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19章 校花死亡诅咒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思羽再一次鼓掌,同时投来赞许的一笑:“聪明,我就是这意思。”

    张天赐呵呵一笑,不置可否,端杯喝茶。

    金思羽看着张天赐,道:“江城大学的灵异事件,让我们很头疼。一直以来,我们和校方,也找了一些高人来破解,可是毫无效果。张天赐,希望你的手段,可以解脱江城大学的校花死亡诅咒。”

    张天赐这才放下茶杯,道:“我想知道,我给你们帮忙,会有什么好处?”

    “好处很多,比如……我们可以帮你安排工作。只要你愿意,毕业以后,可以加入我们的系统。比如,我们可以给你一笔奖金。”金思羽想了想,道:“还有,我个人可以给你一个封号,一个非常威武霸气的封号。”

    “什么封号?”张天赐问道。

    “江城大学第一神棍。”金思羽说道。

    “噗……”张天赐一笑,道:“这个封号,我还是不要了。我可以无条件帮你们捉鬼,但是……我要住进女生宿舍。否则,隔空捉鬼,我可不会。”

    金思羽一点头,道:“这个自然,我们会和校方沟通解决,保证你一路绿灯地住进女生宿舍。你的所有行动,我们都会鼎力支持,积极配合。”

    “好,你们安排吧,我先住进去观察观察,有机会,就出手。”张天赐站起来说道。

    金思羽也跟着站起来,伸手按在张天赐的肩头,道:“天赐,其实这件事,你也可以拒绝的。毕竟……生死攸关,我以朋友的身份,关心你一下,一定要小心。如果没有十分把握,不要动手。任何情况下,以自己的安全为重。”

    江城大学的灵异事件,有多年历史了,金思羽知道里面的凶险。她也觉得,就这样把张天赐忽悠进来,有点不厚道,所以做个提醒。

    “多谢好意,我也明白这里面的厉害。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放心吧。”张天赐笑了笑,悄悄走到门边,猛地一拉房门。

    “哎哟卧槽……”门外,正靠在在门外偷听的郑瑞,一头拱了进来,差点摔了一个恶狗抢食。

    张天赐摇头一笑,向金思羽挥挥手,走出了包厢。

    金思羽看了郑瑞一眼,也摇摇头,追着张天赐而去。

    两人从楼梯下楼,并肩而行。

    金思羽开口,道:“天赐,苏云珊和铜镜楼的事,可以并案处理。可是女鬼田晓荷,我们什么时候去救回来?”

    “不能确定,有时间,我要在白天去江边的山上看看,了解一下情况。”张天赐说道。

    “那明天行不行,我带你去?”金思羽问道。

    看得出来,金思羽对女鬼田晓荷很挂念,恨不得立刻就去,把田晓荷救出来。

    张天赐摇摇头,道:“明天我要上课,我还是个学生啊姐姐,这样吧,周六,如果天气好的话,我就陪你去看看。”

    “周六?好吧。”金思羽算了算,周六也就是后天,隔了一天而已。虽然担心田晓荷的安危,但是有求于人,只能尊重别人的安排。

    两人走出酒店,正要上车的时候,郑瑞追了过来。

    这家伙没开车来,自然要坐金思羽的车。

    张天赐坐在前座,头也不回地说道:“郑队,恭喜你们奸计得逞,找了一个不花钱的捉鬼大师。”

    “是不是大师,还要看效果。这种头衔,可不能随便自封吧。你解决了学校里的事,就是大师。要是解决不了,就是一个骗子神棍。”郑瑞奸笑着说道。

    “我一定会解决这件事的,不过,对你有个要求。”张天赐说道。

    “什么要求你尽管说,我一定配合。”郑瑞说道。

    江城大学的案子,真的让郑瑞心力憔悴,白了少年头。

    这家伙四十岁了,一直不能升职,也就是因为这里的案子频发,无力控制,对社会也无法交代。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高人,岂敢怠慢?所以,不论张天赐要求什么,郑瑞都会答应。

    “要求很简单,下次找我的时候,麻烦你洗干净点。”张天赐说道。

    “……”郑瑞老脸一红,心里暗骂,怎么又说这个?

    金思羽却噗地一笑,道:“天赐你这话说的有问题啊,让郑队洗干净伺候你、等你翻牌子吗?”

    “……”这回轮到张天赐无语了,这金大美女,怎么比自己还污啊!

    金思羽哈哈一笑,加大油门而去。

    夜风从车窗外刮来,一片清凉。

    在江城大学的北门前,金思羽停了车。

    张天赐开门下车,向金思羽挥手告别。

    “嗨,再见!”郑瑞也讨好张天赐,主动道别。

    可是张天赐鸟也不鸟他,转身而去。

    刚到宿舍楼前的时候,巧了,张天赐又看到了甘雪纯和沙莎从远处走来。于是,张天赐抱着胳膊,站在原地等待。

    甘雪纯和沙莎,大概是去操场锻炼回来的,都穿着运动短裤和紧身小背心,看起来很撩火。

    张天赐站在树荫下,肆无忌惮地欣赏着,一边在心里,给甘雪纯和沙莎的身材打分。

    “甘学姐!”

    等到甘雪纯和沙莎路过身边的时候,张天赐忽然叫了一声。

    甘雪纯和沙莎,事先都没有注意到树荫里有人,听见声音吓了一跳。

    看清楚了是张天赐,甘雪纯一瞪眼,问道:“躲在这里干什么?想吓死人啊!你看你浑身酒气……还像个大学新生吗?”

    张天赐晚上喝了不少酒,身上的确有酒气。

    “我也不想喝酒啊,可是金思羽太缠人,拉着我出去花天酒地,给我一通猛灌。”张天赐不无抱怨,突然又贼兮兮地一笑,道:“甘学姐,我想问问你,上次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甘雪纯一愣,问道。

    张天赐揉了揉鼻子,道:“那天我说,我要住进你们女生宿舍。你说,如果我可以住进去,你就陪我睡……”

    “臭小子,怎么想起来说这个?”甘雪纯一挑眉,道:“难道,你还真的有本事住进我们女生宿舍?你听着,我说话算话,只要你住进去,我就陪你睡一张床!”

    “哈哈哈,好,甘学姐一言九鼎,真是一条汉子!”张天赐竖起拇指,大笑不止。

    “神、经、病!”甘雪纯恶狠狠地瞪了张天赐一眼,拉着沙莎转身而去。

    张天赐淡淡一笑,目送着甘雪纯和沙莎的背影,直到她们消失在女生宿舍楼下的暗影里。

    女生宿舍楼还没有熄灯,但是却一片安静,一种诡异的安静。

    张天赐对着女生宿舍楼看了半晌,忽然一笑。

    铜镜楼,我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