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29章 鬼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甘雪纯魂飞天外,想要张口呼救,但是喉头一紧,已然无法发出声音了。

    镜子里伸出来的手,冰凉而又铁硬,如铁钳一般,将甘雪纯的脖子死死掐住。

    然后,那只手开始向后缩,似乎想要把甘雪纯拖进镜子里。

    “呜呜……”甘雪纯费尽力气,也只能从胸腔里挤出一点呜咽之声。

    绝望之中,甘雪纯一手厮打着那冰凉的鬼手,一手死死握住高低床的床头横梁,抵抗对方的拉扯。

    但是甘雪纯觉得呼吸艰难,浑身的力气,都正在渐渐离去。

    “张天赐,我被你害死了!”甘雪纯绝望而又愤怒地在心中咆哮,把张天赐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个遍。

    这个该死的家伙,冒充捉鬼大师,住进女生宿舍,却一手制造了自己的死亡!

    如果不是他弄来这面镜子,如果不是他要求自己同住,自己又怎么会这么倒霉?张天赐,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就在甘雪纯绝望愤怒的时候,宿舍的门前人影一闪,张天赐一言不发地冲了进来!

    嗖地一声,一条红线上系着几枚铜钱,随后飞了过来,缠在了镜中伸出的鬼手上。

    “咿呀……”镜子里,很清晰地传来一声低低的鬼叫,然后,那鬼手松开甘雪纯,向后收缩。

    甘雪纯顿时觉得喉头一松,终于挣脱了鬼手的控制!

    与此同时,张天赐左手闪电般伸出,抓住了鬼手的手腕,一声低喝:“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想逃?”

    鬼手先是被红线缠住,现在又被张天赐抓住,颤抖不止,但是依旧艰难地向镜子里退缩。

    张天赐的动作极快,将系着铜钱的红线一扯,顺着整个镜子,又围了一圈。

    “咿呀……”镜子里又是一声惨叫,鬼手迅速缩回,消失在镜子里。

    但是镜面上,却留下了斑斑血迹,而且整个镜子都在微微颤抖。

    “死鬼,这回老实了吧?”张天赐忽地一下脱下了衬衫,拦腰包住了穿衣镜,然后将两只衣袖系了起来,打了一个结。

    甘雪纯眼见,看见张天赐的衬衫里面,藏着好几张黃色的纸符,就像补丁一样。

    穿衣镜还在颤抖,发出哒哒哒的轻响。

    “甘学姐,让你受惊了,没事吧?”张天赐这才回过头来,看着甘雪纯问道。

    甘雪纯哇地一声哭出了声,抱住了张天赐的一只胳膊,道:“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死了,那个、那个鬼……要掐死我!”

    “别怕别怕,那个鬼已经被我锁在了镜子里,出不来了。”张天赐安抚着甘雪纯,道:“别怕,有我在,你很安全的。”

    “我就是害怕……”甘雪纯擦着眼泪,抽泣不能语。

    刚才的一幕,太过惊魂,而且甘雪纯脖子上的疼痛感和冰凉感还在。

    “没事了甘学姐,镜中鬼已经被捉。还有一个白衣鬼,再抓住她,就永无后患。”张天赐坐在床沿,一再安慰甘雪纯。

    本来,张天赐就是利用甘雪纯引出女鬼的,可是现在,见到甘雪纯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张天赐的心里,自然有些过意不去。不仅仅过意不去,还带着一点怜香惜玉的情绪在内。

    每个男人都有护花情结,张天赐自然也不例外。

    关于利用甘雪纯的事,张天赐现在,可不敢说明白,否则甘雪纯会更加生气的。

    甘雪纯抽泣了半晌,情绪终于平复了一点,擦了擦眼泪,道:“天赐,我要回自己的房间。”

    “好吧,我送你。”张天赐也不阻拦,将穿衣镜横着夹在了腋下。

    这是战利品,也是张天赐辛苦一夜的成果,必须随身带着。

    这次捉鬼,动静并不大,所以没有惊动其他女生。想必那些女生都已经睡熟,或者听见一点动静,也没敢出来。

    甘雪纯穿好鞋子,跟在张天赐的身后,走出宿舍。

    可是没想到,刚刚走出寝室门的时候,就听见走廊的最东头,某一间宿舍里,传来一个女生的恐怖尖叫:“啊——”

    寂静的夜里,这一嗓子格外尖锐高亢,足可以激起旁听者的一身鸡皮疙瘩。

    “不好,一定是那个白衣女鬼!”张天赐吃了一惊,随后道:“甘学姐,镜子交给你,我赶紧去救人!”

    说罢,张天赐把镜子塞给甘雪纯,自己穿着背心,飞也似地向传来尖叫的寝室跑去。

    “喂……”甘雪纯抱着镜子,不由得瑟瑟发抖,心惊胆战。

    因为甘雪纯亲眼看到,镜子里藏着一个恶鬼。想起刚才那恐怖的鬼手,甘雪纯就想把镜子丢出去,可是却又不敢。她担心镜子摔破,恶鬼会从里面跑出来。

    铜镜楼的走廊很长,从这头到那头,一共有二十多个房间,七八十米的长度。

    张天赐还没冲到近前,却听见格郎朗一声响,那个寝室的窗户玻璃破碎,一道白色的鬼影飘了出来,迅速掠过阳台,向着男生宿舍的方向而去。

    “别走!”张天赐一挥手,又是一串铜钱飞出。

    可惜距离太远,铜钱落了空,从楼上掉落。

    张天赐捉鬼不成,向前追了几步,看着渐渐飘远的鬼影,一掌拍在阳台上。

    当!

    忽然间,又是玻璃破碎的声音,从张天赐身后传来。

    接着,甘雪纯也发出了一声大叫:“啊,天赐……”

    “甘雪纯!”张天赐猛地回头,却见到一个红衣女鬼,从甘雪纯的身边嗖地飘起,冲进了厕所里。

    我靠,声东击西,围魏救赵?

    张天赐又惊又怒,再一次掉头跑回来,冲到甘雪纯的身边,连声问道:“甘雪纯,你没事吧?”

    “我没事……可是镜子碎了,那个……鬼、鬼跑了!”甘雪纯惊惧而茫然地说道。

    穿衣镜的碎片,撒了一地。甘雪纯的手里,还抱着一个镜框。

    “你没事就好,我去厕所抓她!”张天赐一伸手,从镜框上解下铜钱串,飞奔着冲进了厕所里。

    这串铜钱,大约一米多长,前后两端和中间三个点上,都系着铜钱,是张天赐准备的法器。一共五枚铜钱,刚好是一套五帝铜钱。

    厕所里,张天赐事先也放了一面穿衣镜。

    冲进厕所之后,张天赐的第一目标,还是这面镜子。

    可是张天赐刚刚冲到镜子前,就听见一声凄厉的鬼笑:“嘻嘻嘻咿咿……”

    然后嘭地一声,厕所里的镜子也突然爆裂,玻璃碎片四溅。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