻出一张纸符,卷成筒状点燃,然后吹灭明火,用烟气在那个女生的鼻子下面熏着。

    “啊切!”

    一分钟过去,那个女生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忽然醒来。

    郑瑞和金思羽互相看了看,都微微点头,对张天赐的手段表示佩服。

    但是女生醒来,依旧是神志不清的模样,瞪大眼睛东看西看,却一句话不说。

    “周晖云,你没事吧?”甘雪纯走过去,扶住那女生的肩头,轻声问道。

    “你、你是谁?你们都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被叫做周晖云的女孩,茫然地看着甘雪纯。

    “我是甘雪纯啊,周晖云,你不认识我了吗?”甘雪纯吃了一惊,又把脸往前凑了凑,想让周晖云看清楚。

    周晖云瞪起大眼睛,看了半天之后,依旧摇头,表示不认识。

    张天赐一言不发,默默地看着。

    金思羽忍不住,拉着张天赐离开两步,低声问道:“怎么回事啊天赐,周晖云……失忆了?”

    “受到了惊吓,魂魄不稳,暂时性的失常。”张天赐想了想,道:“通知校医,给她打安定,让她睡一觉。如果明天醒来,还不见好转,再想办法。”

    金思羽点点头,和郑瑞以及宿管大妈商量了一下,招呼了几个学生,带着周晖云下楼,直接住进了校医疗室。

    张天赐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跟着大家,一起出了女生宿舍。

    应张天赐的要求,甘雪纯和沙莎,也一起跟了出来。

    在校医疗室安顿周晖云的时候,副校长李帅鹏和系主任王德会匆匆赶到,了解情况。

    张天赐早已恢复了平常模样,微微一笑,道:“领导们放心,虽然今晚没有成功,但是,我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解决方法。一周之内,一定会搞定这件事的。”

    “尽快解决最好,影响越来越大,我都不知怎么跟学生们和社会交代了,唉……”李帅鹏唉声叹气。

    “明白,这事包在我身上。”张天赐再一次保证,然后招呼甘雪纯和金思羽郑瑞等人,去校外吃夜宵。

    这时候是下半夜,但是校门外的饮食一条街上,还有没打烊的店家。

    大家找了一个烧烤店,在角落里坐了下来。

    “天赐,你真的想好了下一步的方案?”金思羽给大家倒茶,一边问道。

    “没有,我是故意骗校领导的。”张天赐淡淡地说道。

    郑瑞眯起眼睛,道:“为什么要故意骗他们?”

    张天赐端起啤酒,一口气喝了半杯,这才看着郑瑞,道:“铜镜楼的灵异事件,作怪的不是鬼,是人。鬼只是傀儡,人,才是幕后操控者;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张天赐。

    金思羽紧蹙蛾眉,道:“你的意思是……学校里有人在作法,控制鬼魂,制造了这么多事?”

    “没错,今晚我一共遇到两个女鬼,一个白衣,一个红衣。”张天赐点点头,道:

    “一开始,是白衣女鬼调虎离山,将我引出去。然后红衣女鬼趁我离开,偷袭甘雪纯。我冲出去以后,觉得不大对,便悄悄溜回来,恰好碰见甘雪纯遇险。然后我果断出手,控制了红衣女鬼,将她锁在了镜子里。

    可是没想到,白衣女鬼又在另一头作恶,致使周晖云尖叫、昏迷。我留下镜子给甘雪纯,冲向周晖云宿舍的时候,红衣女鬼让镜子爆裂,从中逃逸,飘进了厕所里。

    等我追到厕所里,又和红衣女鬼交手,发现这女鬼道行很深,竟然冲破了我的设置,从通气窗逃了出去。”

    张天赐一口气说了今晚的大概过程,然后略作停顿,端杯喝酒。

    郑瑞点了一根烟,问道:“可是,你为什么会确定,这女鬼背后有人?”

    “因为这两个鬼太聪明了,配合的天衣无缝,不是自生的、孤魂野鬼的智慧;另外,红衣女鬼冲破禁锢,爆裂穿衣镜,又撞破了我的纸符,绝对不是死去十年二十年可以自然达到的道行。”

    张天赐冷笑,道:“她们的背后,一定有供奉,有祭祀,有人在拜鬼!是妖人的供养,助长了恶鬼的道行。”

    郑瑞把手里刚刚点燃的香烟丢在地上,狠狠地踏上一脚,低声问道:“这妖人是谁?媽蛋,被我逮住了,非枪毙他一万次!”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