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27章 比鬼更可怕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呃……原来分睡上下铺,也算是睡一张床的?事先怎么没想到?

    甘雪纯脸上一红,尴尬无语。

    “怎么,甘学姐不愿意上下铺分睡,真的要和我挤一张床板?”张天赐笑着问道。

    “你想得美!”甘雪纯把手里的枕头砸了过去,手指上铺,道:“我在上,你在下!”

    果然女生污一点更可爱,比如甘雪纯这时候。

    张天赐耸耸肩,摇头一笑。

    甘雪纯踩着脚手架爬到上铺,回头一看,张天赐正抱着被褥,坐在下铺仰头欣赏。

    “你看什么?我又没有穿裙子!”甘雪纯一瞪眼。

    “穿裙子和不穿裙子,都一样的,我会法术,我有透视眼。”张天赐嘻嘻一笑,把被褥递了上去。

    “鬼才信你!”甘雪纯哼了一声,接过被褥开始整理床铺。

    可是床铺整理到一半,甘雪纯却又停止了动作,回头看着张天赐,微微皱眉,似乎在思索什么。

    “怎么了学姐?”张天赐问道。

    “哦……还是我在下你在上好了,这样安全一点。”甘雪纯想了想,道:“我睡上铺的话,假如你半夜爬上来,我无处可逃;睡下铺就不一样了,你在上面有动静,我就夺门而逃,对不对?”

    “噗……你是担心半夜闹鬼,所以觉得睡在下铺安全一点吧,比较容易逃出去,是吧?”张天赐嘿嘿而笑,问道。

    甘雪纯哼了一声,又从上铺爬下来,道:“我不是怕鬼,是怕你,你比鬼更可怕!”

    “随你便吧。”张天赐也无所谓,站起来,把甘雪纯的被褥搬了下来,又把自己的被褥卷起来,丢在上铺。

    甘雪纯整理好床铺,用手指了指上铺,冲张天赐道:“你上去呀,看着我干什么?”

    张天赐点点头,把镜子搬了过来,镜面对着床铺,靠在对面的床边。

    “喂,你把镜子对着我干什么?想通过镜子偷看我?”甘雪纯皱眉问道。

    “我可以光明正大地看,干嘛要偷看?镜子放在这里,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女鬼一出来,我就能发现,好保护你。”张天赐把自己的背包丢在上铺,然后很利索地翻了上去。

    呼……

    甘雪纯松了一口气,和衣而卧,这样子上下铺分开,彼此看不见,总算少了一点尴尬。

    看看时间,现在是晚上十点多,距离宿舍关灯,还有半个多小时。

    甘雪纯睡不着,抬起大长腿,在上铺的地板上蹬了一下,问道:“睡在上铺的兄弟,说说,为什么要我在这里陪你?”

    “要我说实话吗?”张天赐的声音,从上铺悠悠传来。

    “当然要说实话,快说。”甘雪纯催促道。

    “因为……你也希望和我在一起,那些三贞九烈一百个不情愿,都是装的,对不对?”

    “放屁,我为什么希望和你在一起?”甘雪纯又在上面的床板上蹬了一脚。

    上铺窸窣作响,却是张天赐一侧身,把脑袋探了出来,俯视着甘雪纯。

    “喂,你脑袋缩回去啊,吊死鬼一样伸着脑袋,我害怕!”甘雪纯急忙叫道。

    张天赐没有缩头回去,依旧看着甘雪纯,道:“甘学姐,你的两肩和额头,命灯晦暗,也是一个经常见鬼的人,对不对?”

    甘雪纯在下铺上哆嗦了一下,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是捉鬼法师,当然知道。”张天赐微微一笑,道:“铜镜楼里面的女鬼,你也见过?”

    “我……”甘雪纯犹豫了一下,叹息道:“我不但见过,还见过好几次,而且……每次见到的,都不一样。我觉得,我迟早会死在这里。”

    张天赐点点头,道:“知道会死在这里,你怎么不离开?比如转学,或者去外面租房子?”

    “转学转校,有这么容易吗?要是可以的话,我倒是想转去燕京大学。”甘雪纯自嘲地一笑,道:

    “去外面租房子,也要钱吧?我是一个穷人,家里供养我读大学不容易,我可不敢糟蹋钱。而且去了外面也没用,我白天总要在学校的吧?有时候,我白天都会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你说怎么办?”

    张天赐终于缩回头去,说道:“那就说说你遇到的情况吧,反正睡不着。”

    下铺的甘雪纯,看了看镜子,却欲言又止。

    “怎么不说话?”张天赐在上面问道。

    “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甘雪纯低声说道。

    “就从你小时候,第一次见鬼开始说吧。”张天赐说道。

    “好吧……”甘雪纯整理了一下思绪,道:

    “我第一次见鬼,应该在三四岁的时候。那是一个晚上,爸爸带我去看戏。我骑在爸爸的脖子上,可以看到戏场上好多人的脑袋,觉得自己很高。那时候,看戏自然看不懂,就是看热闹。

    戏台上,很多人穿着花花绿绿的戏服,跑来跑去,还有翻跟头的。可是我却看到,就在那些唱戏人的头顶上,有几匹黑马飘了过去。黑马上面骑着人,长得都很恐怖。然后,戏台上有人倒了下去。大家惊慌起来,上去一看,说那个唱戏的死了……”

    上铺微微一动,张天赐又探出头来,道:“那是鬼差拘魂,唱戏的戏子,一定是做了大恶,被死者的魂魄在阴间告了一状,所以,才会有阴间的鬼差来抓他。”

    “真的有阴间吗?”甘雪纯睁大眼睛,茫然问道。

    张天赐却不回答这个问题,只道:“继续说你的事。”

    甘雪纯沉默了一下,索性坐起来,接着说道:

    “第二次,是在我家不远处的村头。那天晚上,我和小伙伴们捉迷藏,躲进了一个草垛里。可是无意中一回身,看见一张惨白的脸,死死地瞪着我……我吓傻了,就那样不敢动,随后不知道为什么,就睡了过去。后来小伙伴们找不到我,都回家了。我爸爸妈妈找了半夜,找到我的时候,据说我七窍带血,已经浑身冰凉了。可是我居然没死,大病一场,又好了。”

    张天赐在上面听着,也不吃惊,问道:“再后来呢?”

    “再后来……又遇到过好几次诡异事件,然后上了大学。”甘雪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然后……在去年入学的第三天,就在这个宿舍楼里,看见了那个女鬼。”

    正在说话间,忽然眼前光线一暗,寝室里居然熄灯了。

    “不好!”张天赐同时一声叫,从上铺跳了下来,站在了镜子前。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