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26章 上铺下铺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见张天赐这痛不欲生的模样,甘雪纯和沙莎开心一笑,觉得出了心头之气。

    甘雪纯走上前,问道:“对了张天赐,要是没有别的事,我们可以回自己寝室了吧?”

    “哪里走?”张天赐忽然坐起来,道:“甘学姐,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么快,就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腾地一下,甘雪纯的脸上飞起两片红云,支吾道:“那、那就是一个玩笑……好吧?”

    “可是我没有当作玩笑啊,甘学姐,你欺骗一个无知少年,玩弄学弟的感情,良心过得去吗?”张天赐嘻嘻一笑,道:“做人要守信用,否则死了以后,要坠入地狱,付出代价的。”

    “我……”甘雪纯张口无言。

    当初,是她自己说一言为定的,信誓旦旦,胸口拍得如擂鼓。现在当面反悔,的确说不过去。

    沙莎使坏,不但不帮忙,还幸灾乐祸地看着甘雪纯,叹息道:“可怜额,二十年守身如玉,冰清玉洁的一个姑娘,一棵好白菜啊,眼看就要被糟蹋了……”

    “噗,沙莎学姐也是好白菜,不知道以后,要便宜哪头猪?”张天赐忍不住一笑。

    甘雪纯崩溃,冲着沙莎吼道:“你走,我以后没有你这个闺蜜!”

    “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好,我走了,不打扰你们的郎情妾意。”沙莎翻了一个白眼,竟然真的一转身,走了!

    现在,宿舍里只剩下张天赐和甘雪纯了,孤男寡女的,似乎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

    “张天赐,你是真的不愿意放过我?”甘雪纯眼里冒火,咬牙道:“你什么狗屁捉鬼大师啊,我看你就是心怀不轨,借机占我便宜的。”

    因为心中火大,所以甘雪纯的胸前,也在微微起伏,既有高山巍峨之壮观,又有海波荡漾之迷人。

    “这么好的机会,我为什么要放过你?”张天赐依旧嬉皮笑脸,道:“就算我心怀鬼胎,你也必须遵守约定,这叫做愿赌服输,对吧?”

    “行行行,张天赐,我认栽了。”甘雪纯气得粉面泛红,道:“不过……我只答应陪你睡一张床,可没答应你干别的事。”

    “别的什么事?我不懂。”张天赐故作纯洁,摇头说道。

    甘雪纯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没法治你,当年,梁山伯和祝英台睡在一张床上,中间放了十八碗水为界限。等下我去化学式实验室,给你准备十八碗硫酸!你要是敢越雷池一步,我就用硫酸招待你!”

    张天赐为所谓地一笑,看着身边的床铺,道:“这么小的单人床,两人平躺都挤着慌啊,十八个碗,往哪里摆?”

    宿舍里面,都是架子床,高低铺都是单人床。两个人挤一下,可以勉强睡下。但是,要在中间摆放十八个碗,是万万做不到的。

    “不用你管,反正不会便宜你的!”甘雪纯恶狠狠地一瞪眼。

    说话间,门外脚步声响,却是两个宿管大妈,送来了几面穿衣镜。

    张天赐接过镜子,让宿管大妈自便。

    甘雪纯看见这玻璃镜子,却不由得变色。

    学校里都知道,只要女生宿舍出现这种穿衣镜,就会有灵异事件发生。而且,镜子会破碎。

    “喂,张天赐,我跟你睡一张床,倒是没问题。可是你把这镜子放在宿舍里,我害怕啊。”甘雪纯说道。

    “这有什么好怕的?很多女生,害怕的时候,都往男生怀里钻,寻找安全感。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张天赐一边组装穿衣镜,一边说道。

    “你放心,我宁愿被鬼掐死,也不会往你怀里钻。”甘雪纯气呼呼地说道。

    张天赐笑而不语,继续组装镜子。

    两面镜子装好,张天赐在这间宿舍里摆放了一个,拿起另一个,道:“走吧甘学姐,去厕所清场,我去上厕所,顺便把镜子放进去。”

    甘雪纯没办法,瞪了一眼,很不情愿地走向楼梯口那边的卫生间。

    下一刻,整栋楼里都回荡着甘雪纯的女高音:“女生宿舍厕所清场,张天赐要上厕所——!”

    然后,厕所里慌慌张张地走出来几个女生,路过张天赐的身边时,都不约而同地瞪眼鄙视,口中低声骂道:“死变态!”

    张天赐一脸郁闷,捧着镜子站在当地,斜眼看着甘雪纯。

    清场完毕以后,甘雪纯进入厕所里检查了一下,这才回到外面守门,让张天赐进去。

    张天赐道了一声谢,带着镜子进了厕所,选好位置,把镜子放在了窗边。

    两分钟以后,张天赐走了出来,耸肩道:“行了。”

    “你下次上厕所,不用清场了。”甘雪纯翻白眼说道。

    “为什么?”张天赐问。

    “你把镜子放在厕所里,谁还敢进去?楼上楼下都有厕所,大家多跑一步而已,又何必冒着被你这个变态撞上的危险?”甘雪纯说道。

    张天赐想了想,点头道:“也是。”

    经过简单的布置,天色已经黑透。女生宿舍的妹子们,知道今晚可能有事情发生,都早早地关门闭户,躲在自己的寝室不出来。

    张天赐没吃晚饭,甘雪纯只好接济了两袋面包。

    宿管大妈,给张天赐送来了被褥枕头。

    张天赐整理好了自己的床铺,冲着一边不知所措的甘雪纯说道:“甘学姐,你可以把你的被褥搬过来了,天色不早,我们早点睡吧。”

    “搬就搬,睡就睡!”甘雪纯拿出了母夜叉的气势,转身进了自己的寝室里,取来了被褥枕头。

    甘雪纯自己的寝室,距离张天赐的临时寝室,也就隔了三四道门,抬脚便到。

    张天赐接过甘雪纯的被子,笑道:“甘学姐,我们平时了解不多,也不知道你的习惯。请问甘学姐,喜欢在上面,还是在下面?”

    “什么上面下面?告诉你个死变态,我们肩并肩,各睡各的!”甘雪纯咬牙切齿地说道。

    “哈哈哈……”张天赐笑得岔气,半天才强忍住,道:

    “甘学姐你好污,想哪去了?一张床,分为上下铺的嘛。我是问你,平时喜欢睡上铺,还是睡下铺?你睡上铺,我就睡下铺;你睡下铺,我就睡上铺。女士优选,让你先选。”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