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28章 镜中鬼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突然熄灯,加上张天赐的惊叫,让甘雪纯吓了一跳!

    而且,张天赐跳下来的同时,对面的镜子里,也有光影闪动,更是加剧了甘雪纯的惊恐。

    她呀地一声掀开被子,扑过去抱住了张天赐的腰,问道:“什么情况?”

    张天赐嘻嘻一笑,道:“哦,没情况,我突然尿急,要去上厕所。”

    “你要死啊,上厕所而已,至于叫得这么大声吗?”甘雪纯反应过来,捏着小粉拳在张天赐的身上一顿猛捶,又道:“我看你是存心吓唬我,占我便宜的!”

    “那你不是说,我比鬼都可怕吗?为什么又要扑在我的怀里?”张天赐嘿嘿而笑,道:“甘学姐,有劳帮我清场厕所,我憋不住了。”

    “憋不住更好,尿裤子里算了!”甘雪纯余怒未消,又给了张天赐一拳,这才打开手机电筒,牢骚震天地开了宿舍的门。

    开门的一瞬间,似乎有冷风灌入,甘雪纯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走廊上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原本应该人气鼎盛的宿舍楼,竟然有点鬼气森森的感觉。

    甘雪纯在前,张天赐在后,两人一起走向了厕所。

    到了厕所门前,张天赐停住脚步,甘雪纯进去查看。

    没大工夫,甘雪纯走了出来,没好气地说道:“里面没人,去吧。”

    “多谢甘学姐,真的差点憋不住了。”张天赐并着两腿,小步小步地向厕所跑去。

    甘雪纯冲着张天赐的背影瞪了一眼,抱起胳膊,站在厕所门前等待。

    说是等待,其实是站岗,防止别的女生起夜,不明情况一头冲进去。如果在厕所里狭路相逢,那可就尴尬了。

    守在门外,甘雪纯也难免在心里发牢骚,自己这学生干部当得,简直就像过去的丫环一样,还要伺候主子如厕,靠!

    在心里埋怨着,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三四分钟。

    可是厕所里静悄悄的,张天赐也不见出来。

    这小子掉进蹲坑下水道里去了吗?甘雪纯皱眉,低声问道:“张天赐,怎么还不出来,搞什么鬼?”

    “嗯……快了快了,再有几分钟,就出来了……”厕所里传来张天赐的回应声。

    “还要几分钟才出来?喂,你是上厕所啊,还是在里面生孩子啊?”甘雪纯郁闷无比。

    可是张天赐不再回答,宿舍楼里一片寂静。

    “这臭小子,不会是在厕所里找到了感觉,然后……自娱自乐吧?”甘雪纯邪恶地分析着,却无计可施,只好继续等。

    总不能冲进厕所里,把这个猥琐男揪出来吧?

    大约五分钟以后,甘雪纯才听见咳咳两声,然后脚步声响,张天赐走了出来,脸上挂着满足和惬意的表情。

    甘雪纯哼了一声,也不说话,抬脚走向宿舍。

    偏偏张天赐献殷勤,嬉笑道:“甘学姐你不上厕所吗?我也可以给你站岗啊。”

    “我没有你那么多事。”甘雪纯头也不回。

    重新回到宿舍里,张天赐翻身上了上铺,甘雪纯和衣躺在下铺,楚河汉界分明,相安无事。

    “甘学姐,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在这个宿舍楼见到女鬼,是怎么回事啊?”张天赐问道。

    甘雪纯沉默了片刻,开口道:“突然不想说了,以后再说吧。”

    讲故事也是需要心情的,先前的兴趣被打断,甘雪纯就不想再次拾起。

    “好吧,反正我俩来日方长,日后再说,也是一样的……”张天赐打了一个哈欠,在上铺翻了个身,道:“睡觉了甘学姐,祝你好梦。”

    “谁跟你来日方长,日后再说?我呸!”甘雪纯冲上铺呸了一声,却不敢闭眼去睡,睁眼看着三尺外的镜子,又看看窗外,心中越发忐忑不安。

    因为窗帘没有拉上,外面又有点月色,所以可以勉强看清楚外面的大致景象。

    没拉窗帘,也是甘雪纯不想被别人误会,如果拉上窗帘,那可真的说不清,而且,还给张天赐制造了更多的便利。

    可是张天赐似乎很容易入睡,很快的,上铺就传来了均匀的鼾声。

    “这小子,怎么说睡就睡了?”甘雪纯嘀咕了一句,躲在被窝里,继续探头观察四周。

    这一夜,甘雪纯原本就打算不睡的。毕竟上铺睡着一个猥琐男,万一自己睡熟了,他跳了下来,自己不是很吃亏?

    而且,甘雪纯也想看看,这个张天赐究竟有什么本事,能否抓住铜镜楼里面的女鬼。

    如果他真的有本事捉鬼,自己以后,也就可以安心上学读书了。

    胡思乱想中,时间流逝得很快,转眼已经过了十二点。

    甘雪纯有点困,但是又不敢睡,只好强撑着。

    上铺的张天赐,却睡得跟死猪一样,还炫耀似地,发出呼噜声、梦呓声和吧唧嘴声。也不知道他梦见了什么,睡得如此香甜惬意。

    呼……

    门外忽然传来风声,接着,宿舍的窗户外,有一个白衣人影向厕所那边闪了过去。

    甘雪纯吓了一跳,但是怀疑是起夜上厕所的女生,便没敢吱声,从床上坐起来,盯着窗外看。

    呼……

    伴随着风声,那个白影又飘了回来,从窗前缓缓飘过。

    这次,甘雪纯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一动也不敢动。

    惊惧了片刻之后,甘雪纯突然想起睡在上铺的捉鬼大师,正要叫醒他,却听见上铺微微响动,张天赐的脑袋探了出来。

    原来,张天赐也察觉到了异常。

    “喂……窗户外面,有个白影啊……”甘雪纯压低声音,说道。

    张天赐悄无声息地翻下床来,弯腰穿鞋子,低声道:“别怕,有我。”

    甘雪纯正要说话,却见窗外光影闪动,白衣人又飘了回来,把一张脸盆一样大的脸,凑在了窗玻璃上,向宿舍里窥视!

    那张脸煞白煞白的,披头散发,但是两眼位置上,却是黑咕隆咚的大窟窿,看不见眼珠子!

    “天赐……快看窗外!”甘雪纯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下意识地用手捅了捅正在穿鞋的张天赐。

    “我看到了,你在这里别出去,我来收拾她。”张天赐动如脱兔,忽然一猫腰冲到门边,一把拉开房门窜了出去!

    甘雪纯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窗外的鬼脸向东飘退消失不见,随后,张天赐从窗户前闪过,应该是追了上去。

    要不要出去看看?甘雪纯愣了一下,掀开了被子,却犹豫不决。

    就在这时候,对面的镜子里,忽然有人影一闪。

    “啊?”甘雪纯吃惊不小,又怀疑是自己的影子,急忙定睛来看。

    可是,镜子里光影一动,一只血淋淋的手,忽然伸出来,伸出三尺有余,一把掐住了甘雪纯的脖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