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16章 吃人嘴短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昨晚整夜都在一起啊,而且,今天晚上,金大美女还要约我,继续昨晚的活动。怎么了甘学姐,是不是心里……有点酸酸的?”张天赐笑着问道。

    昨天从江边回来的时候,金思羽说了,今天晚上,再说女鬼田晓荷的事。不过,这话被张天赐转述出来,有点变味。

    “臭美,瞎得瑟,我为什么要酸酸的?”甘雪纯一甩脑后的马尾,向学校走去。

    张天赐不紧不慢地跟上,问道:“学姐,你们昨晚没住在学校里面吗?怎么是从外面回学校?”

    “去校外吃早餐,不行啊?”甘雪纯翻着白眼说道。

    “学校里,不是有食堂吗?”张天赐随口问道。

    “学校食堂……昨晚出事了,有同学在白米饭里,吃出了一段手指骨头。”一边的沙莎低声说道。

    这件事,张天赐不知道,因为昨晚上,他不在学校里。的确是有一个学生,在米饭里发现了一截人类的指骨,把牙齿都咯掉了。事情传出来以后,大家都觉得恶心又害怕,所以今天早上,在外面就餐的特别多。

    “啊?”张天赐吃了一惊,随后笑道:“难道……这是学校的新福利,给我们免费加餐?”

    “你有病吧?”甘雪纯瞪了张天赐一眼,拉着沙莎疾走几步,意图甩开张天赐。

    可是张天赐腿长,不紧不慢地走着,轻轻松松地跟上了甘雪纯和沙莎,又问道:“对了两位学姐,苏云珊事件之后,你们害怕不害怕?这个苏云珊,据说以前也被人叫做校花?”

    甘雪纯猛地站住脚步,瞪着张天赐,道:“我警告过你,不要提起这两个字,怎么你又忘了?张天赐,求求你别开玩笑了,会死人的!”

    “你说的是‘校花’两个字?叫谁校花,谁就会死?”张天赐哈哈一笑,道:

    “学姐,我突然发现在这里泡妹子很容易啊,以后我要看上谁了,就直接表白。谁要是拒绝我,我就叫她校花。她再拒绝我,我就大声地叫她校花校花校花……”

    “你……简直无赖!”甘雪纯气得银牙咬碎,转身就走。

    沙莎愣了一下,皱眉看着张天赐,道:“喂,你够了吧?何必要来刺激甘甘?不可理喻!”

    说罢,沙莎也扭头走了,追着甘雪纯而去。

    张天赐站在原地,无所谓地一耸肩,然后走向自己的宿舍。

    宿舍里,室友唐杰正在收拾自己,准备去上课。

    见到张天赐回来,唐杰还知道关心,问道:“张天赐,昨晚怎么没有回来?”

    “跟一个美女在一起。”张天赐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取下挂在窗户上的风铃,收在自己的包里,也整理了一些资料,跟着唐杰下楼去听课。

    古汉语专业很冷门,学生也不多,本届一共就三十多个。女学生有几个,都是戴着眼镜的学霸,一个个书呆子模样,似乎是出土的古董,看不到一点生气。

    但是张天赐坐在教室里,听课却很认真,目不斜视,正人君子,深得讲课教授的赞许。

    上午的课程完毕,下午是选修课。

    张天赐选择了先秦历史,一样听得津津有味。

    晚六点,张天赐正要去吃饭的时候,金思羽的电话打了过来,极度温柔地问道:“天赐,我在学校北门等你,过来吧,一起吃晚饭啊。”

    “真的请我吃晚饭?你这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张天赐嘿嘿一笑,道:“金大美女,连续吃你两顿饭,我还真有点心虚。”

    “别心虚也别害怕,我不奸不盗,你放心吧。”金思羽在那边银铃般地一笑,又道:“赶紧来,男人大丈夫,别扭扭捏捏的,跟童养媳一样。”

    说罢,金思羽在那边先挂了电话。

    张天赐笑了笑,大步走向校门。去就去,谁怕谁啊?

    走出校门,张天赐就看见金思羽站在路边,文文静静的,人淡如菊。

    “你好啊,金大美女,又让你破费,真不好意思。”张天赐走上去,微微一笑。

    “没事,这年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还在乎麻雀吃一点?”金思羽一笑,走向停在路边的车子,道:“上车吧,还是昨晚的酒店。”

    “说我是麻雀?怎么不说我是幺鸡呢?”张天赐不怀好意地一笑,拉开车门,坐在了金思羽的身边。

    金思羽飞过来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打火开车。

    还是昨晚的酒店,还是昨晚的包厢。

    可是张天赐一进包厢,就立刻捂上了鼻子,看着坐在包厢里某一个人,连连皱眉。

    坐在里面的,就是前天去学校办案的刑警队长郑瑞。很显然,这家伙是金思羽邀请来的,预先埋伏在包厢里。

    看见张天赐的动作和表情,郑瑞大是尴尬,斜眼道:“张天赐,我今天可是洗了澡才来的啊,你这什么意思?”

    “你洗澡了吗?怎么我还是闻到你身上有前天晚上的汗臭味?”张天赐以手扇风,道:“肯定是没洗干净!”

    “好了好了,我们不开空调,开排气扇。”金思羽急忙圆场,道:“坐吧坐吧,吃什么,自己点。”

    郑瑞郁闷地抓过菜单,胡乱点了几个菜,挥手让服务员下去准备。

    张天赐却仰头看着天花板,漫不经心地道:“吆,这个包厢里的布置,有点不合理啊。”

    “没想到你还懂得家装风水,说说,哪里不合理啊?”郑瑞端起茶杯,问道。

    “其实都还好,就是中间这个电灯泡,太讨厌。”张天赐说道。

    “噗……”郑瑞把嘴里的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指着张天赐,说道:“你小子是存心跟我过不去啊,我就做电灯泡,怎么就讨厌了?”

    张天赐端起茶杯喝茶,抬起眼皮,道:“我说的是电灯泡,没说你。你要对号入座,我也没办法。”

    “喝茶喝茶……”金思羽又来圆场。

    时间不大,酒菜上桌,琳琅满目的,还算丰盛。

    郑瑞倒了一杯白酒,给张天赐递了过来,道:“男人不斗嘴,斗酒吧。来,边喝边聊。”

    “想把我灌醉了,打劫我身上的几块零花钱?”张天赐斜眼问道。

    “你也可以不喝啊。”郑瑞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仰而尽。

    张天赐浅浅地喝了一口,伸筷子夹菜。

    三杯之后,金思羽看着张天赐,道:“天赐,昨晚的事情,我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一开始,你见到女鬼田晓荷,就反应剧烈,直接吓得晕了过去,后来面对更多的老鬼,你却可以带着我,全身而退?”

    “哦……这个呀。”张天赐想了想,道:“我这个人有护花情结,看到你惊慌失措,就动了英雄救美的心思。在这种盲目的……英雄主义的支配下,我误打误撞地带着你跑了出来。我想……就是这样的。”

    金思羽一头黑线,这解释,居然也能说得过去。

    郑瑞有点忍无可忍,敲了敲桌子,道:

    “张天赐,你不要装疯卖傻信口开河了!实话告诉你,我已经去过你的江北老家双槐树村,对你的一切做过细致的调查,知道你从出生到考进大学期间的所有事情。都是爽快人,亮出你的底牌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